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1 华尔街见闻

我有一个朋友,从来不给人扫码授权,他说怕泄露信息。

我就在想,我不怕,反正我又没钱。

仔细想想,你的个人信息,能拿来干嘛呢?

把你的电话住址卖给保险推销、房产中介、高仿XX之类的商户,让你收到各种烦不胜烦的骚扰电话和信件?

或者把关键信息卖给那些存心要抹黑你的人,败坏个人声誉?

歹毒点的,把你的银行账户和家庭或社交资料倒卖给专业诈骗团伙,造成财产损失?

…….

本文中还有更厉害的——

通过钻平台政策的空子获取到无数的用户个人信息,

分析出他们的喜好,有针对性地对用户进行洗脑性的引导,

从而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选举进程。

来源:花街花事(ID:huajiehuashi),文中观点不代表见闻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

Facebook数据泄露的丑闻,让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浮出水面。这家公司正是facebook泄露的5000万用户信息的“得益者”。 纽约时报在3月20日的报道中称,该公司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选举团队雇佣,通过其获取的超过5000万个Facebook用户(大概是Facebook整个北美地区活跃用户的三分之一)的私人信息,提供工具辨别这些用户的性格,从而推送广告影响这些美国选举人的行为。

20日,英国媒体“第四频道”通过暗访的方式,揭露了这家号称能“玩弄国家于股掌之间”的公司,是如何影响美国政治选举的。

1

曾受雇于特朗普竞选团队,也曾为英国脱欧推波助澜,号称已在中国展开业务

在3月20日播出的最新片段中,“第四频道”记者以咨询业务的名义,多次与“剑桥分析”的工作人员在伦敦的酒店会面。剑桥分析的工作人员在隐藏的镜头下,详述了他们如何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

第四频道暗访剑桥分析视频截图

“剑桥分析”创始人、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在会面中透露,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他与特朗普会面了很多次,剑桥分析帮助特朗普团队进行了“所有的调查、数据、市场定位”,全权负责特朗普的网络和电视竞选活动。

剑桥分析CEO亚历山大·尼克斯

亚历山大声称,发布的内容不一定是真实的,但一定要能够激发人们强烈的情感。“在竞选活动中以事实去与人竞争是没用的,因为胜败仅关乎情绪。很多政客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竞选的关键在于与人辩论,而没有关注情感的问题。”

他还分享了颇为得意的一个成功案例:在特朗普大选期间,反对希拉里的选民发起了“打败狡诈的希拉里”(Defeat Crooked Hillary)运动,当时有些组织喊出口号“如果你袖手旁观,希拉里赢了,你就输了”。这一话题很长时间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搜,获得上百万次的搜索和点击,实际上背后是“剑桥分析”的运作。

亚历山大强调,“剑桥分析”的一系列运作是不可追踪的,没人能够在网上将这一系列运作的痕迹与他们联系在一起。

“有的时候你可以利用代理机构,譬如慈善组织、一些激进分子群体,我们就是这样干的。给他们素材,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信息推进网络的血液中,然后去看着它不断发酵壮大,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地施加一些小的推动。一段时间后就看着它成型了,这种内容渗透进网络社区并扩大,这样就找不到根源、无法追踪到了。”

“没人知道我们有这个账号,同时我们给ProtonMail发的邮件都设置了自动销毁的时间,所以你发出去,邮件被阅读两小时后,它们就消失了。没有证据,没有任何痕迹。”

2

谁的公司

剑桥分析为一家私营公司,为选举过程提供数据采集、分析和战略传播。华盛顿邮报称,剑桥分析于2013年创立,2014年参与了44场美国政治竞选。据官网介绍,剑桥分析在24个不同国家和地区拥有分部。

创始人罗伯特·墨瑟(Robert Mercer)曾是一位在AI方面颇有研究的计算机科学家,后来与数学家詹姆斯·西门子联合创立了名动一时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文艺复兴科技公司。

罗伯特·墨瑟

在科技界金融界风生水起的同时,墨瑟对政治博弈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作为共和党的忠实簇拥,他曾持续为共和党捐助了数额不小的运作资金,另外也一直在想方设法让手头的资源为自己的政治主张服务。

在这点上,罗伯特·墨瑟与他的好盟友——时任极右翼新闻网站Breitbart总裁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 对,就是之前川普的那个幕僚,史蒂夫班农。

当时,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

媒体运作经验相当老辣的班农向他提出建议说,

要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最大化发挥影响力,在现在其实很简单。社交媒体是个极好的平台。

我们可以利用现有的数据分析技术,针对每一个不同的人,投放各种政治宣传内容,从而潜移默化地影响每个人的大脑。 这样我们就可以慢慢引导他们去投我们想要他们投的人。 从而一点点改变美国的政治版图。

