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在大饥荒中升起蘑菇云——中国发展核武器叁十年回顾

Share on Google+

中共于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后,宣布从次日起将暂停核试验。中国自第一颗原子弹一九六四年十月爆炸以来共进行了四十五次核试,七月二十九日的宣布和九月二十四日在联大签署五大国核禁试条约,为中国劳民伤财长达叁十馀年的核工程暂时画上一个休止符。

◎ 中国原子弹野心始于建国初

中国是世界核俱乐部的一个核穷国,整个核工程一直是贫穷的中国人民不堪负荷的重担,被赋予巨大历史意义的第一枚原子弹爆炸即产生于中国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中,是在死亡线挣扎的中国人民被迫勒紧了裤腰带省下嘴边最后一口饭为毛泽东、周恩来圆世界革命领袖梦而创造的一个奇迹。回顾中国这一漫长的核试工程始未,是我们了解和反省中国核武工程,解开中国人原子弹情结的前提。

中共领导人的原子弹野心在他们进入北京城掌握了天下大权第一天就开始酝酿发酵。当时中国经历抗战和国共内战的长年战火,国家残破不堪,百废待举,民生国计千头万绪,而且国库空虚,捉襟见肘。在这种困难局面下,原子弹研究仍获得青睐。据中国著名核科学家钱叁强回忆,一九四九年叁月中央清查国库,拿出五万美元极其珍贵的外汇批给他在法国购买原子核研究的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随后一九五零年周恩来亲自过问,“政府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仍然拨款叁百八十七万两千元研究原子弹。

一九五六年中共着手原子弹计画之初,曾一度因费用过于巨大而举棋不定。考虑到美国生产研究原子弹的费用仅预算即达二十亿美元,而实际投资应要高得多,中国是穷国,有五亿人要吃饭,当时中共中央和军委作过多次讨论都未能作出结论,最后是毛泽东在该年五月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一锤定音:“原子弹嘛就这么大个东西,可没有这个东西,人家说你不算数。那好吧,我们就搞它一点原子弹和氢弹,我看有十年功夫完全可能。”

好大喜功又不懂科学的毛泽东说得轻巧,但中国人民就从此为“原子弹这么大个东西”背负起沉重的包袱。

虽然当时中国有一大批由西方国家归来的优秀科学家,不过按中国当时的科技水平,制造原子弹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但五十年代初的美苏冷战的国际形势使中国可以在盟友苏联的援助下迈开了核武发展计画的第一步。

一九五六年苏联在中共的要求下同意向中国提供核武技术援助,一九五七年十月中苏签定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研制技术,以及帮助中国建设一个核基地。

◎ 苏联发现毛泽东是战争狂、撤除对中共的核援

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中国正式成立核武器局,对外称“九局”,后称“九院”,并着手在青海高原,紧邻青海湖的海晏县荒野中建起一座方圆几百公里规模巨大的核基地,这就是中国叁大核基地的第一座金银滩基地,中共称为“二一工程”,主要进行核武器研制和生产,基地中有一座浓缩铀工场,一些机件加工厂和试验区。另外在甘肃北部的酒泉成立了一个原子弹联合体,进行核反应堆试验和原子弹的组装。

正在中共为发展核武器踌躇满志之时,苏联的援助突然中断。一九五八年七月底八月初赫鲁晓夫访中国,建议中国不必发展核武器,由苏联提供核保护伞。五九年底,苏联核技术专家全部撤回苏联。对于苏联的“背信”,当年和今天的中共领导人都视为中国人的奇耻大辱,今天中国新发表的有关资料和文章仍耿耿于怀,充满了对苏联的愤恨之言。实际上这是苏联对人类负责任的一种态度。

当时美苏关系有和解之象,苏联领袖赫鲁晓夫对核对抗可能引发核战争造成人类大浩劫有较清醒的认识,愿意与美国签署禁止核武器试验条约。与之同时苏联发现中共领导人,尤其是毛泽东有狂热的战争嗜好,一九五七年苏联外长米高扬秘密访华,与毛讨论核战争问题时,毛竟然建议诱使美国军队在中国福建登陆,然后苏联可向登陆美军扔原子弹,从而“彻底消灭美帝国主义”。毛在会见访华的赫鲁晓夫时,也说过第叁次世界大战死几亿人没关系的狂言。毛泽东这一疯狂的想法把苏联吓坏了。停止帮助疯子制造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是苏联人明智的决定,符合后来国际上的核不扩散原则。苏联通知中共停止核技术授助的函件指出,苏联向中共扩散核技术有可能破坏社会主义国家为争取世界和平,缓和国际紧张局势所做的努力。

