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跃君:特朗普时代,美国德国外贸大战

Share on Google+

美国特朗普新政,牵动了全世界的心。人说特朗普的政策变化激烈,没有预估性。如果仔细分析美国经济现状就可以看到,特朗普的政策尽管有别于历届总统,但他的政策合乎美国现实,也合乎民主国家的政治逻辑。通过分析也可以看到,他要实现他的政策也不是这么简单,因为各种经济关系和经济利益纵横交错……本文以美国与德国的贸易大战为例,来看看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基本思路与困境。

◆外贸赤字,企业外迁,改变美国社会◆

美国除了与非洲外贸尚有点顺差外,几乎与所有地区的外贸都是逆差,外贸全年总逆差-8030,3亿美元(2015),荣登全世界第一位——第二位英国-1653,6亿美元——美国人民创造的一点血汗钱都这么外流了。特朗普愤怒地说,中国靠廉价商品在强奸美国(美国对华外贸逆差-3657亿美元),要对从中国进口美国的商品征收45%关税;墨西哥近水楼台在坐吃美国(许多生产线迁往墨西哥,产品倾销美国),所以要对墨西哥征收35%关税。最近,特朗普又发怒美国经济下滑的第三个替罪羊:德国靠汽车工业在剥削美国——美国对德外贸逆差-550亿美元!

汽车工业是美国、也是德国的支柱产业,汽车及其零部件带动了机械行业和电子行业。这之前美国驻德大使就已经气愤地说:德国的汽车是好,但有必要卖这么多汽车给美国吗?而德国经济部长(现任外交部长)Gabrier却说:美国应当先把自己的汽车造造好,这才是硬道理。

美国并不是忌讳或妒忌德国汽车销往美国,关键是,在美国销售的汽车,无论美国品牌还是外国品牌,最好在美国生产。这样就能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但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企业将生产线移往工业不够发达、低劳动力成本的国家,从而造成工业国家蓝领阶层的失业,即这些企业为了自己赢利,将对蓝领阶层的责任推给了社会。这就是经济全球化对工业国家中层和底层民众的冲击,也是导致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美国特朗普当选的最根本原因。

这个问题也不是今天才显现、今天才发现、今天才采取措施。20多年来,在美国市场销售的新车上,无论哪国品牌,法律规定都要有一块简单小牌子,写着该车是在哪里生产、主要配件来自哪个国家等信息。美国社会并不缺乏爱国精神,政府也是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多买国货。无奈买车人关注更多的是汽车档次、质量、性能和价格等,谁会注意这些小牌牌?即使看到了,利益心也会超越爱国心。汽车是高级奢侈品,爱国不可能爱到一个老板放弃开奔驰车,而去开福特车。英国也曾是汽车王国之一,英国皇家却都在坐奔驰(王妃戴安娜就是坐在奔驰车上撞墙走人的)。所以这20多年来,这样简单的爱国措施没有收到实质性效果,无法杜绝国外商品倾销美国市场。

特朗普希望想出新方案,促使移往国外的生产线再回美国,在美国销售的汽车尽可能多地在美国生产。但美国要采取什么新招,如何惩罚德国,却不是这么简单,涉及的领域很多很多。

美国2015年主要外贸一览(单位:10亿美元)

美国2015年主要外贸一览

◆汽车进口税与北美自由贸易协议◆

2015年,欧洲出口到美国的汽车价值410亿欧元,而美国出口到欧洲的只有70亿欧元。究其原因,美国汽车业从来没有认真关注过美国之外的汽车市场,因为美国市场本来就很大。而欧洲和日本汽车业关注的重点就是境外市场,出口量或直接在境外生产的汽车量大大超过在本国市场的销售量——如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在中国的生产量和销售量就大大超过在德国本土的生产量和销售量。公司心脏在德国,主战场分布在全世界。

德国汽车出口的年总价值达到1935亿欧元(2014),其前六位是:销往美国270亿,英国234亿,中国213亿,意大利78亿,西班牙68亿。

国外进口汽车到德国的总价值748亿欧元(2014),前六位:来自捷克80亿,西班牙75亿,法国63亿,比利时56亿,波兰48亿,美国47亿。

据此,德国汽车进出口顺差为1187亿欧元,而与美国汽车进出口顺差为223亿。也就是说,美国与德国的贸易逆差一半来自汽车进出口。

要限制商品进口,即施行贸易保护主义,最重要的手段是提高关税。目前美国与欧盟(德国)的汽车关税情况是:

欧盟出口到美国,美国关税:轿车2,5%,卡车25%,零部件2.5%.

美国出口到欧盟,欧盟关税:轿车10%,卡车22%,零部件2-5%.