而班农所谓的“数据分析技术”,指的就是当时剑桥大学正在研究的一套性格计算系统。

史蒂夫·班农

2013年前后,罗伯特·墨瑟兴致勃勃地找到了剑桥大学,提出要在此方面进行合作交流。但或许是罗伯特·墨瑟在谈话中透露了过多的政治动机,剑桥大学最终拒绝了他的请求。

不甘心的罗伯特·墨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四处辗转寻人,不久后便私下接洽到一位参与过系统开发的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Aleksandr Kogan。

Aleksandr Kogan。

这人的背景也是real复杂……

他出生在东欧,在俄罗斯生活过很长时间,后来移居美国,有美俄双重国籍。

据媒体挖到的料声称,他曾在圣彼得堡大学也当过老师,还拿过俄罗斯政府的资助做数据分析研究。但到了美国之后,他却在简历上刻意隐瞒了这段经历。

总之,Aleksandr Kogan在洽谈后表示愿意向罗伯特·墨瑟提供部分技术支持。

有了学术上的支持,又有了富豪罗伯特·墨瑟出资1500万美元。他们聘请营销分析师亚历山大·尼克担任总裁,班农担任副总裁。至此,剑桥分析公司正式成立。

很多知名大型公司都是剑桥分析的客户,包括万事达卡、纽约洋基队、美国军队的参谋长联席会议等。现在该公司已将业务拓展到了巴西、中国和澳大利亚。在中国的业务处于刚起步的阶段,不是在政治领域。

3

百万美元买来Facebook5000千万用户数据

在跟facebook协商“商业合作”买数据未果后,Aleksandr Koga在2014年牵头开发出了一款名叫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Facebook第三方小程序。

就像之前开心农场一样,facebook就是运行在facebook平台的一些第三方的小程序软件。

这款程序主打噱头是“测性格,领奖金”,你参加一些性格测试题,我们告诉你跟XXX的性格吻合度是%多少哦。 (是不是有很多似曾相识的感觉?)

更关键的是,你还可以拿到钱!!

是的,乍看上去只是个娱乐性质的性格测试,内容问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测试问题。

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他们还为每个完成测试的用户提供5美元的“红包”。每人5块钱,要通过这小程序搞到5000万用户的信息,也得花太多钱了吧?而且这也没法保证能有5000万用户都参与进来啊?!

确实,他们并不需要5000万用户全都参与进来,也根本没有花那么多钱。

因为他们钻了一个第三方授权的空子——Facebook用户在做性格测试之前,首先需要把部分Facebook信息授权给这个第三方程序。

你想做这个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测试并领取那5美元,就得把自己的一些信息授权出去,

类似国内这种

这其中不仅包括你的头像昵称,还有——好友列表和好友的一些状态信息!

为了得到这5美元,你不但自己做了测试,还把自己的所有好友关系交给了对方,自己的好友关系交给对方就算了,还有可能把你能看到的一些好友状态也一起给了对方。

他们不但想要你的微信头像,名称,还想要你的好友列表,还要得到你的所有朋友圈,看你朋友圈里的好友都贴了啥信息,分享了啥信息… 这样不但你,你好友的喜好也暴露了。

事后统计表明,剑桥分析通过这款小程序只获取到了大约32万名用户的授权,

但这32万名用户在知情或不知情的前提下,把自己的好友列表和好友信息也授权给了小程序。

剑桥分析正是通过抓取这32万名“种子用户”以及他们Facebook好友的信息,一个滚一样的进行裂变,最终获得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

最重要的数据到手之后,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剑桥分析先为最初参与测试的用户建立起精准的心理侧写数据库,通过对比他们的回答和个人资料信息,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算法模型,再利用剩下的好友数据,模拟预测其他用户的行为模式和个人倾向。

然后就是最后一步——针对不同的群体进行个性化定制的精准宣传和洗脑…..

