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芳:为了不能忘却的回忆——纪念曹顺利逝世三周年

Share on Google+

维权人士怀念曹顺利

维权人士怀念曹顺利(网络图片)

即使终于熬过了大自然的寒冬,等来了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但政治的寒冬仍令我们感到彻骨的寒冷。3月14日--又到了这个令人魂伤的日子!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纪念她--2014年3月14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直到她溘然长逝的那一刻,她都没能获得自由!在她离去的这三年大多数的时间里,我惊恐于记忆里常常没有了她的身影,怕有一天,她会从我的记忆里永远地消失,因而,决定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必须为她写一篇文章,提醒自己她的存在,要求自己要以她的纯粹自省,以她的执着为榜样。其实我知道,不仅是我,还有很多的同道都是不会忘记这一天的,因为每当我们感到绝望无助甚至是无力再坚守时,都会忆起她为了争取每一个中国人的基本尊严和人权而付出了生命,于是,因悲伤和责任而生出的一种力量便会让我们在瞬间重新挺起胸膛,继续沿着脚下的路前行。

2013年9月14日,致力于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力图改善访民群体生存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在应邀前往日内瓦参加国际人权知识培训时,在北京首都机场遭到北京当局的抓捕,被强迫失踪一个月后,外界才获知她竟于9月14日当天被关押进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被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曹顺利被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遭到逮捕。

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曹顺利身体健康受到严重伤害,患上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等多种重症,律师和亲属多次为其申请取保候审都遭到当局无情拒绝,更为严重的是她的多种疾病并未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直到2014年2月19日,曹顺利因病危被送急救中心抢救,当夜转入北京309医院重症监护室,在昏迷24天后的3月14日下午,曹顺利溘然长逝,年仅53岁!更令人发指的是,权力部门竟然拒绝了家属将其遗体移送医院太平间的要求,随后,亲属无法知道曹顺利的遗体被安放在何处!从得知曹顺利被送到急救中心抢救的那一刻起,社会各界都在紧密关注她的生命安危,曹顺利的朋友及近百名维权人士纷纷前往医院,但中共为了掩盖迫害曹顺利的事实,将包括刘晓芳、李英之等在内的数十名关注者刑事拘留。在她失去自由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的半年时间里,她到底遭受了什么,至今不为外界所知,办案警方拘留她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检控机关逮捕起诉她的法律事实是什么?究竟在怎样恶劣的生存环境及蓄意迫害下导致她浑身都长满褥疮,竟连医院的医生见状都惊得说不出话?是什么人在恶意阻止为她进行必须的治疗,直到她陷入重度昏迷才被送往急救中心抢救?是什么样的迫害致使原本是健康的人,在被非法关押半年后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如今,曹顺利被迫害致死已经整整三年,即使她的遗体也成了“国家秘密”。尤其是三年以来,《网络安全法》、《国安法》、《境外NGO管理法》等恶法的出台,中共针对民间的压制愈来愈甚,加紧意识形态控制,打压面扩展到宣扬宪政民主、倡导人权、女权运动、纪念六四、劳工维权、人权律师群体、上访群体、自由媒体等各个领域,将有社会责任感的良知人士都视为假想敌,利用公权力实施绑架、强迫失踪,导演了电视认罪、媒体抹黑等一出出人权丑剧,企图以暴力和谎言继续着一党之统治。岂不知,不管施害者如何掩盖真相和欺蒙大众,正义终有一天会得到彰显,真相也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获得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曹顺利,因为自身的上访维权经历,长期义务帮助访民书写诉状和法律问题解答,对访民群体人权受到侵害的现状感触最大。为了从根本上能够改善访民群体糟糕的人权处境,她自2008年开始关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并身体力行与她的团队一起对数千名各地访民进行人权状况调查,对访民群体人权被侵害的现实有了系统、详实的掌握和了解,通过填写访民人权状况调查表收集到上千份个案,据此,她认为:第二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的起草,制订程序和第一部一样违反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手册》相关内容和国际人权公约,在内容上避实求虚,回避了上访维权、维稳等当代中国重大的人权问题,为此,她要求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不要再漠视访民群体的基本人权。访民在争取权利的过程中,失去了尊严、健康、自由、甚至生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必须把他们受到的伤害书写进去,为了能够积极寻找途径解决上访人员的合法诉求,曹顺利希望参与到《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撰写工作,以便切实地改善中国尤其是访民群体的人权现状。随后,她着手就《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向国务院申请信息公开,并要求参与人权行动计划的撰写等准备工作。2012年6月开始,曹顺利等上访维权人士向国务院新闻办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其“公开拒绝上访维权群体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依据和理由、公开联席公文的成员和邀请的专家学者向两届联席会议及评估会议提交的资料,调研报告和自我评估报告的目录”等相关信息;同年10月再到外交部新闻办,要求外交部公开2013年10月在联合国会议上做有关中国人权报告的相关信息。面对有关部门的沉默,2013年6月开始,曹顺利等维权人士前往外交部静坐。经过三个多月每天24小时的坚持,最终并没有换来有关方面的积极回应,反而遭到多次清场。直到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首都机场被抓捕,这已经是她为中国人权事业第三次入狱。此前,2008年12月10日,曹顺利在北京倡导并发起了“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目的是要求依照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因此被内定为A类三级重点人。曹顺利于2009年被劳教,在劳教所失去自由长达一年。2010年4月刚刚走出劳教所只有16天,又因世博会再次被囚禁狱中。曹顺利在争取每一个中国人基本人权的过程中,遭到一次行政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两次劳教,这些还不包括时时的监控、传唤和绑架。

