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中国病

Share on Google+

病人经中国父母以「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为最高原则,后来有识之士告诫天下父母要教子成人,一字之差前者是几千年強迫性病态教育观,后者教子成人观是开放式普世心态。面对你的孩子首先你得是一个正常的父亲或母亲,一个素怀远大理想的父母,首先要学会正常自己,那就是「教子成人」。如果所有中国父母或多数中囯父母「教子成人」,这个民族的全面复兴才会开始。

再说爱国本是人的正常情感,但在中国无论个人还是团体一旦和爱国扯上不是变态就是走在变态的路上。这世界沒哪个国家爱国会爱的这么狭窄自闭这么急火攻心这么拒绝人间好事,泱泱环宇能把爱国一词爱成主义的,偌大的星球独此一家。

当下中国常把「正能量」挂在嘴上的一定不正常,且不说上下几千年纵橫数万里从不见哪个圣人先贤鼓吹「正能量」,本酒葫芦自以为饱读中外诗书却从不见哪位文艺大家因书写「正能量」而万世留芳,也不见哪部经世名著因提供了多少「正能量」从而正成千古绝唱,更不见哪个世界级艺术大奖视「正能量」三字为唯一或唯二哪怕唯三唯四直至唯七唯八为获奖标准的。

中国人是不是病了,经本酒葫芦望闻问切答案是确诊的。若鲁迅再世我们的世界会不会写出「论正能量及爱国的中国主义」,若柏杨还魂会不会写出「丑陋的中囯爱国主义」,同样经本酒葫芦望闻问切,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看来中国人的确病了,前两千年得了老子天下第一病,近一百八十年得了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病,上三十年得的是唯有主义高勒紧裤带解放全人类病,下三十年得的是爱国花痴病和正能量彻夜溃疡病。

未来三十或五十年我们的国人会得何病,中国人一定不会得自由民主相思病,因为多数国人懒得自由也不屑民主。我想未来中国差不多会得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癲疯症——那是一定的。

2018-01-12午后悉尼

阅读次数:88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