那些摇摆不定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投谁的中间选民,就通过广告系统给他们推送一些立场偏向极强的新闻甚至捏造出来的一些假新闻。 潜移默化地让他们向自己想要他们投票的方向靠拢。

(你不知道投川普还是投希拉里? 我就投放一些希拉里的负面到你的时间线里。 慢慢让你觉得希拉里是个讨厌的人)

而那些容易被煽动起来的网民,(比如经常对各种阴谋论点赞的网友)。 他们就就推送各种耸人听闻、容易激起强烈情绪的标题党内容。

(进而激发他们的对立情绪,而支持其中一方。 也就是公司想让他们支持的一方)

那些相对理性的网民,需要把内容经过包装美化,显得高深一些再进行推送;

还有那些虽然支持自己阵营,但并不太愿意出门投票或者掏腰包捐款的,就再强调一下当下形势的严峻(例如对手上台的惨痛后果之类),从而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总的概括来说就是,

通过窃取这些用户资料,我们已经知道你比较容易受哪些内容的影响,所以我们现在就用这样的内容来轰炸你,让你不知不觉跟着我们走。

我们都已经知道,在一些关键性的摇摆州里,川普以一些微弱的优势取得了胜利,近而拿下了几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 而最终获得了大选的胜利。

至于这套精准投放的政治宣传机制起了多大作用,如今的我们已经不好评估。

毕竟川普已经当上了总统,这家公司的副总裁班农,在后来当过一段时间川普的顾问,又仓皇被炒。

但这次的曝光,它的存在,依然引起了世界范围的波澜。

4

利用金钱、美色整在任官员黑材料

暗访视频中,剑桥分析公司人员暗示,可以用权色交易笼络官员。

Mark Turnbull在视频中对目前行业内的情报搜集工作概括称,有很多情报搜集组织,他们搜集情报时都非常谨慎。他认识一些曾经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工作的人,他们现在都在这些私人组织工作。“他们会找出调查对象各种不为人所知的秘密,静悄悄地、谨慎地,然后给你一份报告。而且不能让任何人认为这是政治宣传手段,因为一旦你觉得这是政治宣传手段,你立马就会问,谁把这事情放出来的?所以我们的手段必须非常微妙。”

一名剑桥分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他们不仅仅是挖黑料,也可能会直接去找在任官员,给他们一份“大礼”,确保这一过程都被录下来了,这些策略都非常有效,“突然之间,你就有了他们搞腐败的视频证据,你把视频传到网上。”

一般他们会让熟悉的人去干这些事,比如会让一个有钱的开发商来扮演有钱的开发商,他们会给候选人一大笔钱,说要资助他的竞选,以此交换一片土地,“我们会将整个过程录下来,把我们人的脸马赛克掉,然后把视频传到网上。我们还可以派一些姑娘去候选人家里。”

当记者确认姑娘的身份时,这名剑桥分析公司的负责人又说,这只是他们的一些想法,“我只是说,我们可能会带一些乌克兰姑娘一起度假,很漂亮而且很好使,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告诉你什么可以做,做过什么而已。听起来很可怕,但这些事情并不一定非要是真的,只要有人相信就行。”

除此之外,这名剑桥分析公司的负责人还介绍了别的手段,比如通常会建立一些假的ID和网站,然后我以学生的名义做些调研项目,或者成为导游等。

这名剑桥分析公司的负责人称,他们使用过不同的组织,比如英国和以色列的公司,来运作非常成功的项目,此前在东欧国家,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那,“我们就是进入那些国家,调研好了之后出来,然后生产出非常好的材料。”

5

黑历史:CEO亚历山大拥有操控世界的能力

除了帮助特朗普登上总统宝座,2014年5月他利用大数据工具,对乌克兰民众实施心理干预,让丑闻不断的亿万富翁波罗申科,以54.7%的得票率当选乌克兰新总统。

一年之后,他又用同样的方法,干扰尼泊尔国民的精神意志,帮助尼泊尔王室成功镇压了叛乱…

后记:

而目前,Facebook方面并没有承认这次事件属于“数据泄露”,扎克伯格本人也没有发出任何声明。

他们表示,2014年时他们就曾检测到了那款小程序大量获取用户数据的异常行为,并在2015年对其进行了下架处理,并无深究。事情出来后也仅是封掉了Aleksandr Kogan、剑桥分析公司的账号,不允许他们在平台上有进一步的行动,并聘请了审计公司对剑桥分析进行全面审计。除此之外并无任何补救措施。

该事件曝光后,Facebook遭到了用户、业界和监管者的强烈指责。受此影响,Facebook股价在周一一度下挫5.2%,报于每股175.41美元,将今年积累的股价增长全部让出。

周二,在曝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将对该事件展开调查后,Facebook股价再度下跌2.6%,收于每股168.15美元。Facebook的市值从上周五收盘时的5377亿美元,降到了目前4887亿美元,蒸发约490亿。

而剑桥分析也认为这些数据是通过正当途径获得,自己并无过错。

看到这不禁一阵恶寒…数据安全和人心原来竟是这么容易操控的一件事。Amal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在手机京东上看摩腾的排球,然后用电脑上淘宝首页就给我推送世达的排球。问号脸?? 难道是他俩用得是一样的外包数据分析承包商,要么就是中出搜狗输入法?谁能给我解答一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