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3 中国诗歌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22日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前对媒体说,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中国商务部此前表示,中方绝不会坐视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必将采取所有必要措施,坚决捍卫自身合法权益。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关于美301调查结果的声明

shengm

目前中美贸易关系面临着巨大困难和严峻考验。但是中美诗歌一直互相影响,有着很深厚的关系。著名学者赵毅衡在《远游的诗神》一书中写到,“中国古典诗歌对美国现代诗的影响,是中国文化西传产生的重要成果之一,是中西比较文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在美国现代诗的发轫期,即新诗运动中,这种影响已明确表现出来。它导致了,至少是促进了美国现代诗一些重要特征之形成。”

中美

下面就介绍几位深受中国诗歌影响的美国现代诗人:

埃兹拉·庞德

埃兹拉·庞德(1885-1972)是美国著名的现代派诗人,由他创立的“意象派诗歌”开辟了英美现代诗歌的先河。

他将中国对美国新诗运动的影响同古希腊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影响相比。他说:“中国诗……是一个宝库,正如文艺复兴从希腊人那里寻找伟大的动力一样,今后一个世纪将在其中寻找同样伟大的推动力,所以本世纪将在中国寻找到新的希腊。”

埃兹拉·庞德

在地铁车站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
(飞白 译)

普罗旺斯晨歌

有如苍白湿润的铃兰
凉凉的花瓣
拂晓时她躺在我身边。
(申奥 译)

墓志铭

请给我写下这句话,当我过完这一生:
“他早在成名之前,便已厌倦了名声。”
(申奥 译)

我是丛林中的一棵树,静静地挺立着
知道前所未见的事物的真谛,
知道桂树女神和桂花环
还知道那对宴请神祗的老夫妇
他们在高原上种植榆树和橡树。
直到众神被真诚地恳求
并被迎进他们的心灵深处
他们才显示这番奇迹。
尽管我是丛林中的一棵树
却懂得许多新鲜事物
从前在我心目中一直以为他们是荒诞的。
(郑敏 译)

罗伯特·勃莱

罗伯特·勃莱(Robert Bly) ,1926年生于明尼苏达州。道家哲学和佛教深刻地影响了他的写作。勃莱相信,佛教比基督教更体现了身心的和谐,佛教冥思中的呼吸方法就表现了思维沉入身体的过程。中国诗歌哲学对直觉悟性的尊崇、对思维和智性的抵制使他创造了联想超乎理性控制的“深度意象”。中国的田园诗, 比如陶渊明的诗歌,使他相信意识不但存在于人类大脑,也存在整个自然界。(曾虹 语)

罗伯特·勃莱

坐火车经过一处果园

苹果树下草好深。
树皮粗糙而有性感。
草长得密而不匀。
我们受不住灾难,
不如岩石——
它赤裸在开阔的田野上,
摇摆着。
一点小伤,我们就死亡!
这车上我谁也不认识。
有个人从过道里走来。
我想告诉他
我宽恕他,要他
也宽恕我。
(王佐良 译)

圣诞驶车送双亲回家

穿过风雪,我驶车送二老
在山崖边他们衰弱的身躯感到犹豫
我向山谷高喊
只有积雪给我回答
他们悄悄地谈话
说到提水,吃桔子
孙子的照片,昨晚忘记拿了。
他们打开自己的家门,身影消失了
橡树在林中倒下,谁能听见?
隔着千里的沉寂。
他们这样紧紧挨近地坐着,
好象被雪挤压在一起。
(郑敏 译)

傍晚令人吃惊

在我们附近有人们不知道的动乱
浪潮就在山那边拍击着湖岸
树上栖满我们不曾看见的鸟儿
鱼网装满着黑色,沉甸甸地下坠。

傍晚来到,一抬眼,它就在那里,
它穿过星星之网而来,
透过草叶的薄膜而来,
静静地踏着水波,这庇护的庙堂。

白昼水无休止,我这么想:
我们有为白昼的亮光而存在的头发;
但最终黑夜的平静水面将上升
而我们的皮肤,象在水下,将看得很远。
(郑敏 译)

