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周院长1月14日讲话的要害之一是反西方

Share on Google+

2017-01-16 笑蜀 川曰

大亚细亚主义论

周院长1月14日讲话,荒诞所在多有。要害之一,即是反西方。而这是权贵阶层的普遍心态。宪政民主好不好?当然好而且好得很,但一加上西方两个字,马上就变成洪水猛兽。司法独立好不好?当然好而且好得很。但一加上西方两个字,也马上变成了洪水猛兽。总之无论什么好东西,只要加上西方两个字,再好都是坏东西。

这种对西方的强烈排斥,对西方的污名化,历史上,只有军国主义的日本可比。

日本的现代化转型,无疑受惠于西方。明治维新不仅学习西方,而且空前坚决。以至有意见领袖断言,日本连人种都不行了,必须从人种上改造。也因为坚决学西方,明治维新很成功,成了日本现代化的起点,成了日本强大的起点。

但强大后的日本昏了头,一战而败中国,再战而败俄国。十年之内两次大战,亚欧两个头等大国都成了日本的手下败将。日本从此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崛起了,模式了,既不把自己过去的老师中国放眼里,也没把自己现在的老师西方放眼里。不仅处处与自己过去的老师中国作对,而且在日俄战争之后,开始与自己现在的老师全面对抗,全面反西方。

这就是所谓“大亚细亚主义”的起因。所谓“大亚细亚正义”,核心就是反西方,就是以西方、以白种人为敌。日本人做解放者,做救世主,把所有东方民族,尤其是中国,从所谓“白人帝国主义”的邪恶统治下解放出来。这种反西方的种族主义理论,也是日本侵华战争的重要依据,即侵略中国只是第一步,只是要把中国变成向英美主导的所谓“白人帝国主义”进攻的基地。

后来的结局众所周知。欺师灭祖的日本,终遭天遣,被自己过去的老师中国和现在的老师美国联手击败。美国刺刀压迫下的日本,开始洗面革心,彻底告别反西方,彻底拜西方尤其美国为师,整个政治、司法制度全盘西化。重新沐浴欧风美雨的日本,凤凰涅槃,仅仅三十年即重新崛起为世界强国。但是彻底拜西方尤其美国为师的日本也并没有丧失自己的文化,而是完美地实现了日本传统的现代化转化。今天的日本固然摩登,但仍不失自己的特色。没有人会在文化上把日本跟任何西方国家尤其美国混为一谈。

反西方导致毁灭,两度拜西方尤其拜美国为师,结果都是国富民强。这就是日本的经验,日本走过的道路。

在跟西方的关系问题上,近代中国,一度比日本高明。早在巴黎和会上,日本代表已当众要中国代表顾维钧表态,是否支持其反西方议案。但被顾维钧故意忽略,中国不上这贼船。至于后来的二战,中国更毫不犹豫地站在英美主导的反法西斯阵营一边,才有了八年抗战的最后胜利。百年历史证明,但凡中国在俄国、日本挑拨下走上反西方之路,就一定遇挫。但凡中国告别反西方,跟西方国家尤其美国合作,就一定受益。不仅八年抗战受益,三十年改革开放受益更多,邓小平就有过精辟论断,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就是学习美国。

但是,国力刚有点起色,人民刚吃饱饭,中国的权贵阶层就像当初日本那样忘乎所以了,“崛起了”、“模式了”的喧嚣,越来越响彻云霄。忍不住到处亮剑,尤其对国内所谓“西方思潮”亮剑。周院长1月14日讲话,不过是迎合了权贵阶层的这种普遍需求。即他们越来越感到宪政民主、司法独立等思潮对他们的特殊利益的威胁,他们无法正面拒绝,就干脆污名化,给所有于自己不利的思潮贴上“西方”的标签。这么一来,就可以不战而胜。

毋庸置疑,无论宪政民主,还是司法独立,的确都起源于西方。但在人类文明走向深度融合的今天,宪政民主、司法独立绝不仅仅属于西方,而早已作为整个现代文明的基石,属于全人类,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同时人类其他文明也为宪政民主、为司法独立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人类文明深度融合的第一个结晶就是联合国宪章,其中就有中国的贡献,中国不仅是联合国创始国之一,而且派出自己的代表参与了联合国宪章的起草。人类文明深度融合的其他结晶,还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包括《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包括《世界司法独立宣言》等等。而且所有这些重要文献,中国政府都早已经批准。

人类文明深度融合,注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宪政民主、司法独立皆不例外。怎么能够断言,宪政民主、司法独立都只是西方价值,然后祭出当初日本反西方的种族主义神器,试图拒于国门之外呢?

如果西方价值都是坏的,所谓西方宪政民主要不得,这不欺师灭祖吗?不是对建立了亚洲第一共和的辛亥革命的否定与背叛么?不是对四十年代中共亦曾参与的宪政运动的否定与背叛么?它们的关键词,无一例外都四个字:宪政民主。

如果西方价值都是坏的,所谓西方司法独立要不得,但是,司法独立四个字,进而,现代意义上的司法概念本身,难道不都来自西方么?诸如无罪推定、程序正义等关键词,不都从西方舶来?如果彻底反西方,西方舶来的统统淘汰,中国法学还能剩下什么?

其实,说到底,连共产党这个名词,社会主义这个名词,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名词,乃至马克思主义本身,所有四个坚持,哪个又是中国土产?哪个不是西方舶来的?

一方面,在物质享受上高度依赖西方,离开了西方的物质文明就寸步难行。但另一方面,又必须偷师大亚细亚主义,即反西方的种族主义理论,拒绝西方的政治文明尤其制度文明,中国的权贵阶层该是何等的精神分裂,又何等的黔驴技穷。

笑蜀新号,敬请关注

笑蜀新号,敬请关注

欢迎打赏,多寡不限

笑蜀:欢迎打赏,多寡不限

阅读次数:1,0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