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1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李体制”被习近平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已经介绍了如今大树特树习近平绝对权威的中共政权无疑已经下达了“独尊习核心”的宣传方针。于是,国务院总理明明是全国人大会议根据国家主席提名用选票决定出来的,国家主席只不过是以“主席令”的形式将人大会议的“决定”宣布出去而已。但官方媒体的相关新闻报道在标题上就略去全体人大代表投票“决定”的关键,故意给读者一个印象:李克强这个国务院总理是由习近平直接任命。除了刻意彰显习近平对李克强的生杀予夺之权,也是为了彻底破除外界长期以来一直都把国务院总理看成中共最高领导层“二把手”的迷思。用他习近平再熟悉不过的红卫兵语言形容,就是要把所谓的“习李体制”的提法“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习李体制”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习王体制”的说法如今已经甚嚣尘上。笔者刚刚从“博讯”读到一篇《习王体制下的中国将会走向何方?》,说是“第一,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分工。习近平将总揽全局,重点主管党务和军务,王岐山主管国务院、监察委和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是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第二,习近平、王岐山将把中国引向何方?他们将把中国引向新极权主义或者称之为红色帝国之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就是一个党(中共)、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核心(习核心)、一个思想(习近平思想)、一个统治(党领导一切)和一个目的(保护红色江山)。第三,习王体制形成后,他们要做八件大事。一是,扫黑除恶运动持续化。二是,利用监察委员会打击官员,满足老百姓仇官心理和维护政权未定,同时又清除政治异己。三是,开展新的反右运动,迫害知识分子。四是,对律师队伍进行政治清洗,铲除维权律师群体存在的基础。五是,在国际舞台上推行大国外交和”一带一路“战略,扮演国际领袖的角色。六是强化对香港的管控,取消香港一国两制。七是,解决台湾问题。八是,对新疆、西藏少数民族实行种族歧视和文化灭绝政策。

依笔者之见,习近平无论再怎么过分,也还不至于在内部直接宣布由王歧山主管国务院、监察委和最高法院还有最高检察院,更何况上文中所开列的机构至少还缺了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但是,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到底应该是“王老二”还是“王老八”,这绝对是一个再重大不过的原则问题。重大到了习近平是否真是把共产党中央政权的传统体制彻底摧毁或者说完全颠覆的程度。

多维新闻网刊登的《习王配再现中共政坛政治犒赏还是权力新局》一文分析说:自王岐山将重返政坛并有望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报道了出现后,各路媒体开启了不计其数的职务匹配解读。当然,这些解读都有其自身逻辑和道理。一方面,在习近平上台执政的第一个五年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共反腐这一决定命运的关键事务上给习以莫大的支持。数据显示,王主掌中纪委五年时间里,因贪腐而落马的中共高官比以往历届中纪委书记任上都多。因而论功行赏,王被授予国家副主席这一荣誉职务。这一职务用于论功行赏,在中共历史上不乏先例……

把国家主席做为一个荣誉职务的前提,就是那个被荣誉者一定是“局外人”,笔者这里所说的“局外人”的“局”是政治局的“局”。

多维文章中所说的“先例”,最典型的当然是邓小平犒赏的王震。邓小平女儿邓毛毛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怀念王震的文章把邓小平为什么会政治犒赏王震的原因介绍得非常直白。当年,王震在一九八五年退出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转任中顾委副主任,继而在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上也退出中顾委之后,于次年三月召开的第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被邓小平安排了一届国家副主席,同时接替李先念国家主席职务的是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杨尚昆。

因为十三大的召开标志着中共党内元老垂帘听政的开始,所以那段时间的中共党内排名与现在的党内排名不好类比,所以也谈不上当时的王震到底算老几的问题。

而到了王震把国家副主席的名誉职位交到荣毅仁手中,换取荣毅仁把整个中信公司的领导权拱手让给王震的长子王军之后,因为当时的元老政治已经宣告结束,中共政体已经恢复了党、军、国三个一把手一人身兼的毛式体制,所以仍然和王震一样被内部定级为“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的荣毅仁就排名老八,排在他前面的是分别兼任着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长、全国政协主席等职务的七个在任政治局常委。

