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子陵:习近平主张联美走欧盟道路

Share on Google+

作者提要:大陆与台湾的僵局要靠民主社会主义化解。将来中国像欧盟那样实行民主社会主义,组织人类命运共同体,2049年建国百年的时候很可能出现人类第二个命运共同体——“亚盟”。那时候台湾会主动找上门来认祖归宗。中国和平崛起以世界大同为目标,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的胸怀和理念。

习近平川普

习近平川普4月会在美国见面。传美方感到压力。

习近平说:反美战略根本上就是一个错误

中国走欧盟的道路,是要与美国求同,而不是立异;是要像欧盟那样与美国协调,而不是争霸。习近平已经把中美友好定为中国的基本国策。他总结历史教训说:“反美战略根本上就是一个错误。”“我们党内有不少同志总认为搞好跟美国的关系,是对美国的屈从,是右倾机会主义,是投降主义,是卖国。这是站在狭隘的小集团立场上形成的思维。毛泽东时代这样的思维很普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到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这样的思维就行不通了。邓小平显然是主张跟美国改善关系的,而且,也正是在邓小平时代,中美正式建交。改革开放的几十年,几乎可以说就是跟美国关系改善的几十年。看看这几十年我们取得的成绩,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吧。显而易见,改善跟美国的关系,事实上就是改善跟世界的关系,就是改善我们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国际环境,就是为中华民族、广大人民创造获取巨大利益的机会。”

习近平是举着民主宪政的旗帜登上政治舞台的,将政治改革摆在了重要地位。他服膺马克思恩格斯遗教,继承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张闻天共同创造的新民主主义优良传统,彻底脱离建国后毛泽东定型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党国体制,实施完整的民主社会主义政纲。他将民主社会主义提升为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并引进中国。从此,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有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内涵和政策内涵,习近平是中国民主社会主义奠基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将率领全党,不忘初心,奋发惕励,通过政治改革,与贪污腐败、家族特权彻底决裂,解决危如累卵的两极分化,重建意识形态,重新教育干部,重塑党的形象,重建党的威信。

习近平、李克强和王岐山率先垂范救党救国

中央主要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和王岐山率先垂范,以伟大的人格在党急速沈沦的二十年中,扛住了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诱惑,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立场,肩负起了救党救国的责任。有他们三位领袖人物和一批救党救国志士在,党垮不了,中国垮不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通过十九大,他们将带出一代清官,一代能臣,一代公仆,实际上是对党进行重建,恢复党的民主性和人民性,十九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习近平领导的政治改革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党和国家将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完成民主转型。

在意识形态上,习近平尊重恩格斯的意见,断然否定了共产主义。他瞭解中国现在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知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完全失去了感召力和凝聚力;瞭解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遭遇。他说:“反对共产主义,不仅仅是西方国家执政者的诉求,也是那里的多数学者和普通民众的诉求……这种诉求在二战前和二战中也并不怎么强烈,但在冷战期间,尤其是苏联彻底崩溃之后,共产主义几乎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共产主义在一些国家的糟糕实践,为反对者提供了有利且有力的证据。”这些糟糕实践中最糟糕的是毛泽东的公社化、大跃进运动,饿死了3755.8万人。习近平畅快淋漓地批了“共产主义”,在意识形态上破局,使这个全党上下没人相信、又不敢说不信的尴尬问题迎刃而解,为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奠基。

这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对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修正,是习近平对阻碍改革开放的旧的意识形态的重大突破。改革开放以来诸多思想混乱,邓小平只能用“不争论”来压制,但并没有解决人们的思想问题。习近平有破有立,把我们立党建国的原则奠基在当代政治和现代文明的基础之上。他说:“我们新的国家大战略的基本点是:承认迄今为止仍然有效的上世纪40年代确立的联合国精神,包括从《大西洋宪章》到联合国一系列准则性文献所体现的人类现代文明精神;承认人类普世价值和普世规则;接受经济、政治、文化全球化一体发展的格局;发展并巩固国与国正常关系,接受国家发展的最终目标是民众的富裕、安逸、文明。”这里用民众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富裕、安逸、文明”代替那个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大目标”,从此,我们的追求与人类现代文明趋同,不再是异类。

习近平的国家大战略可与日本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论”相伯仲,收一言兴邦之功效。日本的“明治维新”与中国的“戊戌变法”在时间、变法取向、主导思想上都非常相像。但“明治维新”成功了,“戊戌变法”失败了。“垂帘听政”的旧势力笃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误国百年。今日之事,习近平没有极大的权威,不彻底打倒企图“垂帘听政”的旧势力行吗!

