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曹操刘邦对你说潘金莲(6)两个潘金莲

Share on Google+

酒吧事件,当场解决,武植只想带夫人潘氏赶紧离开,再问究竟。

这时,刘秘书来电,刘秘书担心武市长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不安全,刘秘书说他已经出发,马上会过来接武市长。武植说不用了,只是一场偶遇,自己已经离开,很快就到家了,不会再外出。

潘金莲跟着武植,武植一直紧紧拉着她的手,攥得她的手很疼。潘金莲暗想,酒吧可以随时来,像这样的贵人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就冲这个武市长的身份地位,也值得冒险走一趟,另外,她也很想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潘金莲:舅舅,能不能轻点,快把我的手指都捏碎了,我又不跑。

武植:夫人,不要在外面讲话,很快就到住处了,到了那里再叙。

武植叫了车,拉着潘金莲坐进车内,说了地址,便不再说一句话。

坐在车里,武植的手依旧紧紧握着潘金莲的手,这叫潘金莲十分不解,心想这个武市长不会是变态吧?

到了一个典雅别致的小区门口,这个小区是禁止出租车入内的,两人下车,来到7号楼进入电梯,武植按下了9层。

此处住所不是武市长的家,像这样的房子,武市长一共有4套,其中3套都交给市长夫人打理了,这一套比较幽静,市长夫人不知道这里。

这些房产都是武植穿越之前武市长所有,现在也是武植的了。

武植无奈,自己一进入后世,就不再是清正廉明的那个明朝县令了,但现在他已顾不上考虑这些,他只想安顿好夫人,不能再使他们夫妻失散。

进到房间,潘金莲做好了一切准备,她在电梯间就悄悄打开了手机录音,这是一套白色内饰为主的大HOUSE.

潘金莲被武植拉到大客厅的沙发上,武植依旧紧紧拉着她的手。

潘金莲:舅舅,这都到您家了,您还这样抓着我啊,看样子这里平时也没有人住,您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了吧?

武植:夫人,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还是觉得这后世好玩,故意吓我?今天早上醒来,我就发现自己成了武市长,他的身份记忆,他的父母妻女,还有他的这些房产财物,一下子都成了我的。但我提心吊胆了一天,却只因与夫人失散,感谢苍天啊,刚才让我一眼就认出夫人!

潘金莲:您这说的什么呀?您在酒吧不是说您是我舅舅吗?别忘了您可是大市长啊,但我可不是您的夫人啊,我今年才刚从电影学院毕业。

武植:金莲,难道穿越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潘金莲觉得穿越这个事儿自己是瞒不住了,这位市长不仅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定也知道自己的来历,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如相互交个底,再做打算。

潘金莲:这个,既然您都知道我原本的名字了,我也不再否认了,但我现在是一清二白,刚刚毕业的学生,在这个世界里,我有自己合法的身份。穿越的时候,身边一片蓝光,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记得了,您看好了,这是我现在的身份证,我在学校的学习成绩,考试成绩,品德记录,所有一切都很好,都没有过任何问题,这些您可以随意调查。

武植:夫人,那除了还记得以前的这个名字,你现在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潘金莲:不记得,不记得!还有我也不是你的什么夫人,我这在酒吧还没喝几口玛格丽特呢,就成了市长夫人了,叫我以后还怎么接戏挣钱养家啊!

武植:金莲,你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金莲,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们都是被时空吸入进来的,你不是市长夫人,武市长的夫人现在国外,下个月回来。你听我重新给你说一遍,看看你能否多记起一些?

武植:一开始我们到了那个入口时,就在洞口墙壁上看到了很多先行之人的古今状况,后来~~,~~,就在我们正要离开那里之时,突然被一阵强风卷起吸入洞口,身边一片蓝光,当时我一直对你大喊,夫人千万不要放手啊!你现在好好想想,看看是不是能记起些什么?

武植讲完,双眼含泪,看着潘金莲,他拉起潘金莲那只被他抓红了的手,一边揉抚一边说道:“被吸入洞口之时,我与夫人紧紧相抱,可我醒来之后,不见夫人踪影!方才相遇之后,害怕后世让我们夫妻分散的那种安排再次发生,所以一路上就紧紧抓住你的手~~”。

潘金莲听完武市长的讲述,开始有些明白了,但她还是不相信,这世上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潘金莲,另外还有两个一点也不一样的武大郎。

潘金莲:我~现在还~不太能~一下子全想起来,你说的这些~让我慢慢想一下,既然你说了~这么多~这样的情况~那现在怎么办?

武植站起来,走到玄关处的一面镜子前,伸手拨开镜子,镜子后面是一个被装修进去的保险柜,他打开保险柜,喊道:“金莲你来看!”

