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0 二大爷 二大爷art

《叶问4》还没有出来,大杀四方的咏春拳就被人干趴下了。30秒不到,二流综合格斗选手、打假专业户徐晓冬就打得咏春拳师丁浩皮开肉绽,不忍直视。虽然咏春貌似比太极多打了几秒——但可惜也就是几秒。

徐某人确实招人恨——继佛山黄飞鸿后,也就是咏春叶问这个神话还能靠影视、靠拳馆继续圈钱,这下又砸了多少拳师的饭碗。那些所谓的八卦掌、形意拳、内家拳、通背拳、迷踪拳……即便是全部登上擂台,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

在国人的逻辑世界里不讲逻辑的神话最吃香——比如冠绝天下的中华武术。国家体育局认证过的传统武术,多达129种。连无处烧钱的马云同学,也要来一部玄之又玄的《功守道》来为国粹背书——虽然跟他穿上军装唱红歌一样让人啼笑皆非。

无需专业训练,但一定要有世外高人;不用规则竞技,但必须得是快意恩仇;可无正常人性,但不能缺少爱国情怀。除了那些热血沸腾的虽远必诛,恐怕就是飞来飞去背离一切物理定律的神功最能让我们扬眉吐气了。虽然至今连个拿得上台面的国际统一赛事都没有。但不要紧,别人牛逼的标准都不如我的。你有金腰带,我有铁布衫;你有竞技场,我有光明顶;你有实战规则,我有门派传承;你有光明正大……那对不起,我有秘而不宣。

武术这种本应该称之为“舞术”的健身神话,能够成为一个民族百年的鸡血,得益于国人最擅长的本事之一,就是虚构一个敌人,不,是一堆敌人,然后击垮他们证明自己。

比如那个在“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的音乐中出场过无数次的俄国大力士。莫名其妙的从四面八方而来,然后被黄飞鸿、霍元甲、李小龙、叶问……甚至中国近代特种兵干一顿。这个倒霉的俄国佬在横跨百年的各种场景中无一例外的先赢后输,一次又一次的成就了中国人咸鱼翻身的自信。

这种神奇的例子还有那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挂在中国人头上的“东亚病夫”的牌匾。你不知道它的出处到底在哪里,但你一定知道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陈真这样并不存在的英雄一个漂亮的飞腿踢得粉身碎骨,然后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这种虚构故事的登峰造极之作,无疑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个谣言。你真的很难揣摩,一个民族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构建一个侮辱自己的谣言,来获得源源不断的仇恨的动力。他恨的不是自己文明的破败,科学的落后,制度的野蛮,见识的短浅,他恨的只是那些用虚假的历史源源不断制造出来的假想敌。

要战胜这样的假想敌,不是依靠文明的进步……而是依靠一个又一个的神话。好莱坞通过电影输出价值观,我们通过电影输出自撸的神话。

而真正的敌人,恰恰是那个一直拖着辫子不知道现代文明为何物的自己。

细究起来有些国人的思维线条跟精神分裂患者是差不多的。比如一方面也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种认知,但是另一方面又认为中国“舞术”博大精深,不能跟国外拳击、综合格斗之类的相提并论,你有力量,我有内功;比如我们也有对“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专业训练的推崇,但又天真的认为“高手在民间”,在终南山的某个角落里面躲着不为人知的绝世神话,没有横扫天下只是因为不出山而已;再比如我们教育孩子“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但又相信存在某天突然打通“任督二脉”,突然拥有绝世舞功的可能……

这种自相矛盾,乱搅浆糊的本事,在古代,叫做中庸,在现代,美其名曰辩证法。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有一套科学实证程序来预测、验证、解释我们所面临的问题。而不是我说行就是行。不仅如此,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对应的共识和准则。你说你的科学研究很牛逼,拿出可重复的实验过程和结果;你说你的武功独步江湖,制定好规则,上拳台在电视转播中一决高下……

但我们经常见到的情况是什么呢——规则有利于自己,就承认规则,规则不利于自己,就说规则有歧视,不利于发挥,你要按我的规则来……

武术没有挤进奥运会项目,甚至连表演项目都进不去,曾经让很多中国人难以释怀。连它瞧不上的徒子徒孙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等都挤进了国际比赛的大舞台,凭啥不承认我们的国粹啊,你们这些使绊子的反对势力啊。

徐晓冬不断的武术打假猛然让人惊醒。这就是你们家的舞术。无论它吹嘘自己怎么以柔克刚百步穿杨,都在一顿老拳之下被扒下了底裤。它本来就是“一套神秘主义话语包装下的传统健身操与传统哲学的杂糅”,应该跟广场舞的大妈们忝列在一起,跟户外运动,体育拉拉队们讨论强身健体的路子,却偏要自取其辱的挂着武学的招牌。它除了充斥着几百年来不断添砖加瓦、添油加醋的谎言和神话,除了在电影中靠特技和威亚来证明自己的神奇外,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干货。

你被人瞧不起,不是因为高深得不为人知,而是因为本身就是个谎言。你可以骗很多的傻子,但这个世界不全是傻子啊。

其实这样的骗局,不需要作太多深入的了解,仅仅需要一个正常心智的人依靠常识的推理就能破题。如果你还记得几万号称刀枪不入义和团65天打不下只有400个士兵看守的东交民巷;记得五十年代那场轰动澳门的武术大师对决变成村妇一般的王八拳拉扯;记得八十年代横扫赵县的气功大师们狼狈收场……

欺世盗名的反智浆糊能够上升到传统文化的层次,反复碾压一个民族的智商,这是为什么?

其实一个民族的奋发和崛起,既不需要神人,也不需要神功。只需要对常识的认知和坚守。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抱残守缺,终要仆街。

日本人把被美国炮舰敲开国门被迫签订了一系列所谓的“不平等条约”的事件称之为“黑船来航”,对应于中国的“鸦片战争”。不同的是,日本人对于“黑船来航”甚为感激,认为这是唤醒日本步入现代文明的肇始。而中国人则把“鸦片战争”当做挥之不去的屈辱记忆,为了抹去这样的记忆,不惜把林则徐这样的庸才抬上民族英雄的神坛,把义和团这样的邪教团伙当做反抗入侵的象征,把霍元甲和俄国大力士这样的子虚乌有的神话当做强国意淫的根据。

1856年,原本对天平天国抱有极大希望的英国外交家密迪乐(Thomas Taylor Meadows),在见证了太平天国的倒行逆施、目睹“凌迟”酷刑后,失望至极,写成《中国人及其叛乱》一书,他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现代科技,而是基础文明。”

对比21世纪的中国,这句160多年前的话依然能刺痛我们。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原作2017/5/18,2018/3/20修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