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一

Share on Google+

红楼梦某老先生曾因我信誓旦旦的要在有生之年续修红楼,竟吓得他一块到嘴的红烧肉掉至地上。其实既便哪天本人真去续修红楼,这世界依然是该泡妞的继续泡妞,该出家的继续净身,该念念不忘某个主义的继续执迷某个主义,该大俗大雅大悲大喜大荤大素的老酒葫芦依然继续,唱他那“鞋儿破帽儿破身旁的佳人破”一类的老破歌谣。

不就一部红楼的几页风流残章么,谁都知道俗尘无神无圣更无神圣一说,只是膜拜的书痴多了成就了不朽的名著。就像花痴多了成就了千古绝唱,药罐子多了成就了一代名医,好色的人多了成就了世间美人。

清人得舆虽有“开谈不说《红楼梦》,虽读诗书也枉然”之说,然终究难脱哪壶不开提哪壶之陈派酸陋。且不说那个晩清的那个年代早已是西风渐进东风无力之秋,虽有张之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扶大厦将顷之雄风回照,但凡有点见识的文人士子谁厮守故土乡风谁不洗心革面遥望西天,我们的东瀛兄弟更是一夜的明治盛举百年亚泰雄风至今。

再说了宝玉黛玉相见陈欢之际并不见四书五经先贤名士,但只见他俩手捧西厢偷读诲淫奇书,读到惊心时自有芳魂依,管他世事洞明的学问皆还是不皆,与其继续人情练达的老破文章不如踏遍香尘佳人却在唇齿隐隐间。

联想到当年鲁迅曾劝说青年人少读或不读中国书,只是一百年来的青年人很少醒世,他们不知道中国书因为毒性太大是万万读不得的,那些所谓的诗书圣贤的确是越读越枉然,还不如跟着宝玉黛玉踏着香径去读一回西厢,或许你的千古佳人就在你今晚的梦中……

2017-07-12深夜美兰湖

阅读次数:1,8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