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刘晓波病逝后,中国有望再掀政改运动?

Share on Google+

2017-08-07

刘晓波.

中共打击刘晓波,瓦解中国宪改声音。图/郭文宏摄

中国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刘晓波因为倡议《零八宪章》,遭中华人民共和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

《零八宪章》是2008年主要由张祖桦以及刘晓波等等中国的知识界、文化界人士所提出来的一份关于未来中国民主宪政改革的建议方案,其实内容都和一般宪政民主国家的宪法看起来是大同小异,譬如说里面谈到权力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地方自治、人权保障等等,但是因为《零八宪章》和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基本精神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集中制有很大的牴触,所以发起连署被认为是颠覆国家政权的具体行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以此针对性地将刘晓波加以逮捕,进一步审判与监禁。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以及连署的人当中,也只有刘晓波受到审判,可以说这是一个选择性的执法。事实上刘晓波也不是主要的起草人,主要的起草人是宪法学者张祖桦,刘晓波本身不是法律专长,他是文学博士,也是一个文学家跟文化批判学者,拿刘晓波跟《零八宪章》的关系来大做文章,是因为刘晓波具有高度的民间以及国际声望,针对他来进行打击,对于瓦解中国民间对于宪改的声音,具一个比较立即的效果。

因为刘晓波采取一个非常温和的方式来提出他的诉求,而且强调他服膺的是非暴力抗争的理念,他也主张在中国通过渐进的方式来达到宪政改革的目的,可是尽管是这样非常温和的声音,仍然遭到铺天盖地的打击。比如说,凡是与刘晓波有关的文字言论、讯息都会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它的网路世界中全部屏蔽、遮盖掉,而刘晓波的家人,特别是他的妻子刘霞女士,虽然没有参与《零八宪章》,仍因为她是国家敌人的妻子,而受到长期的软禁;更不用说对其他亲属进行长期的监视;除此之外,也对当时参与《零八宪章》起草以及在中国长期从事民间公民运动或者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进行监控。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这个消息传开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甚至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价值给予全盘的否定,所以当时就闹出一个国际笑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在2010年搞了一个孔子和平奖。我想大家都还有印象,他们把第一届的孔子和平奖颁发给我们台湾的前副总统连战。

未能善待刘晓波,惠台只是美丽谎言

现在中国有许多的惠台作法,此举是尝试希望拉近两岸的距离,可是如果它对于自己的人民如此地对待,那么其实是会使得对台的任何措施,都将得到反效果。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不能善待你的人民,我们就会怀疑你现在对台湾的这些做法,是不是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如果未来台湾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那我是不是也会遭遇到同样的遭遇?所以这个效果是适得其反,何况现在台湾还有一位李明哲,他虽然没有和刘晓波具有同样的国际声望和在中国民间社会的影响力,可是他可能遭受到跟刘晓波同样的命运,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是被秘密监禁着的。从台湾或世界各国的刑事诉讼法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来说,他连聘请律师为己身权益辩护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也无法跟家人联络,这都和一般国家的价值差距甚远。所以我觉得这些作法都会导致台湾跟中国的人心必然越走越远。

刘晓波去世后,蔡英文总统在第一时间非常明确地表达,台湾愿意对于中国民主化的问题提供实质的帮助。其实是相当程度的表达对于中国社会的善意,因为台湾并没有任何道德义务要对一个外国提供这方面的援助,那为什么独独对中国,显然我们国家元首在释放一个讯息:希望两岸关系能够建立在一个共同的文明价值基础之上,同时也在既有的文化基础之上,慢慢地去建立两岸的共同政治基础,这样才有机会走向共同家园或者中国共产党喜欢讲的两岸命运共同体等等。而这个共同体的意识,是源自于认知彼此命运生死与共,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价值,是自己人,愿意共同承担一些责任、共同分享一些利益,这是两岸统合的重要前提之一。但是当你看到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马晓光对蔡总统发言的回应,他说这是台湾对于中国的一种攻击,很显然他们非常防禦台湾,此时就明瞭,彼此是两个世界的人。其实我们还不一定认为蔡英文总统对于怎么协助中国民主化是有所准备的,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应却非常强烈,认为这是台湾对他们的挑衅和攻击。由此可以预想,两岸对共同未来的想像差距实在太大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反应,有人认为可能跟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政权必要稳定有关,可是从台湾的角度来说,我们每四年都面临一个全国性选举,或者中间隔两年都有一个全国同时办理的地方自治选举,那么按照中共的讲法,台湾岂不是很乱吗?可是我们也仍是在一个秩序之下,慢慢学习尊重不同的声音,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歧见。这样的精神,我觉得未来应当在两岸关系中实践。中共现在的反应,显示出如果我们现在想与他们进行比较理性、基于某种价值基础的一段对话,可能时机还不到。

