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利尔·赛迪:向权贵……以及我们所有人说真话

Share on Google+

July 14, 2017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萨利尔·赛迪(Salil Shetty)撰写

刘晓波_LIU_Xiaobo

“你认为中国政府现在会释放他吗?”12月在奥斯陆一个寒风刺骨的晚上,大家反复提出同一问题。我当时刚出席完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得奖者是被囚的人权倡议者、文学批评家以及中国政府的眼中钉刘晓波。

中国政府斥责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是一场“政治闹剧”,但颁奖典礼却以感人的方式向最简单的真理,即言论不是罪,表达敬意。正如刘晓波之前一年给法院递交的陈述书上说,“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但他最后却被法院判处11年有期徒刑。

当时,我看见世界各地的人为刘晓波所显示的勇气表示敬意,在感到振奋之余,我也知道真正的抗争才刚刚开始,国际社会施加的压力能否足以左右中国政府从而让当局释放刘晓波?

又或者至少让他离开正在服刑的中国东北监狱,脱离牢狱生涯,转而受到某种形式的软禁?在那里,他可以跟妻子刘霞在一起,由自己所选择的医生提供治疗。

刘晓波清楚知道自己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但一生之中从未动摇,坚持向权贵说真话。为此,他将会继续激励全球千百万争取人权的人,让他们和其他人可以行使基本自由:发言、讨论、批评、为不公大声疾呼以及追究当权者责任的权利。

1989年是刘晓波的重要转折时刻。他从美国回到北京,在支持民主的运动中担当至关重要的角色,却为此而被囚两年。正如他之后所说:“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1996至1999年期间,他再度失去自由,被处以劳动教养。之后,他一直在北京家中被公安监视。

然而,他一直没有被当局吓倒,继续执笔撰写文章严厉批评中国的政治制度与人权记录,文笔尖刻,且充满批判性。由于担心当局不让他回国,因此谢绝了所有出国的机会。

2008年末,刘晓波应朋友的邀请,参与起草现名为《零八宪章》的宣言,呼吁中国推行政治改革。《宪章》的首批签署者包括知名学者与退休官员,但这触动了中国政府的神经。当年夏天,中国成功举办了奥运会,当时中国政府承诺改善人权。当局决定重罚刘晓波,以儆效尤,认为此举不会招致国际社会太多批评。

刘晓波最初于2008年12月被羁押,在庭审前被关了一年,并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11年,判刑是当时法院就该罪名判处的最重刑罚。

至于有关诺贝尔和平奖会否令中国政府纠正过往所犯的严重不公这一问题,现在我们终于知道答案。当局不但没有把握机会公开显示自己遵守法治,反而全力对刘晓波的案件实施信息封锁,行径令人感到可耻又羞愧。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本身是一名诗人及活动人士,受到当局软禁。中国政府也禁止刘晓波的律师采取任何行动,以求让他获释;并拒绝所有外交官与国际观察员提出到监狱探访他的要求;更在受到严厉审查的互联网上删去一切与他有关的信息,让中国公民无法查阅有关资料。

然而,直至他因罹患晚期肝癌被转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中国政府才展现真正的残酷本色与报复心,通过不准他前往海外接受治疗,当局实际上加促他步向死亡。两名外国专家曾于7月初获准短暂探访他并为他诊断,认为他可以而且应该被容许出国,但当局无视二人的意见。

如今,除非世界各地的人团结起来,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对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迫害并允许她自由出国,否则她有可能在软禁中度过余生,几近完全与外界隔绝。

历史对北京的评价绝不会宽容,毕竟只有1938年死于纳粹德国的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i)是在囚期间丧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外国政府也对此负有责任。它们在保护人权时,因经济利益受到威胁而态度飘忽,此举无疑令北京态度更加强硬,不肯妥协。

到头来,我们所有人都要为刘晓波的悲惨命运负上一定责任,这也是我们在追悼这位人权巨人的同时,必须谨记的严酷教训。

-完-

文章来源:国际特赦

阅读次数:71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