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所料。正象一年前“新国大案”受害的投资者在给中共当局的陈情信里早就说到的那样,“当年李鹏委员长曾为长城机电非法集资案的主谋,即夫人朱琳找了个沈太福作替罪羊。今天李鹏委员长又要为炮制新国大金融诈骗案的儿子李晓勇找曹予飞作替死鬼了。”

据昨日报导,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判处新国大诈骗案首犯,台商曹予飞(化名倪文亮)等四人死刑,并已于5月29日执行枪决。折腾了三年多的新国大诈骗案匆匆拉下帷幕。

海外媒体在报导这则北京消息时提到,李鹏之子李晓勇曾投资新国大期货公司,但于出事前即已撤资。这句话在国内的媒体上当然是没有的,否则等于此地无银。海外媒体却不能不提上一句,因为有关李晓勇涉案之说在海外早有流传,特别是去年12月15日出版的第92期《北京之春》,用了十页以上的篇幅,公布了新国大诈骗案全部真相,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曹予飞等早在去年4月就被判处死刑,为什么迟至今日才执行枪决?为什么在此期间还发生了好几次新国大受害投资者的请愿游行(其人数之多,次数之多,都为六四以来所仅见,仅次于法轮功)?为什么请愿游行者公然喊出“李鹏还钱!”“李鹏替子还钱”的口号,敢于把矛头直指党国第二号人物,而且不曾被警察干涉?

由此可见,围绕着新国大一案,看来在中共上层是有分歧的。有人天良未泯,同情受害者,反对杀人灭口,希望李鹏之流多少给受害投资人一些补偿。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人失败了。

不难推测,李鹏主要是得到了江泽民的支援。前阶段,江泽民的态度大概不太明朗,如今则一边倒地为李鹏撑腰。这再次证明,江李之间正在加强勾结,联手压制党内开明力量。关心中国前途者,切不能对此一动向掉以轻心。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001年5月3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