习近平新的意识形态——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将新的意识形态冠名为“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是这个新概念的时代特点。许多人只看到被列宁诠释的“马克思主义”,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退出了历史舞台,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失败了,但忽略了民主社会主义的兴起。民主社会主义的兴起和中国加入民主社会主义行列,是21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实践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在西北欧各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并创造了“欧盟”这个富裕、文明、民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没有民主社会主义的传播、实践和落地生根,德国和法国的“世仇”及欧洲各国之间的恩怨不可能化解,欧洲不可能实现“大同”。

大陆与台湾的僵局要靠民主社会主义化解。将来中国像欧盟那样实行民主社会主义,组织人类命运共同体,会与许多“一带一路”的受惠国找到共同语言,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49年建国百年的时候很可能出现人类第二个命运共同体——“亚盟”。那时候台湾会主动找上门来认祖归宗。习近平主持制定了一项“全球的《2030年永续发展议程》,在2015年9月28日由联合国193个成员国签署。在该协议里,全球的资本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确定通过实施17项‘永续发展目标’和169个具体目标。”中国和平崛起以世界大同为目标,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的胸怀和理念。

中国走欧盟的道路,是要与美国求同,而不是立异;是要像欧盟那样与美国协调,而不是争霸。习近平已经把中美友好定为中国的基本国策。他总结历史教训说:“反美战略根本上就是一个错误。”“我们党内有不少同志总认为搞好跟美国的关系,是对美国的屈从,是右倾机会主义,是投降主义,是卖国。这是站在狭隘的小集团立场上形成的思维。毛泽东时代这样的思维很普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到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这样的思维就行不通了。邓小平显然是主张跟美国改善关系的,而且,也正是在邓小平时代,中美正式建交。改革开放的几十年,几乎可以说就是跟美国关系改善的几十年。看看这几十年我们取得的成绩,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吧。显而易见,改善跟美国的关系,事实上就是改善跟世界的关系,就是改善我们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国际环境,就是为中华民族、广大人民创造获取巨大利益的机会。”

全世界先进分子认识到,真正促成人类共同进步臻于大同的理论,不是共产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分支——民主社会主义。由于中国的加入,这一分支将成为21世纪的主流。把民主社会主义引进中国,用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作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将在党的理论建设上开创一个新时代,而习近平就是领导实现这一变革的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杰出代表。

习近平决心用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建立统一全党和全国的意识形态,确立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话语权。不能让列宁和毛邓鼓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民主宪政的那些僵化的教条,继续阻挡我们政治体制改革的道路。习近平高举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旗帜,将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理论与实际脱节,指导思想与改革开放南辕北辙的现状。在叠床架屋的指导思想中,错误的东西将被扬弃,正确的东西将被吸纳,整合在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体系中。

赵紫阳晚年认同恩格斯主张议会民主道路

政治体制改革的思想禁区被打破以后,在具体操作层面怎么搞法是一个比打破思想禁区更为重大的问题。中共高层领导人说话都得与毛邓对口径,才能保位和善终。赵紫阳被软禁后,没了保位和善终的顾虑,旁观者清。他对国家前途的一些思考,不保守,不偏激,无私心,无恶意,是老成谋国、忠心救党之言。他说:

“马克思尤其恩格斯晚年是承认并主张议会民主道路的。第二国际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派别,走的就是这条道路。”

“在民主问题上,也不能不切合实际,不根据经济的发展,不考虑人民的素质,一下子就实行议会民主政治,这也是幻想,没有一定的经济发展,不形成中间阶层,一下子就实行多党制、议会民主,中国就可能出现一千个政党,是要乱的。人民素质不提高,乱了更可怕,会发生以暴易暴,出现独裁政治。”

“中国不能出现权力真空,共产党不能瓦解;那样,中国就要出现混乱局面,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中国需要共产党。否则中国会出现动乱,中国就要倒退。虽然外国不希望中国强大,但也不愿意中国乱。”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际上也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那就是,党的专制政体也不能动。看来这也不行,因为它容纳不了市场经济。”或把市场经济管死,或被市场经济冲垮。专制政权体制性腐败是被市场经济摧毁的表现。

赵紫阳认为“要实行现代化,就是要西化,就是要实行西方那一套。它乃是世界现代文明的主要潮流,要与之接轨。西方的议会政治还是比较成熟的,是一种好形式;国会可以制约总统,议员又受选民所制约,无论总统或议员,你不代表人民说话就不选你。”

赵紫阳说:“中国的改革,经过曲折的过程,总算走上了市场经济的轨道。这就使中国社会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转机,即市场经济的不可逆转性的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必须实行政治上的开放,只有邓小平这个权威再来个新的突破,才能把中国推向民主,使之向现代化方面发展。但由于邓的‘四个坚持’,由于邓自己不能从‘四个坚持’中解脱出来,这就使中国社会的这个转机不能比较顺利地实现,并使经济的发展处在困难和矛盾中。而中国若没有这样一个人来扭转,这自然会由于政治上不开放而带来矛盾的积累,并向坏的方面发展,从而又引起当局对意识形态的严加控制,对各种新闻报纸进一步垄断,对异议人士严加防范。因此,中国政治上的逆转可能性也充分存在。”

在软禁中忧国忧民的赵紫阳说得多么好啊!他说的就是我们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社会矛盾正在“向坏的方面发展”。推动历史扭转方向是需要权威的。在邓小平错失扭转历史车轮成为中国华盛顿的机遇之后,习近平出现在一个新的历史转折关头。与民更始,彻底摆脱党国体制,把由慈禧到江泽民所坚持的“中学为体”那个“体”彻底打碎,改行在全世界行之有效的民主宪政,让国人耳目一新,让世界耳目一新。这是“习核心”第一件应该办、必须办的事情。习近平一定不会错失时机,让全国人民失望的。习近平将成为中国的华盛顿。

(2017.3.25)

开放2017-04-01

阅读次数:1,4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