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答海外记者问(2017.2.20)

Share on Google+

1.您什么时候知道在山东建筑大学前发生“毛左”对邓相超教授的攻击活动,为什么决心去现场支持邓教授?

1月1号吧,在群里看到一个视频,他们号召一些人去山东建筑大学西门。我先是发现邓相超教授的新浪微博被消号了,心里非常气愤,之后又见群里这个号召围攻的视频,我就决定1月4日到现场去看看。

2 .您为什么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老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标语牌?那时候有没有担心“毛左”会伤害您?

去现场声援邓教授就是捍卫邓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既然去,那就必须大张旗鼓地去声援,要更多的人知道。因此,我一去就定做一个牌子。想到会有冲突,没想他们动手打人。

3 .看当时的视频,毛左殴打您,您为什么贯彻非暴力主义?对殴打您的毛左您怎么看?

我认为,民族进步和社会制度变革是个宠大的系统工程,暴力与激进的方式,是不妥当的。尤其思想方面,我认为还是要进行对话,相互交流,使用暴力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

毛左是一些思想受到蒙蔽的人,目前他们还认识不到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错误的,但终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

4. 您能否说一下几名警察人员带您去警卫室后的情况?

开始是两名警察把我从围殴的人群中救出,带进警卫室,把我交给两个较年轻的警察。他们俩个对我很客气,给我沏茶倒水,再三要求我不要出去。说他们人太多,真动手,拉不住。后来,我要求上厕所,他们怕我出去被打,让在洗手池里解决。最后,我坚持要离开,他们看外边毛左确实没几个人了,才让我出来。

5 .1月4号您几点到大学门前?几点离开大学?有几个支持邓相超教授的人?

1月4日我8点半到的大学门口。上午11点多离开的。有七八个朋友吧。

6 .这件事后,您的生活有没有变化?有没有“毛左”对您进行击?有没有影响您的言论或者写作活动?

其实多年来我一直是被当局关照的人物。为了孩子和家庭,我“退隐”四五年了。这个事件重又把我推出来,生活没变化。变化是朋友圈——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走了一些“老朋友”。

言论和写作有没有受影响,怎么说呢?微博事后没几天,给我封了。一再要求我少发微信圈。

7 .您的微博也被了封,那时候您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马上重新注册新的微博?有没有担心?

微博被封,我申请之初就知道的——我早知道这个结局。我的网站,我的博客,和以前微博,都是被封掉的——对此我已习以为常。

关于为什么重开微博?我写过这样一段话:

朋友们,让我们开始,让我们一次次开始!这将是我们的口号,这将是我们唯一的反抗方式!我们想到了——只是我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在这片伟大的国土上,自由竟是古老的神话,是永远照不到我们民族自由心灵上的阳光!现在我们仍不相信——我们仍继续努力!

我不担心,因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8. 您对这几年中国的言论情况怎么看?今后几年言论自由有希望吗?

我进行自由写作已有多年了,朋友们现在看到文章大部分是十年前写的,大都发表在海外媒体上。目前看中国自由言论空间越来越小了,还不如从前,总体在退步。

我对自由言论前景是看好的——也就是说,中国言论自由是有希望的。原因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极权者可以无耻,可以无道,但事物自然律,他们是无法抗衡的。尤其是言论自由写进《世界人权公约》,也写进了中国的《宪法》中——强权可一时压制自由,但不可能长期与人类文明对抗。更不可能一直无耻地自扇耳光——不执行自己制定的法律。那样他们将失去最后的民心,统治随时可崩溃。

9 .您的出生年月日?

1971年1月4日生于山东聊城莘县。(我生日那天1月4日在济南被打,让老母亲很伤心。但我知道,这是天赐的“洗礼”——这场“洗礼”让我再次重生,告诉我人生担负的角色以及后半生努力的方向。)

10. 我的报道能不能引用您在微博或者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上写的内容?

可以!

11 .您手里有没有当时您举着标语牌的照片或者毛左的攻击活动的照片?如果有的话,能不能给我转发我?

稍后转给您。谢谢!

山东鲁扬2017年2月20日

阅读次数:9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