苏联的拒援反而刺激了毛泽东的蛮干脾气,他决定不顾国家的当务之急和落后的现实状况,自力研制生产试验原子弹。五九年的中国正沉浸在超英赶美,叁五年进入共产主义的“大跃进”狂热中,一个将消耗全国巨量金钱和人力物力的超级尖端科技工程就如此轻率地开始了。中国将生产的第一枚原子弹被标号五九.六,以示不忘记五九年六月二十日苏联正式来函通知中国停止核援的耻辱。

一九六○年中共在新疆开始兴建第二个核基地,即后来为新疆人民深恶痛绝的罗布泊核试爆基地。

罗布泊是新疆一个已消失的咸水湖,据中国史书记载此地曾经繁荣过,为古丝绸之路及西域楼兰古国所在地。但在公元叁世纪的前凉时代,因孔雀河改道,罗布泊乾涸,这个地区遂成千里荒漠绝地。

这个试验基地在历史名城敦煌以东的罗布泊沙漠中,占地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浙江省大,爆心黄羊沟位于北纬四十一点五度和东经八十八点五度,邻近古孔雀河道,与西边的新疆最大水源区博斯腾湖和东南面的楼兰遗址均相距约二百七十公里左右。很快地,在爆心以北一百公里的罗布泊边缘崛起了一座崭新的城市,即罗布泊核试基地总部所在地马兰。中共从全国各地调来的数万科学家、优秀技师、防化兵和工人在基地修建了两千多公里的公路,大大小小的指挥中心、控制中心、机场以及多个试验场。从中国地图上可看到连接甘肃和新疆的铁路大动脉兰新线经酒泉到新疆的吐鲁番站后突然生出一小节孤零零的岔线,延伸到罗布泊戈壁边缘的库尔勒市。这条铁路就是为试验核爆而建设的。

◎ “宁要原子不要裤子”的内部争论

但不久,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开始蔓延到罗布泊戈壁滩,基地出现粮荒,库存的食物吃光后,很多人不得不靠吃榆树叶子和采集野菜度日。在中国物质短缺的一九六○年,负责国防科学的聂荣臻将军要求海军,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从他们的供应物资中取出两万五千公斤大豆和罐装食品至青海金银滩核基地应急。中国的核工程大约因饥荒停止近一年,除九局的核研究外,其他工程都处于半停工状态。

对于在经济最困难时的中国,核武计画是否应该下马,在中共内部展开了一场要核子还是要裤子的争论。有良心的科学家和一些中共政要主张下马。他们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人民吃饭问题,原子弹应等国民经济形势好转了再干。但他们的声音很微弱。一九六一年夏在北戴河国防会上,军方和外交部的意见占了上风,坚持继续发展核武器。外交部长陈毅说了有名的那句话,就是“脱裤子当当,也要把原子弹、导弹搞出来。”陈毅同时还向中央表示,两弹搞出来,他这个外交部长的腰杆就硬了。毛泽东、周恩来当即批准原子弹工程继续进行。

结果在中国几亿人濒临死亡边缘的时候,耗费巨大的核工程不停反而加速运转,在中国经济形势仍非常困难的一九六二年底,在毛泽东的指示下,中共成立加强协调指挥核武工程的专门委员会,周恩来任主任,提出的口号是一切为核工程开绿灯,“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钱给钱,一路顺风。”完全不顾人民死活,犹如给饥饿的中国老百姓雪上加霜,伤口上洒盐。

