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中共当局大张旗鼓地庆祝香港回归,其规模之大,耗资之多,动员层面之广,持续时间之长,都是近二十年来少见的。极权政府一向热衷于举办大型庆典,借以炫耀力量,为自己歌功颂德,又兼有控制人心之效。据透露,为了这次庆典,前前后后,当局一共花去五百个亿。五百个亿是多少?一般人恐怕没什么印象。记得八十年代一次全国性的调升工资,一共也只用了两百三十个亿。现在,中国的下岗工人(还不包括农村的失业人口)超过百万,环境污染日趋严重,失学儿童数量惊人。当局作出如此劳民伤财之事,凡真心爱国爱民者,焉能不为之气闷。倘若大陆有民主,由纳税人控制的政府断然不至于如此挥霍,港人更不至于忧心畏惧。庆典仪式不会这般排场,但大家都会从心底里快乐得多。

对于这次回归热,据说在中共高层内也有不同意见。乔石说,看一看国际形势和世界历史,全世界只有我们中国还有一个殖民地,现在收回来大张旗鼓庆祝,只会被别人笑话。这使人想起当年的“风庆轮事件”。一九七五年,国产万吨轮风庆号下水,四人帮之流大肆鼓吹庆贺。时任副总理的邓小平冷冷地说,万吨轮有什么了不起,那年我去法国,乘的船就有五万吨。据说乔石还对中宣部所拟的一条庆祝回归的口号“洗刷百年耻辱,维护香港繁荣”提出批评。本来也是,既然要维护香港繁荣,洗刷耻辱又从何谈起。一九二三年,孙中山在港大的毕业典礼上演讲。他说:“这些英国人,如何能在七、八十年间使荒岩般的香港有这么多的建树,而四千年来中国竟没有一个地方能象香港一样!”如今又过去了七十多年,我们不是还要问同样的问题么?就以去年的统计数字为准,香港的人均产值高达24,639美元,而大陆的人均产值只有694美元。

说起洗刷耻辱,还有更经不起推敲之处。既然香港是因为不平等条约而沦为英国的殖民地,那么,要洗刷耻辱,就应该否定不平等条约,尽早将香港收回才是。四十八年前,共产党挥师南下,香港本是伸手可及,毛泽东却向林彪下令:“香港还是暂不收回来好,我们不急,目前对我还有好处。”昔日清政府割让香港是出于无力无奈,或许还情有可原。后来的共产党却是明明可以早日收回香港而甘心放弃,这难道不叫卖国吗?荒诞的是,中共手下的各种报刊却只在那里批评英国人,批评英国人在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之际拒不交还香港。更讽刺的是,从后果来看,毛泽东这次卖国倒卖对了。否则不会有港人四十多年的安居乐业,自由繁荣,就连大陆这些年来的经济腾飞也要大打折扣。如众所知,自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涌入的外资有力地帮助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而外资中有六成是来自香港。今日香港回归,完全是按照不平等条约定下的时间表。这等于承认当年的不平等条约的合法性。那还怎么谈得上洗刷国耻呢?

香港回归,使港人的自由蒙受巨大威胁。不要说五十年不变,它现在就已经在变了。先是不合法的临立会,然后由临立会决定出特区行政首长,如今,在回归后不到十天,又由那个临立会出面修改了选举法。中共的算盘是,一方面强化行政权力的功能,压缩民选机构的实权,另一方面则是修改选举办法,降低民选机构的民意代表性。其他方面的变化也在进行。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香港回归是不可避免且已成事实,那么从现在起,我们就更需要从另一个角度想问题,想一想如何使香港对大陆产生更大的积极影响,尤其是在言论自由、民主法治、清明廉政等方面。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发表文章,说“不是中国接收香港,而是香港接收了中国”。话是讲得夸张了点,但那可能性却是存在的。江泽民不是说更大规模的民主化必须等到社会更富裕更成熟时才能推行吗,香港已经实现了富裕、成熟与民主,凭

什么不继续保持下去呢?有什么理由要去捣乱破坏呢?大陆人应向中共当局质问的是,香港能做到的,为什么大陆做不到呢?自由的细菌是很容易传染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也充满机会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信念,不要放弃斗争,不要放弃希望。□

《北京之春》1997年8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