肯尼思·雷克斯罗斯

肯尼思·雷克斯罗斯(Kennyth Rexroth,1905-1982)是当代美国文坛的风云人物、著名诗人和翻译家,20世纪50年代旧金山文艺复兴运动的发起人之一,亦是“垮掉派之父”。他尤其钟爱东方文化,特别是东方哲学和美学,他有一个中文名字叫王红公,许多中国学者也习惯了称呼他的中文名。王红公翻译了很多中国和日本的诗歌。通过对中国文化的研习和诗歌的翻译,他掌握了大量中国诗歌的元素,并将它们融入自己的诗歌创作之中。

他曾表示:“今天,对于很大一部分美国诗人来说,远东影响比十九世纪或二十世纪法国诗的影响还大,而且肯定比十九世纪美国自己的诗或英国诗影响还大……可以举例,百名受到远东诗深刻影响的美国诗人,要他们不用中国或日本诗的方式来思考是困难的”,而“日本诗不过是中国美学的一个高度集中的表现”。

肯尼思·雷克斯罗斯

我漫步在城市上方的冷山
穿越黑色的桉树种植园。
无数的灯光
只有几缕能穿越密叶和浓雾。
曾记在枫树枝上
在栗子落尽的栗树枝上
那寒冬的星辰。
——《新年》
(吕晓光 译 )

在复活节的月亮下,
温馨海岸边又一年春。
花儿重新开放。
鸟儿重又回巢。
冬日之星沉落海洋。
夏日之星升出山峦。
银色分子弥漫空气。
耶稣复活笼罩地球。
人与兽炽热不朽,
规整排列,穿越天堂,
步入他们的秘密仪式。
狮子座将月亮传给处女座。
她站在天堂的路口,
右手高举满月,
左手擒住闪光的麦穗。
复活仪式的高潮
已经从阴间升起,
在天顶的光亮中宣示。
阴间里的阴阳八卦中,
太阳在游泳。
——《阴阳》
(吕晓光 译 )

加里•斯奈德

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1930- ),是20世纪美国著名诗人、散文家、翻译家、禅宗信徒、环保主义者。

中国诗歌对自然的尊崇、对人类中心化的抵制启发了斯奈德诗歌中人与动物的综合体感觉模式,激发了他纯净而神秘的禅宗诗歌。

加里•斯奈德

写给孩子们

起伏的山脉,山坡
不计其数
在我们前面。
陡峭的攀登
万物,向上
向上,而我们都
向下。

下个世纪
或下下个世纪,
他们说,
都是峡谷,草原,
如果我们能够抵达
就会在那里和平相遇。

攀登这些将要来临的波峰
有一句话给你,给
你和你的孩子们:

聚集在一起
学花草
轻装上路

光的作用

它温暖我骨头
石头说

我吸进它,它长出
树叶在上
树根在下
树木说

一个广袤而模糊的白色
把我从夜里拉出来
飞蛾边飞边说——

有些东西我能闻到
有些东西我能听到
我能看见的东西更多了
鹿说——

一座高塔
在辽阔的平原上。
如果爬上去
一层
你就会多看见一千里。

圣盖布里尔山脉

我梦见——
柔软的,白色的,可以搓洗的乡村
衣裳。
编织地带。
动物粪便
在这高高的岩石上;
籽,枝,幼芽,草粒
在我腹部,压成花纹——

哦 旧时的爱
还好吗。
我们大家在一起
与所有的另爱和孩子们
互相
成对,纠结——
繁杂,喧哗,了结。
我与你们一起跳水
浪卷回来,冻结;
波浪的法则。
同峡壁一样清晰
一样甜蜜,
一样遥远。

编织进
黑暗。
松鼠毛发,
吱吱作响的松鼠骨头,
紧凑在狐狸粪便中
干枯。

(以上由明迪译)

华莱士·史蒂文斯

作为20世纪的美国意象派代表诗人之一,华莱士·史蒂文斯的诗歌具有意象派诗歌的特色,同时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诗学理念。20世纪上半叶,中国文化与文学在美国掀起一股热潮。事实上,社会的不稳定、传统价值观的瓦解等因素使许多美国作家、诗人和学者开始拓宽视野,从东方寻找灵感。华莱士·史蒂文斯就被中国文化所吸引,他对中国哲学思想、中国艺术、中国文学等的喜爱之情在他许多诗歌和信件中都有所体现。