可见,美国对进口轿车的关税偏低,应当还有提高空间。但现在对美国最心痛的,还不是直接从欧盟暨德国出口汽车到美国的问题,而是德国汽车厂家跑到美国近邻墨西哥投资建厂,在那里生产汽车(因为人工便宜),然后免税进口到美国——这就涉及到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

上世纪80年代初的里根时代,欧洲统一市场(欧盟)的经济发展迅速,美加两国感受压力,于是参照欧盟,于1988年6月签署了两国共同市场条约。但画蛇添足的是,1992年8月又拉入墨西哥成立三国经济共同体,涵盖人口4,5亿,国民产值17,3万亿美元,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共同体。美国与加拿大的经济状况比较接近(加拿大只比美国低2%),而两国与墨西哥的经济水平相差悬殊,墨西哥的国民经济人均产值只有美国或加拿大的20%,墨西哥的人工便宜许多。所以,三国经济共同体的最大获益者只能是墨西哥。

许多要出口产品到美国的企业便经济盘算,将工厂设到墨西哥,产品倾销到美国。德国汽车公司奥迪刚刚去年9月底在墨西哥设厂开工,宝马公司已开始在墨西哥建厂(这次受到特朗普点名指责),奔驰公司计划在今后两年内建厂。其实,美国汽车公司也一样,美国自己品牌的汽车有15%在墨西哥生产。福特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都计划在墨西哥开厂,包括日本的Toyota公司。

为了杜绝这种现象,特朗普威胁要给墨西哥出口美国的商品增加关税到35%.要实现这点得前提是,美国必须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而该协议还涉及加拿大,美国与加拿大建立共同市场应当还能共赢互利。所以,要退出协议是有一个多方讨价还价的谈判过程——结婚容易离婚难。

何况,即使退出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也不是美国愿意增加多少关税就能增加多少的,美国和墨西哥还都参加了世界贸易组织WTO,该协议的主导思想就是建立健康的国际贸易规则,克服贸易保护主义所带来的国际贸易障碍。根据WTO,美国必须认定并证明墨西哥在美国市场上属于倾销(Dumping)汽车,美国才容许另加反倾销税。但论证不是这么简单。所以美国希望能认定该国政府操控货币兑换率,这样美国在论证时可以不采用原来生产国的价格,而采用美国同类产品的“参考价格”,这就比较容易确认墨西哥为“倾销”,从而可以另加“反倾销税”——美国现在认定中国政府在操控人民币兑换率,其目的就是为以后能对中国商品提高关税打伏笔。

◆德国汽车在美国销售与生产◆

坐落在美国Alabama生产奔驰牌C系列汽车的工厂

坐落在美国Alabama生产奔驰牌C系列汽车的工厂

如果具体看德国汽车公司在美国的销售与生产情况(2016):

奔驰公司:在美国销售38,1万辆,在美国生产36,3万辆(产地:美国南部Alabama的Tuscaloos)

宝马公司:在美国销售36,9万辆,在美国生产41,3万辆(产地:美国东南部Carolina的Spartanburg)

大众集团(包括奥迪):在美国销售58,3万辆,在美国生产仅仅9,5万辆——大众载北美的主要产地在墨西哥。

应当说,宝马在美国的生产量超过销售量。但麻烦的是,宝马不同的系列是在不同的地方生产,并不是所有在美国生产的宝马车都在美国销售,许多要出口到北美的其它国家。同理,并不是所有在美国市场销售的汽车都是在美国生产,大约有30%销售的宝马汽车需要进口到美国。

在美国销售与生产相差最大的是大众集团的汽车。约49万辆大众汽车是进口到美国市场,其中约20万辆是在墨西哥生产。这也就可以理解,美国借口大众汽车尾气测试作假而狠狠地罚了大众公司43亿美元,另加许多其它赔偿。现在美国又找到日本丰田汽车,又是尾气测试作假,看来又要敲诈一笔——好像在美国发现尾气测试作假的一定都是外国车。

之所以大众汽车在美国生产这么少,是因为大众汽车属于中低档车,售价低,成本低,人工成本占了很大比例,所以必须节省,无法在美国生产。而奔驰、宝马是高档车,还能承受在美国生产的高成本。所以,如果美国政府要多加海关税,或迫使生产中低档汽车的公司来美国设厂,势必增加这些企业的成本,生产出来的汽车一定涨价,受伤害者恰恰是美国的中下层民众,这些人本来还是特朗普的追随者。

从这点来说,德国汽车(奔驰、宝马、奥迪)在美国,相对说来还不是特朗普政策的最大受害者。当记者问到奔驰汽车公司总裁Dieter Zetsche时,他轻描淡写地说:“奔驰可以在美国追加投资,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公司。”唯有宝马公司比较亏,因为刚刚在墨西哥作了大笔建厂投资。特朗普政策的最大受害者是中、低档汽车的生产企业(大众、丰田等),包括美国本土的企业(福特、通用等)。而长远来说,最大的消费者受害群体是美国中低层民众,恰恰是特朗普要维护其利益的群体。