潘金莲走过去,往里一看,呃的那个神呐,里面堆满了现金,而且一半是美钞。

武植:这是武市长的秘密金库,现在都成了我的贪赃,造化弄人啊,我也是无可奈何了。夫人你适当取用一些,打点这后世的父母家属,我明天就去市委请病假,出国就医,事到如今,我看我们只好尽量远离此地了。

说完这些,武植伸手从保险柜里面拿出一张纸条,随手关上保险柜并复原了镜子,把那张纸条交给了潘金莲,告诉她说,纸条上面是保险柜的密码,让她收好备用。

武植:夫人,我着实累了,也有些饿了,书柜旁电脑的收藏夹里有很多外卖记录,夫人去叫一些送来吧,我一天都没吃东西,现在都快站不起来了。

潘金莲:好吧,我也饿了,我去看看吧。

潘金莲走向武市长指向的书柜,边走边打量着这间屋子,这个大客厅足足有上百平米,采光很好,宽敞明朗而舒适,几株挺拔的植物点缀活跃了整个空间,显出一片生机,书柜旁是一把精致的扶手椅(来自NielsBendtsen)。

潘金莲坐下,打开了MacBooKAir,一下子就发现,这台MacBooKAir系统偏好设置VPN(PPTP)连着能上Facebook的服务器。她随口说道:“舅舅,您还会翻墙啊?”

武植:“夫人,莫开玩笑了,那都是武市长的喜好,想想他那些经历我都心力交瘁,想不到我一下子就变成了这种身份,而你一下子就回到了年轻时候,这些错乱古今,让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潘金莲没有先看那些外卖,而是迅速在电脑上开始查询武植!

查询到的一条结果是:[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武植之夫人潘氏,闺字金莲,名门淑媛。武植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代,后徙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定居。武植幼年殁父,与母相依,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

接着,她又查看到了明朝潘金莲的情况,这位潘金莲是知州家的大小姐,家住在离(武家那)不远的黄金庄,这位潘金莲是喜欢那个武植武大郎的,不仅经常接济他,还与那个大郎私定终身,两人和睦恩爱。

潘金莲明白了,她一定是和明朝那位名门淑媛撞脸了,而明朝这位武植,还真是叫大郎,明朝的七品官,穿越成了当今的副市长。而她自己,这个水浒和金瓶梅里的潘金莲,几百年以来,却一直都是人们街头巷尾谈论的某某类型的代表人物,如今是进入文艺圈底层挣扎的学生小妹。想想从前那个自己的种种苦难与心酸,眼泪立刻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了。

穿越来到后世,她曾发誓改头换面,要靠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她这些日子却处处碰壁。这个圈里,连潜规则都要先有门路,不然就算接受了潜规则也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看看手里那张写着保险柜密码的纸条,看看歪在沙发上身材高大的武市长,她突然决定,她今生还要做回潘金莲,但不再是水浒里的潘金莲了,而是沙发上武市长说的那位潘夫人。

接着,她一口气点了十几份外卖,删除了她查看的缓存记录,合上MacBooKAir,从书柜走向餐厅,潘金莲一边走一边继续打量屋子,一边对靠在沙发上的武市长说:“你这里有没有饮料啊,快渴死我了,你要不要也喝点水啊?”

武植有气无力回道:“餐厅在那边,冰箱里什么饮料都有,给我也随便倒一杯吧。”

餐厅在客厅的另一端,外面的天色,此刻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潘金莲走进餐厅,打开灯具。

餐厅里的玻璃餐桌搭配了极简主义风格的餐椅(来自UrbanOutfitters),与波西米亚风格的地毯融合在一起,尽显清新脱俗,墙上装饰的不规则几何图案,天花板上的吊灯成为整个餐厅的视觉焦点。

看到眼前的一切,潘金莲心底莫名的喜欢。

没过多久,外卖送到了,有披萨,有肯德基,有咖啡,还有很多中餐,摆了满满一桌子。武植看着这一桌子食物有些发呆,喃喃道:“夫人持家一向节俭的,如今可谓性情大变了。”

潘金莲:我都被折腾半天了,还不许我痛快一下呀,这些才300多块钱,我自己付的账,这些都加起来,还比不了你那保险柜的一张绿票子呢。还有,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一时还记不起来,所以你不要老是叫我夫人啊,我现在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称呼。

武植:好,好,现在只要我把你人找到了就好!只要你平安就好!其他的事情,以后慢慢想吧,以后我也可以慢慢讲给你听,那我现在只叫你的名字吧。

潘金莲:那更不行,这个名字不能在这里用了,没有人的时候也不要再用了,你叫我现在的新名字吧。

武植:你那个身份证上的新名字吗,我不喜欢,~~我唤你的乳名吧,小莲,正好你如今一下子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潘金莲:那~~好吧,但是在我没有都想起来之前,你可还是我舅舅啊,关于我的身份来历,你~~你就自己看着安排吧。

武植:好,好,都依你!但这几天你哪都不要去,就在这里避一避。

潘金莲:~~好吧,Dealdone.

——武植哪里知道,昨天在穿越入口处,他只看了那墙壁上的一半内容就气恼无比,不再往下看了,下面的内容里,就有眼前这个潘金莲的古今身份。

但是,他没看到。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1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