华莱士·史蒂文斯

秋的副歌

夜晚的嘎嘎和疾飞去了
椋鸟和太阳的悲伤也去了,
太阳的悲伤,也去了……那月亮还有月亮,
以无尽的曲调诉说夜莺的
词语的黄色月亮,不是适合我的鸟
但是一只鸟的名和一种难以命名的旋律
我从不曾——也将永不会听到。可是气息
一切逝去之物的寂静,寂静地存在,
存在并寂静地坐着,什么东西存留,
某种嘎嘎和疾飞的残留,
把这些夜莺的逃脱装进栅栏
尽管我从不曾——也将永不会听到那鸟。
寂静在音调中,万物都在其中,
寂静完全都在那荒凉的声音的音调中。
(Adieudusk 译)

殊景六幅

(一)

一个老人坐
于中国的
松荫。
他看见青蒿
在松影边
青绿间白
随风而动。
他的胡须动在风里。
松树动在风里。
因而水
流过荒草

(二)

夜色
是女人臂膀的色泽:
夜,女性,
隐约,
芬芳而柔软,
隐藏她自身。
一池闪烁
像一只手镯
颤动在舞中。

(三)

我靠着一颗高树
测量自己。
我发现我更高大,
因为我以我的眼,
伸向太阳;
以我的耳
伸向大海的海岸。
然而,我不喜欢
蚂蚁那样
爬出爬进我的影子。

(四)

当我的梦靠近月亮
她白袍上的衣折
盛满了黄色的光。
它的脚掌
变红。
它的头发镶满
来自星星的
某种蓝晶
并不太遥远。

(五)

不是所有灯柱的刀,
不是长街的凿子,
不是圆形屋顶和高塔的
木槌,
能雕刻
像一颗星雕出
透过葡萄叶的闪亮。

(六)

唯理论者,带着方帽,
思考,在四方的屋子,
看着地板,
看着房顶。
他们限制自己
于直角三角形里。
如果他们试试菱形,
圆锥、波浪线、椭圆——
就比如,半轮月亮的椭圆——
唯理论者会带上宽边帽。

(Adieudusk 译)

W.S.默温

在美国桂冠诗人W.S.默温第二次获普利策奖的作品《天狼星的阴影》开篇之诗《漂泊的笛声》中,诗人写道:“但我此刻已经懂得/不再会问你/你从哪儿学会这乐曲/它来自何处/古老的中国曾有雄狮。”

W.S.默温

在街道尽头的墓地
墓碑越过自身旋转的阴影
眺望,那些碑上的名字和日期
在明亮的日光中哭泣,它们背后的山
剪下两段生锈的铁轨,在生锈的黑色
铁门下,在纯粹的黑暗中延伸向上
而那纯粹黑暗连续不断的声音
在一切事物下回响着
在一切呼吸声中屏住呼吸
不,它们说那不是进入地下世界
或类似世界的入口
事实上所有沿街的房子
都被从那儿来的人买下
在那些画面的底片的日子里

痕迹

纸页发暗
边缘粗糙,因使用多年
留下某人旅程唯一
时刻的印记
那人当然是我
现在无声无息了
声音曾来自那片
孤独存在的土地
所有枝叶
和犬吠在远处
不被注意
以及那时书中的静寂
现在机器所做的
是挤走那个世界
跨过花园脚下
的溪床
什么能延存至今当我们
跻身于那些遗忘者之列走下去
我们能记起什么
眼睛视而不见
往往我们身在起初时
并不自觉其中的快乐
即使不快时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我们又如何知悉

(以上由曾虹译)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威廉斯(1883-1963),由于受中国诗歌和意象主义诗学的影响,威廉斯在早期写出的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属于意象主义的最杰出的代表诗篇。他的意象诗短小精干,清新明快,呈现出鲜明的意象,可说是深得中国诗的真谛。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巨大的数字

在密雨中
在灯光里
我看到一个金色的
数字5
写在一辆红色的
救火车上
无人注意
疾驰
驶向锣声紧敲
警报尖鸣之处
轮子隆隆
穿过黑暗的城市。
(赵毅衡 译)

为一位穷苦的老妇人而写

嚼着一枚李子
在大街上,手里
拿着一口袋李子

味道真好,对于她
味道真好,它们吃起来
味道其好

你看得出来
从那神态沉醉在
她手中那半个
吸吮过的。

得到宽慰
一种熟李子的安慰
似乎充满了空间
它们味道真好。
(郑敏 译)

红色手推车

这么多
全靠

一辆红轮子的
手推车

因为雨水
而闪光

旁边是一群
白色的小鸡。

(郑敏 译)

中国诗歌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