一九六四年中国爆炸了第一枚原子弹,叁年后的一九六七年中国又爆炸了第一枚氢弹,前者孕育于大饥荒,后者诞生于文革大动乱,中国的核武器成了中国人民灾难的象征。

中共统治者永不体恤民间的苦难。接着,核武器计画又来了一个大规模劳民伤财、兴师动众的行动。文革前夕,中苏关系非常紧张,中共认为由苏联帮助兴建,并裸露在开阔地带的青海核基地不安全,需要转移到大西南的深山中,于是在一九六五年决定在四川“叁线”地区重建一座核工程城市,这即是中国第叁个核基地。对于这个最新核基地,中共至今仍高度保密,除了其代号叫“九○二工厂”外,外界所知尚少,甚至连该基地的确切方位都不清楚(大陆科学家透露,基地在四川绵阳地区)。一位科学家指出,四川核基地是中苏冷战的产物,是浪费人民血汗毫无意义的一次瞎折腾,中苏冷战结束后,这个叁线基地的致命弊端:偏僻,离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太远,交通线过长,核生产成本偏高即暴露出来,但大错已铸成,无法弥补。

◎ 奴隶式劳役换来专制的虚荣

在为祖国争光的崇高口号下,数十万科学家、军人和工人来到自然条件恶劣的叁大核基地,过着与世隔绝,并受到严重核幅射污染威胁的艰苦生活,他们为原子弹奉献了自己的黄金岁月,据大陆报载,至今还有不少人仍身不由己留在沙漠深处,不能回到自己的锦绣故乡。

大陆有篇题为《蘑菇云下的痴男怨女》文章指出,为了中国的原子弹,有六万内地优秀工人在五、六十年代被迫放弃正常的生活调到罗布泊,如今他们年龄最大已七十多岁,大多数有了子孙,虽然已退休,但由于国家拿不出钱,至今不能走出戈壁沙漠落叶归根。作者访问了很多这类家庭,发现他们生活相当困苦,多数仍住在破房里。在马兰基地流传着这样一句很苍凉悲痛的话:“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这句悲凉的话使人联想起秦始皇的万里长城和隋炀帝的大运河,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的冲天蘑菇云下也有奴隶的血泪劳役和建造者的白骨。但原子弹还不及万里长城和大运河,前者毕竟是人类文明的遗迹,而大运河甚至造福后人一千多年。

中国的原子弹只是使中国更贫穷,更落后,甚至很具讽刺意味的是,也拖慢了中共军队现代化的进程。

据西方估计,中共将一半的军费开支用来发展核武器(据文革中透露,中共第一颗原子弹的成本高达上百亿元),结果中共有了原子弹,但中国军队到一九七六年毛泽东一命呜呼时装备和技术水平仍流于拼刺刀、扔手榴弹的原始水平,两年后中越军队大较量,没有原子弹的越南军队表现比有原子弹的中国军队更强悍得多。

而且原子弹也并未使中国更安全,相反中国领导人的核野心差一点为中国引来一场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对中共好勇斗狠不惜一切发展核武器的可怕前景而惴惴不安的苏联于一九六九年曾向美国多次提议,对中国的核基地来一次外科手术打击,以永远消除中国的核威胁,但遭美国反对。据美国中情局后来透露,当时苏联在远东的导弹基地有无数核弹头瞄准中国。可以想像,若非美国阻挠,中国新□、青海、甘肃、四川四省将会受到苏联的毁灭性核打击,中国半壁河山将陷于血火,中国可能至少死数百万人,其情景会比广岛长崎原爆更惨烈。

许多爱国情深的海内外中国人至今仍有很强的原子弹情结,一提到中国造了原子弹,他们就激动,就热泪盈眶,至于原子弹为中国大地带来的污染,为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和牺牲则是他们所见不到的。重新反省中国核武的历程,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国的原子弹只不过是几个患了革命狂热病的专制者的虚荣,而这种虚荣还是成本最昂贵,也最遗祸无穷的虚荣。

记得上一次中国在全世界一片反对声中进行核爆时,北京一位朋友向我这样表达他内心的愤慨:只要中国仍进行核试,我不会捐一分钱给希望工程。

中国人民不要原子弹,愿今天的暂停核试成为永远的停止,让被原子弹炸得千疮百孔的罗布泊能永远安息沉睡。

──原载《共产中国五十年》

Tuesday,June 28,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阅读次数:68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