当然,当时的“荣老八”不过是身份和地位上的“老八”,从决策层的角度他老几都不算,因为他根本就不参与决策。

从荣毅仁交班胡锦涛之后,再到曾庆红和习近平,因为都是以党内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国家副主席,所以他们当时在公开场合的被排名就是他们在当届政治局常委会内的排名。因为那三届政治局常委会内的排序都是总书记排第一,总理排第二,人大委员长排第三,政协主席排第四,所以如果一定要问问当时的那连续三届国家副主席在中共政坛里算老几的话,正确的回答是算老五!

到了习近平接班胡锦涛之后,出人预料地没有把国家副主席职务交给在同届政治局常委会里排老五的刘云山,而是交给了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没有继任书记处书记,只连任了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李源潮。

因为在五年前的十八大召开之后到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早已经流传出了李源潮会出任国家副主席的消息,所以包括笔者本人在内的许多外界评论人士都猜测过李源潮会象过去的国家副主席一样,享受正国级待遇,党内排名仅次于七名政治局常委。

但日后发生的事实证明,从十二届人大到如今十三届人大的这五年时间里,习近平完全把国家副主席当成了一个打发李源潮的闲差,从级别上也是把那一届国家副主席降成为副国级。他李源潮在这五年里的党内排名根本不存在一个到底算老几的问题,因为有公开场合需要开列领导人名单时,他李源潮和其他所有在位政治局委员一样不是按具体职务高低或者资格新老,而是是按姓氏笔划排座次的。

现如今,王歧山是以退位政治局常委身份出任国家副主席的,所以他在日后所有与一票中共中央领导人集体出场的时间被排名第八是理所当然的。即使他这一次没有重返政坛出任国家副主席,一旦有党内元老和在任中央领导人集体露面的场合,他王歧山的名字也是要和其他众位政治局常委或者总书记位置上退休的元老们一样,统统排在在位政治局常委之后,所有在位政治局委员之前的。

前述多维的分析文章说:(外界的)理解和分析,无论是将中国国家副主席视为虚职还是实职,都没有能跳出国家副主席这一具体职务,来看待王岐山重返政坛这一超常规政治事件。而相对来讲,重要的不是王获得什么样的具体任命,重要的是王重返中共核心政治决策圈并深度参与中共政治与权力布局……。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分析下去的话,那么王歧山如今所谓的“重返政坛”不但不是什么政治犒赏,而是百分之百的以唯一的国家副主席之名,行唯一的党中央副总书记之实了。如此一来,政治局常委会岂不是形同虚设了?

回想以往,即使是毛泽东时代疯狂到“文革”时期,决策层内的二把手也从来没有的被一个“局”外人,也就是连政治局委员甚至是中央委员都不是的人扮演过。他毛泽东当年决定要把邓小平召回去恢复国务院副总理职务时,邓小平已经在党的十大上恢复了中央委员。继而毛泽东召集党内要员谈及要把邓小平安排担任军委领导职务时,特别说了小平现在不是政治局委员,要等二中全会追认。于是在一九七五年一月的十届二中全会上增选邓小平为党的副主席。

当然,未来五年的中共政权肯定还会是常委会照开,政治局会照有,但如果是王歧山被内定参与政治局常委会的核心决策的话,无法想象他在这个场合里的实际地位是老八。也就是说,只要他习近平让王歧山以一个普通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国家副主席的身份进入党中央的决策层,他就一定是事实上王老二而不是王老八。

下篇文章里,笔者会在本文所分析的王副主席到底是王老二还是王老八的基础上,推测和分析连个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副主席无论在未来的中共政坛里算老几,如今的这种安排到底是习近平从筹备十九大开始的蓄谋已久,还是十九大之后的临起意。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