高新:陆步轩的歪门邪道和李书磊的旁门左道

Share on Google+
陆步轩

陆步轩。(Public Domain)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北大中文系”江山代有才人出“:从陆步轩改行杀猪到李书磊转轨纪委》草就之后,总感觉言犹未尽。记得第一次知道李书磊的大名,还是读了海外一家中文网媒转述的著名北大教授(自称)孔庆东博士(自称)的文章《北大博士李书磊的怪异风采》。文中说,昔日的北大神童,现在已是官场大员了。希望文化能给中国带来好运,希望李先生能走的更远。

如今,李书磊托孔庆东之“福”,果真是在官场上走得更远——可能还会更更远。只是跟孔庆东所说的“文化”再无关系了。

最近几天,恨不能全中国,全世界的中文媒体都转发了“政事儿”的文章《中纪委来了位神童副书记》,这“神童”二字,应该是孔庆东最先叫出来的。

孔庆东的文章中还夸赞说:书磊在当今的青年学者圈里,属于少年得志、官高爵显的一位,我等文学青年皆以师兄事之。然而书磊30多岁便已身居司局级领导岗位,可见我们的党还是能够准确识别和大胆任用真诚勇敢的文化战士的,我们的社会并不是到处充斥着腐败和黑暗,我们的国家还是大有前途的。,

《中纪委来了位神童副书记》一文中说:李书磊生于1964年1月,现年53岁,河南原阳人。1978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年仅14岁的他考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后本硕连读,拿下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学位……

李书磊是文化评论界的知名学者,曾出版《为什么远行》、《杂览主义》、《重读古典》、《文学的文化含义》等专著、论文集及随笔集,产生了较大反响。在多部作品中,李书磊谈到做官、读书,以及知识分子与理想等话题。

该文还着重介绍说:李书磊的《理想的限度》一文中,李书磊就写道:目前最主要的是认可现实的演进逻辑,对历史的必然过程和必有内容报以会心,怀着坦然的心态应对这堪称异己的早期商业化时代,做自己力所能及的改善工作。

鲁迅说:“革命有血,有污秽,但有婴孩”,这“婴孩”乃是我们内心的期待与依恃。 如果这也算理想的话,我们仍可自称为理想主义者。

《宦读人生》则谈到了做官:古时候学而优则仕,做官的都是读诗书的人,这很好,很值得欣赏。

但我真正欣赏的不是读了书做官,而是做了官读书。读了书做官总有点把读书当敲门砖的意思,既贬低了读书也贬低了做官;做了官读书才是一种雅兴,一种大性情,一种真修炼。

李书磊这段文章倒起是把他自己的心路历程坦白得十分清楚,学而优不为别的,就是为作官,为了不让旁人小瞧自己的功利主义,所以饱读诗书换得官位之后还继续读书。

投笔操刀,改行杀猪卖肉的另外一个北大中文系才子陆步轩何尝不是信奉“学而优则仕“?只是因为书读完之后仕途不顺才走上了”歪门邪道“

相对于陆步轩,李书磊则是仕途太顺,顺利到连最给当今圣上长脸的“文艺诏书“的起草都非他不可。完全可以想见,假如他李书磊能够效法当年奉诏进宫为皇上润笔的李太白,他也是有机会让栗战书脱靴,让王歧山捧砚的。

要想知道李书磊为当今圣上捉刀的那份“文艺诏书“影响有多深远”,听听中国唯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转业军人莫言的作协代表大会的发言是能说明问题。

当时,人民网是以《莫言的作协代表大会发言:习总书记是我们思想的指引者》为题综合报道所有文化艺术界名人的表达发言的。莫言发言的原话是:习总书记关于文艺的谈话能够让很多文艺工作者感觉到: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有心领神会之感,感觉到很多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我想,这都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是一个内行。

习总书记是我们的读者,也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也是我们思想的指引者。

当今圣上能够被莫言称道为“一个博览群书,一个具有很高艺术鉴赏力的人”,能不说李书磊功不可没吗?所以,习近平对他李书磊论功行赏,及时给他一个正部级职务,实乃人之常情。 但是正如笔者上篇文章已经分析过的那样,凭他李书磊的学历、学识和才华,无论是放到中宣部还是文化部,无论是人民日报还是新华总社,都有正部长级的位置适合他李书磊去坐,为什么非让他走一条旁边门左道?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调侃陆步轩是“投笔操刀”,如今的李书磊何尝不是?

自习近平登基之后,先是把“枪杆子,笔杆子”牢牢控制,一手掌握,继而又为抓捕周永康为标志夺回了公检法的“刀把子”,如果说公检法系统是习近平治国的“刀把子”的话,那么在党内集公检法大权于一身的中纪委正是习近平管党治党的“刀把子”,说党的各级纪委掌握着各级党员干部的生杀予夺大权毫不夸张,所以说李书磊相比把手中的笔换成了杀猪砍肉刀的陆步轩,也算是另类的“投笔操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分析道,不排除如下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习近平已经打定主意让这个李书磊在未来的中共十九大上接班赵洪柱,出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纪委第一副书记 ,所以然才先把他平调为北京市纪委书记,短暂过度一下再“当选“为正部长级的中纪委副书记,就会避免“外行领导内行”之嫌。

但如上也只是李书磊未来政治前途的第一种假设,另外一种就是当今圣上习近平为犒赏李书磊一个正部级,除了正好缺编的中纪委副书记职位,暂时找不到更合适的正部长级岗位让他李书磊顶上去。考虑到十九大上说什么也要把李书磊拉进中央委员会,就必须赶在十九大之前让他站在一个较高的职务起点上。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央若想把哪一个有培养前途的时任副部长级别官员安排进党代会上交全体党代表酝酿中央委员预选建议名单,一定要赶在是次党代会召开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先给这个被提拔对象安排一个明确的正部长级位置,不然就极有可能被党代表们“差额”下去。

随着十九大的临近,习近平的人事布局已经进入了加速度阶段。人们都知道在中共的“组织辞典”里有所谓的“中管干部”之说,意思是由中组部直接管理的干部。而象李书磊这样级别的,当然是“中管干部”,但包括李书磊在内的,习近平登基之后直接点名提拔和安排的干部,中组部内还有一个说法叫“钦点干部”。“铁点干部知多少?”将是我们文章的内容。

来源:RFA

阅读次数:7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