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国际笔会第八十届年会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的国家图书馆举行开幕仪式。当天图书馆的大厅里,有一个俄语、吉尔吉斯语的书展,多为文学、文化书籍,但大部分人看不懂这些书,参观的人并不多。大厅里备有早餐和中午的简餐。

全天活动于早上九点半开始。狱中作家委员会(The Writers in Prison Committee)因人数最多,所以会议场地设在主大厅,和平委员会(The Writers for Peace Committee)的会议于二楼召开,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the Translation and Linguistic Rights Committee)、妇女委员会(The Women Writers’Committee)也都会一一召开。由于飞机误点,我们笔会代表廖天琪和颜敏如,被滞留在伊斯坦堡,所以我参加了全场活动,我们笔会所提名的国际笔会理事杨炼,即将任满,也参加了全场会议。我跑了三场会议,即和平委员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但我主要在狱中作家委员会会场。下午二点钟的时候,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有新主任的选举和投票,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我投了维吾尔笔会会讲中文的会长西泽,但票数不够未获通过,加泰罗尼亚笔会(Catalan PEN)的西蒙娜·司克拉贝克(Simona ŠKRABEC)当选为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的主任。

会议从早上开始,一直开到下午一点半,会议多集中在狱中作家委员会,会议上各国代表对于狱中作家委员会所做的工作,各自做了汇报,各国家笔会也谈了怎样给狱中作家、狱中作家家属写信与声援方法,最后各国家代表对于目前国际笔会的狱中作家委员会采用的现行方式,表达了质疑并要求改革。目前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采用写信的方式声援狱中作家,这种官式化的方式,并未能真正产生新的作用,所以要求改革的声音很多,希望国际笔会的各会员国能更加努力让自己国家的作家,特别是有名的作家,由自己笔会的作家,以个人名义发出声音,比用一个团体发声来得有效和有用得多。

在会议上,我特别介绍了我在2012年营救艾未未时,和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及德国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和赫塔‧米勒,以及美国图书奖小说奖得主哈金、廖亦武等六位作家发出的信,对于艾未未的自由所产生的作用;以及为声援刘霞,我和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文学评选委员会主席佩尔韦斯特伯格、常务秘书彼特•英格隆德联合发出的签名信,通过重要国际媒体发声,对于改善刘霞处境的作用,这样的效果显著可见。与会的各国际笔会会员,对于我的这个经验和建议,表示了高度兴趣,之后有十几个国家的笔会代表,来询问这些方式的细节。

目前国际笔会存在的问题就是改革的声浪越来越大,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对于英语国家主宰笔会活动,和国际笔会所有活动缺乏多语种的平衡,表示了质疑。也对国际笔会目前领导成员中缺乏著名作家,我指的是笔会常务秘书委员会以及笔会会长缺乏著名作家所产生的文学影响力,表示了遗憾。

这次会议由于在吉尔吉斯举办,产生了很多正面的冲撞,也产生了很多的作用。

國際筆會副主席尤金及秘書長日本人可查翻译与语言权利委员会会议选举新主任

比什凯克国家图书馆中亚书展展场楊煉這孫子在High

2014年9月30日于吉尔吉斯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