其实,几年前巴西就采用过通过增加关税来贸易保护。结果,进口量减少,巴西政府的关税收入并没有增加。但巴西市场这类进口产品的供应量骤减,导致价格飞涨,本国老百姓没有因此获利,反而受害。所以,采用贸易保护政策要对本国的工业结构、技术水平、生产能力合消费市场等作全面的评估。

◆汽车产地零部件怎样算◆

汽车不是一个简单产品,而是由许多零部件组成。所谓汽车生产企业,其实只是负责汽车设计、零部件采购和汽车的最终组装,汽车公司本身就连一颗螺丝都不生产的。于是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即使在美国设计、在美国组装的汽车,其零部件可能并不在美国生产,而是进口而来。那这个汽车,算是美国生产还是在国外生产?

2016年在美国销售量最高的车,是福特F150系列,车中只有70%的零部件在美国生产。销售量第二位的通用GM Chevrolet Silverado,在美国生产的零部件都不满40%.还是名列第四位的日本车丰田Toyota Camry,75%的零部件来自美国本土。但第五位的日本本田车Honda Civic,却只有15%的零部件来自美国……

如果按照零部件的生产地来看,德国奔驰车的美国生产部分只占50%,宝马甚至只有28%.德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货商大陆集团,在北美年销售100亿美元,其中70亿在美国生产,30亿在墨西哥生产。根据不同产品的分工,美国生产的也提供给墨西哥,墨西哥生产的也提供给美国。

同样道理,在墨西哥组装的许多汽车,其零部件有40%还就是来自于美国。这就可以理解,2015年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是3033亿美元,而美国出口到墨西哥的也高达2358亿美元。那这样的一辆车,多少算是美国生产,多少算是墨西哥生产?汽车业的利益链纵横交错:如果美国提高关税,从而减少从墨西哥进口汽车,则墨西哥汽车产量减少,也将减少从美国进口零部件,于是同样危及美国本土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即危及到美国利益。

另一方面,美国的整车关税额(轿车2,5%,卡车25%)与零部件关税额(2,5%)还不一样。有些汽车厂家将零部件在境外组装,甚至在境外将已经组装完毕的整车再拆成几部分,以零部件进口到美国,在美国最终组装成整车,这就可以省下90%的关税(如卡车)——欧美汽车进入俄国市场早就采取这种逃避关税的方式。当然,这样做在经济上是荒唐的,据专家估算,这可能要增加5-10%的生产成本。但如果特朗普真的提高关税达35%,那这样劳命伤财,至少在金钱上还是合算的——德国专家都已经在作各种应付关税的可行性分析。

总之,特朗普及其智囊们要反复计算,权衡利弊,才能做出决定,而不可能像禁止哪类外国人赴美那么简单,他当政一周就可以宣布。

◆美欧货币战自由贸易区TPP与TTIP◆

汽车工业之后,特朗普又开始关注美国的药品市场。许多药品是在美国研发,却在境外生产,然后再进口到美国。特朗普希望,这些药品能在美国生产,这样美国可以每年省下几十亿美元,用以降低美国市场的药价。如果一定要在境外生产,则这些国家必须分担这些药物的开发费用。那为什么美国企业会将药物生产放在境外?因为药物生产并不像汽车生产那样需要这么多劳动力。据美国共和党政治家埋怨,是因为这些境外国家有意降低自己的货币兑换率,从而增强自己的出口价格优势。

美国几届总统都在指责中国无疑,要求中国政府不得干涉人民币兑换率,中国政府至少表面应付性地这么做了,让人民币根据市场情况、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浮动。而特朗普当政后,除了针对中国外,又将矛头指向德国,认为德国在操纵整个欧盟经济和欧元兑换率,所谓欧元,无非是德国马克的贬值和延伸。德国政府有意降低欧元与美元的兑换率,使欧盟、尤其德国的外贸相对美国有价格竞争优势,以此洗涤着美国市场。

根据专家评估,如果按实际购买力推算,欧元兑换美元应当在1,15-1,30美元/欧元之间,现在兑换率1,08美元/欧元,应当没有低了太多。在启动欧元之初,兑换率只有1左右,金融危机前夕最高达到1,6美元/欧元。金融危机后,南欧的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欧元国遇上了严重的财政危机,欧洲中央银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挽救这些国家的财政,从而导致欧元下跌。现在欧盟经济有所复苏,但没有像美国复苏得那么快,所以欧元略微偏低于原来价位,应当也是在情理之中。

