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真正的民主义士

Share on Google+

——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民主世界给予铁幕下的民主义士的政治庇护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我们民运同道,有责任大力促成他们获得这样的权利。可是在铁幕下煎熬了多少年的陈荣利先生,却久久等待着这样的庇护权。至今还滞留在台湾。据说他有可能被遣返大陆。昨天我接到朋友转来的身居台湾的荣利先生的电话获悉,他苦闷彷徨。

我认识荣利先生是在南京东郊的江苏省龙潭监狱,那是我监狱生活的第七个年头——1998年的深秋,监狱举办书市,荣利是水泥厂二中队的,他的同案孟建波是四中队的,而我则是三中队的。书市设在水四的大饭厅。尽管书的价格非常昂贵,一般文集几百元一套,一本普通的书籍几十元,这些文集和书籍都是监狱外面的世界,卖不动的,后来我们刑满才知道在特价书店,这类书一般才5-10元一本。但是我们却因此可以看到两种渴望已久的朋友——书籍和同道。

这次书市上,我认识了两个不简单的人物。一个是真正的学贯中西的思想家辜鸿铭,一个就是坚毅忠实的民主战士陈荣利先生。经过孟建波的介绍,我们在前后左右都是警方的灰色耳目的监视下,短暂地交谈了一会,好在书市的花花绿绿的书籍,转移了那些灰色耳目的注意力,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尽量谈些知心话。那些话都是警方所绝对不愿意闻知的。

荣利先生自八九。六四之后,一直和他的同道们致力于大陆的民主化事业。他们秘密操作得法,组成的中国民主党存在了四年左右,这四年里,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企业,积累了几十万人民币,赢得了很多朋友。这样的活动成果,在大陆一般是很难做到的。而在这些秘密运作和悄悄生存的道路上,凝聚了荣利先生以及他的道友们很多心血。

荣利先生是机敏的坚毅的有抱负的。

他的民主信念是非常坚固的,我们在龙潭监狱的几个政治犯,只有他和我两个人没有获得减刑。我们秘密的交流中,一致认为,减刑是罪人的待遇,我们不是罪人,因此,我们不能接受罪人的待遇。要么无条件释放,要么继续关押到期满。我们已经许身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事业,就需要义无返顾,排除所有的胆怯和犹豫,抛弃任何形式的畏首畏尾。

他是机敏的。据说当年他们的组织,负责和香港以及其他外界的联络工作,就是由他负责的。在他自己的经商之中,作为南京航天航空大学毕业生的他,展示出非同一般的实践才干。

遇到事情也是非常机敏的。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求减刑。心中想到的只是民主化的事业。在龙潭监狱由于他的坚定的民主信念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受到的挤压和屈辱最多。

现在,他奔向民主世界,一定是企图继续推动我们中华的民主化事业。八年的监狱生活,没有麻木他,吓倒他,相反他积极地继续寻找推动民主化事业的途径和办法。我们在大陆的很多朋友,对他能够获得庇护权一事,抱有很多期待,期待他自己的安全,期待他能够为我们打开一条国际通道,让我们能够很顺利的不受制约地和民主国际的力量接轨。

中华民国的政要们,美国的爱民主的华侨们,我们的民运朋友们,难道荣利先生这样的民主义士,没有资格获得政治庇护权吗?我们急切地敦劝你们,尽快让他和燕鹏先生等获得民主世界的政治庇护权,以便民运拥有强大的世界保护的声誉不受到损害,以便我们的义士们不要因为遣返而再次受到极端地损害人身心的政治迫害!

杨天水

Local Mobile:86-25-83931637
E-mail:alextyy@hotmail.com
alextyy@yahoo.com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3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