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正在大力申请主办2008年奥运会。我是中国人,对奥运在中国举办自然很感兴趣。别的不说,到了2008年,我的在美国出生的小女儿已经上中学,正好利用暑假期间回次国,又探亲访友又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熟悉中国文化又观看奥运会,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可是,我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做什么事都是要付代价的,申办奥运不是省油的灯,虽说办奥运也是笔大生意,有钱可赚,但毕竟花钱在先,赚钱在后,花钱是确定的,赚钱却还不确定,因此在眼下,总有个谁付代价的问题。正因为我是中国人,我不能不考虑,申办奥运对我的广大同胞而言意味着什么。

众所周知,现今中国有个大问题,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羊毛出在狗身上。付代价的人常常得不到收益,得到收益的人往往不必付代价。

据说,申办奥运要花好几百个亿,这笔钱从哪里来?来自北京市的财政收入吗?未必。北京是花钱的地方,未必是出钱的地方。不消说,这笔钱是要从全国的财政总收入中抽取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些年来,出于维护政权的需要,当局在财政问题上的一贯方针是,牺牲外地,收买北京,牺牲农村,收买城市。

如国情专家所言,当今中国实际上有四个世界,象北京上海等地,发达程度可与发达国家第一世界相比美,边远地区落后地区,贫困程度连第三世界都比不上,简直是第四世界。筹办奥运要花好几百个亿,把这笔钱花在中国的第四世界上不是更合适吗?

尽人皆知,当今中国,教育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当局口头上也喊“教育兴国”,但实际上却从来舍不得在教育事业上多投资。根据当局公布的教育统计,“国家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1992年是2.99%,此后持续下降,1993年是2.76%,1994年是2.52%,1995年是2.41%,1996年是2.44%,1997年是2.49%,1999年是2.79%——远远低于九十年代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4.1%。

教育投资低还不说,城乡差距大更触目惊心。这方面找不到统计数位了,不过这是单凭跑马观花就可一目了然的。有一个资料是保不了密的,那就是考学校的分数录取线。北京和外地之间差距很大,城市和乡村之间差距很大。例如1999年大学录取分数线,湖南、湖北等地比北京高一百分左右。1998年太原市中专录取分数线,城区学生是376分,农村学生按不同区划分别是532分和529分,最大差距达156分。一共考六门功课,城里学生平均六十分就可录取,乡下学生不到平均九十分便无望进门。连中国传统的“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原则都被共产党扭曲成这般模样,其他方面可想而知。

在中国,公众的事却不准公众进行公开的讨论,只准发表附合当局的声音。本来,象申奥这种事,应该让公众自由讨论。政府方面则应提供相关资讯让公众参考。譬如说,申奥要花多少钱,这笔钱从何处来,用到何处去,亏了谁贴补,赚了该归谁,如此等等。这些都是最起码的要求,可是在中国就是还做不到!仅此一端,就该令热心申奥者驻足深思。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001年6月22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