指责德国在操纵欧元走低就完全没有道理。法律形式上,发行欧元的欧洲中央银行直属于欧洲议会,完全独立于欧洲各国政府,任何干涉都是非法行为。实际情形中,欧元走低除了因为欧盟整个经济形势外,与欧洲央行这几年来为了救市,采取低息、目前是零息的政策有关。货币发行增多,货币势必贬值。但这样的低息导致欧洲各国银行的利润降低,这对银行界是致命的。恰恰是德国政府在指责欧洲央行,希望尽快提高基本利息,而提高基本利息就会导致货币增值。即德国政府还希望欧元升值,而不是贬值。

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意大利银行家Mario Draghi针对特朗普的指责也明确表示,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仅仅考虑欧元国的货币稳定与经济发展,根本没有考虑如何降低欧元与美元的兑换率以利欧盟产品在美国市场的竞争。

当然,欧元的贬值客观上也多少帮了德国出口贸易的忙。德国总的贸易顺差达到3000亿美元(2016),超过中国(2015年为中国第一)。正常国家的外贸顺差在国民总产值的3%,欧盟希望欧盟国家的外贸顺差不宜超过6%,而德国现在达到8,6%.这样的顺差很难仅仅以兑换率的偏低来解释,德国汽车的国际声誉以及良好销量也不是这几年才形成,涉及的原因不在本文讨论之列。当然也有悲观一点的学者认为,德国外贸顺差不完全因为德国的产品质量好,而是因为德国这些年来个人投资与国家投资过少,以致进口太少,导致外贸顺差,这长远来说并不好。

这次美国中断亚太地区的TPP关贸协议谈判,而要与一个个亚太地区国家建立双边协议,显然是出于同样考虑:亚太地区不同国家的经济结构和技术结构相差悬殊,美国与日本的外贸关系一定不同于与印度、马来西亚、越南等国的外贸关系,怎么能作一个统一的外贸协议,而要根据不同国家的经济和工业状况作出不同的协议。所以,不是简单的如人们所声称,美国要放弃亚太市场,更不是要主动让给中国。在经济上从来没有谦让一说,更何况生意人出生的特朗普。

美国与欧盟建立共同市场、即TTIP的谈判问题,却无法像美国与亚太国家的TTP谈判这样轻易退出,因为欧盟强调欧盟28国是一个经济整体,只能建立同样条件的经贸协议,而不容许美国与一个个欧盟国家分别建立各自的双边协议。所以美国对德国非常恼火,认为从外贸规模、外贸顺差和经济结构来看,德国远高于欧盟其它国家。美国与德国的外贸协议,肯定要区别于希腊、西班牙、波兰等其它欧盟国家。但在现有的欧盟框架下,欧盟28国铸成了一块铁板,德国等于绑架了所有欧盟国家,利用欧盟的平台从中渔利。美国要么以同样条件接受28个欧盟国家市场,要么一个市场也拿不到。

其实,英国脱欧问题也是这样,英国不是要脱离欧洲,历史上英国在欧盟是获利的;而是要接受西欧,脱离东欧,严格说来只是要摆脱东欧的劳工涌向英国(东欧市场英国还是想要的)。但因为欧盟的这种特殊结构,只有统价,没有单价。英国要么留在欧盟,同时接受西欧与东欧,或者全部放弃西欧与东欧,而不容许英国挑三捡四地与欧盟某些国家建立双边条约。

赶在特朗普当政之前,2015年10月30日,欧盟匆匆与美国最接近的邻国和经济伙伴加拿大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CETA,从而打通了欧洲与加拿大的市场。因为加拿大与美国至少迄今还存在着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即美加市场是联在一起的。所以通过加拿大中转,欧盟市场事实上与美国市场也间接地联在一起。这步棋很让美国难堪,进退都不是。

◆结束语:下棋人与看棋人◆

特朗普以其果断的工作作风,雷厉风行地将作出一系列重大的对外政策调整,如外交、军事、外贸。但他想改变外贸政策涉及到这么多难点,谈何容易。他现在提出对中国和德国的外贸制裁,迄今只是一句口号。要付诸实践,而且这种措施不能对美国本土经济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否则得不偿失),不能产生太大的动荡(动荡就是成本代价),而且在政治上、经济上、法律上都能胜算,不能靠鲁莽,而需要很高的智慧。

今日世界总体说来是个文明世界,不宜充满太多的火药味或民族主义情绪。处理各种政治、经济纠纷,就像两个人或多个人在下棋,而且是下明棋。双方都是世界级高手,我只是看棋人。下棋人要下出最高水平,看棋人要看出棋谱后面的智慧,看出双方下一步会走哪步棋。许多几乎是无法挽救的死局(如英国脱欧,美国改革),如果哪方能把死局走活,我就会为之拍案叫绝!

——原载:华夏文摘

阅读次数:1,0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