刘霞何时获自由,不容乐观

国际社会也高度关注刘晓波,呼吁中国当局尽速释放遭软禁的刘晓波遗孀刘霞,但是中国却声明将会向发表不当言论的美国、德国、法国等国提出严正交涉。中国态度非常强硬,但我觉得其实是色厉内荏。为什么会如此脆弱?刘霞是否能够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保障的自由,是个关键的问题,然中共却认为这是国际对它的干涉,然后强硬地对各国进行外交的交涉。我觉得这个有点匪夷所思、小题大作。所有的原因,都出在一个没有任何犯罪纪录的女子,仅因为她是中共所认定的国家敌人的妻子。所以我深深感慨,仅次于美、俄两国之外的世界强国,怎么会如此对待、如此恐惧自己的人民?一旦刘霞获得自由,她可能会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内部的情况或者对她们家族的处境有一些理解和揭露。但为什么国家会畏惧ㄧ介平民到这样的程度?这让我觉得非常地匪夷所思。这几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航空母舰辽宁号还曾经绕过台湾,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对台湾造成纷扰。相较之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恐惧刘霞可能的发言。我觉得这是非常荒诞的事情。

刘霞

刘霞资料照。图/截取自香港《南华早报》8月1日网页

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能否前往海外,我其实不是很乐观,为什么呢?因为你可以看到刘晓波的后事,他已经过世了,中共当局还是强硬地干涉、操控家属对后事的安排,然后要切断他们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至今,刘霞跟外界的通讯是完全被隔绝的,刘晓波都已经过世了,那何况是活人呢?中共当局宣称,对于刘晓波后事的处置,都是在家属同意之下,家属也对党与国家还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表示感谢跟赞扬。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为什么不是出自于刘霞的口中?刘霞为什么不能恢复自由?然后自由地跟亲友诉说她在丈夫过世之后这段时间的心情。为什么不行?所以我为什么对于刘霞的未来,感到悲观。

在十九大前高压管控不会松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稳定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情势,现在已经加大了国安人员、国内安全保卫警察等国内侦防监控的力道,不仅是对一般老百姓,也对党政的官员加强监控,最近的大案就是中共重庆市委员会书记孙政才出事了,但是类似这种官箴问题的人太多了,所以这种打击有可能是系于掌权者的一念之间,他的尺度、范围,如何收放,都在一念之间,他的主要考虑就是如何巩固他的政权、如何顺利地进行权力的过渡。可是,过度的压制也会导致相应的反作用力,也许目前他们对民间有前所未有的高压控制,可是不要忽略掉。在他们的党国体制中,还是有其他的派系掌握了其他的权力部门,不论在中央或在地方,并非完全都是目前的“习近平王岐山体制”单独说了算数,当党国中央的压制或者内部斗争过于剧烈的时候,反而导致不满习王的势力另外重新集结,回过头来挑战习王过渡到十九大之后的计画?我觉得这不无可能,十七大就是一个很好的前车之鉴,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在胡锦涛之后的权力安排当中,原来属意的是李克强,但习近平当时在江泽民派和红二代太子党的集结之下,异军突起,被拱了出来,在十七大拦截了李克强的江山,这样一个历史会不会在习近平自己身上重演,我觉得很难说,所以如果他持续这样一个高压,在离十九大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觉得政治上可能还会有更大的震荡、更剧烈的变化,后面还有好戏连台可以看。

盖,要挑战习近平的最具有正当性的主张,其实就是政治改革。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或者社会改革,现今都面临最后的一个瓶颈,就是政治体制得改革,如何让这个政府的决策透明,然后能够让国家的价值分配更加公平,必须要能昭公信,得到人民的信任,所以权力的来源与权力的运作都一定要得到人民的授权或同意,只要有人愿意在制度问题上,尝试进一步推动,我相信马上就可以赢得中国内部民间或是来自于国际社会的高度期待,甚至进一步的赞扬或者支持,这个都会有助于在今天习、王避谈政治体制改革或避谈人权等等议题的局面中打开缺口,掌权者的权力地位马上就会受到挑战。所以我觉得十九大的权力竞争其实有一个战略的高地,就是政治体制改革。

如果说现在习近平是在一个死亡列车不转向,继续地往前奔驰的话,那我相信它的言论管控会越来越紧缩,除非现在那个掌权者愿意松手,否则接下来的政治斗争必然会越加激烈,掌权者脑中想的,都是怎样去防止竞争对手利用网路或者利用媒体来营造一种声势,营造一种对抗的主张。如果他们没有能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竞争规则,在这种情况之下,显然会进入一种零和的斗争,掌权者对于言论的控制会更加严密,除非有一种例外,就是主导言论的部门——中共中央文化宣传部有其他的想法,有意地在某些议题上松手,透过这种方式让舆论来挑战习近平,除非是有这种内部矛盾出现,否则我认为言论的管控在十九大之前不会松手的。

(本文为作者接受中央广播电台专访内容)

文章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43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