曹顺利是中国大陆第一位要求官方公开《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起草、制订程序的相关信息的人,是第一位以公民身份公开要求参与、撰写人权报告,以期将最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充分展示给世界的人。她亲自撰写了独立的中国民间人权报告,以详实的个案论述了中国公民人权遭受严重侵害的事实,并准备亲自前往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以事实揭露中共当局宣称的“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欺世谎言。不想,曹顺利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乘机前往日内瓦时遭到中共的秘密抓捕,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中共早已精心设计好的谋杀!她从决定投身中国人权事业的那一天起,就早明白,坚持下去的每一天,都会面临着随时失去自由甚至是生命的危险,因为她曾经说过:“为了上访群体的人权不再受到侵害,我愿意付出所有,哪怕是生命!”

曾经多年,每当我感到异常孤独的时候,就想给曹顺利大姐写一封信,不管能否寄达她的手中!而现在只有默对苍天向曹大姐倾诉:记得那一年的两会期间,你为了躲开警察的监控来到我家,虽然我们有的观点、看问题的角度和做事的方法常常不同,有时甚至为了一些看法而激烈地争论,但我们却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们也是彼此愿意倾诉和倾听的对象,常常是白天已经聊得口干舌燥,晚上还要秉烛深谈。也许是受到你坚毅和果敢的触动,似乎我瞬时也成了一位勇往直前的巾帼女侠,忘情的大笑声中,我们突然意识到已是深夜,于是不约而同地捂住嘴巴,怕惊扰了这沉沉的寂静。现在,又是他们的两会时间,你不在了,我受到了特别的“关照”--不要(不能、不准)去北京!很奇怪,我既不是他们的委员,也不是他们的代表,更不关心他们的报告、提案和梦想,他们的两会与我何干?难道就因为两会期间会有访民上访、抗议,就为了确保两会是在他们宣扬的那样在“和谐盛世”之下召开闭幕的,于是,我和我们就应该没有了自由?

美国开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这样说过:“牺牲基本自由来换取暂时的安全,最后既得不到安全也得不到自由。”民主战士正是明白了这一点,在争取人权和推进宪政民主的道路上,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前行的脚步,远者不说,仅仅是三十年间中国公民在争取自由民主的进程中,从民主墙时代的大抓捕到八九六四大屠杀,直至全国组党潮、零八宪章运动、新公民运动、709大抓捕,等等,哪一次的镇压迫害,遏阻了公民们争取基本人权的抗争?为了一份信念,曹顺利、李旺阳、力虹、彭明等前辈献出了生命,刘晓波、伊力哈木、张海涛、胡石根、陈卫、吕耿松、陈树庆、朱虞夫、陈西、唐荆陵、许志永们失去了自由,李和平、江天勇、王全墇、谢阳们正遭受着酷刑,刘飞跃、黄琦、卢昱宇、李婷玉们、陈云飞、苏昌兰们正被非法羁押,更有千千万万的民主志士,坚定地行走在大监狱通往小监狱的路上。正是有这样一批批战士前仆后继,不畏强权,才有一次又一次的抗争高潮。民主先贤方励之先生尝言:“民主是自下而上争取的, 不是自上而下给与的!”权利是靠我们自己争取的,镇压之下的低谷是我们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冬天不管有多么漫长和寒冷,终究阻挡不了春天的来临,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的坚守--为了那些为自由献出生命的勇士!为了我们的后代能够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7年3月9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3/2017

阅读次数:5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