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民运人士解剖《资本论》

世界人权年某日,贵州部分民运人士聚坐贵阳希腊广场一角,由申有连先生主讲,大家一起解剖马克思的《资本论》。他说: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就是《资本论》。这本书的中译本分为三卷,有两百多万字。第一卷论述资本的生产过程,第二卷论述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三卷论述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这三个“过程”贯穿推出了两个理论,一个是“抽象劳动理论”,另一个是“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把他这本书附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并不仅仅是做副标题用,而是为他这本书定性。他要诋毁政治经济学。马虏们把它称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即违背他们主子的本意,也是对政治经济学的玷污。因为像《资本论》这种与政治经济学完全违逆的邪恶强盗理论,如何能进入政治经济学的圣洁殿堂。

“抽象劳动理论”是理解马克思批判政治经济学的“枢纽”,这是马克思规定的。这个理论有两重意义和目的;一是商品的二重化,目的是将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对立起来,用否定商品使用价值的价值意义,彻底毁灭商品功能。二是劳动的二重化,目的是将劳动分解为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从否定具体劳动的价值意义,否定劳动者的创造物权,用抽象劳动置换、剥夺劳动创造,翻转文艺复兴到产业革命推翻的奴役劳动,重新将劳动者置于灭绝人类创造力的奴役劳动下。

商品功能在政治经济学中有详尽论述,它是人类物质文明的基石。概括起来,商品有三大功能,第一是价值增殖功能;第二是财富创造优化功能;第三是利益均衡机制。

政治经济学在此中讨论最多的,当数商品的价值增殖功能。假设A、B两位劳动者各自生产自己专长的产品。显然,他们各自的产品因为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会逐渐削弱其使用价值在自身的发挥。并且,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只享用一种享用物。这就会促使他们进行交换。A于是将其耗费了一天劳动生产的产品a与B交换了同样是B耗费了一天劳动生产的产品b。因为A如果自己生产他换回的等量产品b,会耗费他两天劳动。同样,B也是如此。这个过程让我们看到,A与B都同样实现了一天劳动得到两天劳动回报的结果,即1=2。并且,他们双方都是以享用有余交换了切待享用的物品。这样,他们也因此避免了边际效用递减带来的使用价值损失。这就是最浅显的商品价值增殖功能。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商品,是劳动创造的倍增品,是使用价值的增值品。这个通过交换增殖的价值,才是“商品价值”,是劳动产品作为商品实现的。

使用价值就是财富价值,相信人们不会对此置疑。以往人们结论说,商品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显然表述得太表浅。商品是用最简便的方式生产出来,并使用得最得当的物品,它能将使用价值,即财富价值倍增。

商品的第二大功能,是财富创造优化功能。这是政治经济学历来最为关注的。如果说商品的第一大功能能为劳动者带来幸福和满足,那么这第二大功能将决定一国的繁荣和富强。

从前面的例子我们看到,A与B各自远远超过自己需要专心生产。这对他们擅长的技能提高和生产效率提高尤为重要,而他们又始终在A2、A3……及B2、B3……等等的竞比、督促中。商品的市场较量,能够通过使用价值的比较,甄选出最优秀的生产者,用最少的劳动耗费和资源消耗,生产出最多、最优的使用价值,创造更多的财富。这对国家的繁荣富强,人民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商品的第二大功能:财富创造优化功能,或者叫财富创造效率倍增功能。

商品的第三大功能,是利益均衡机制。在商品市场中,谁都可能买,谁都可能卖,生产者和消费者永远是不确定的。每一个参与者都会根据自己的专长、优势和需要,生产或消费某一商品。劳动者A如果通过技术、工艺改进或新品开发,使产品赢得市场消费偏好,他会获得一个超过其他生产者的额外利润(这是对他努力的奖励)。但是,市场立即会顺应倾斜。劳动者A当然有专利保护,但它也会促使、启发劳动者A2、A3……甚至B、D等等积极创新。劳动者A的超额利润就不会永远保持,利益会趋于均衡,使等量劳动相交换。这其中的利益追逐,都是为了利己,但却为社会,为消费大众创造了丰裕的享乐品。这一切全都是在使用价值的比较、评估、选择中进行的。如果商品失去使用价值的比较、评估、选择,商品就不成其为商品,国家繁荣必每况愈下。

从商品的三大功能,可以清晰地看到商品使用价值在维系和指导商品生产,决定交换中的作用。可马克思却否定了商品使用价值的价值意义。他说:“在商品交换关系中,商品的交换价值表现为同它们的使用价值完全无关”。殊不知使用价值才是商品交换的决定性因素。相信马克思自己去买面包时,也是冲着面包的充饥和美味去的,而不是冲着面包中包含的劳动去的。可马克思这个大白痴竟本末倒置,将人类劳动和商品生产的目的完全颠倒,将商品功能彻底毁灭。这个白痴主义就是二战后举世繁荣,马白痴主义国家尽皆衰落的原因。

“抽象劳动理论”从商品的二重性,导出劳动的二重性。即所谓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具体劳动创造具体的享用物,即使用价值,如面包的充饥,上衣的保暖等等。这些就是具体的使用价值,即财富。但马克思却说这些具体的财富并没有价值意义,有价值意义的只是这些使用价值中包含的劳动量,即抽象的同一人类劳动,商品交换只能以其中耗费的抽象劳动量为依据。

从现象上看,面包和上衣的使用价值确实难以等同,它们需要一个交换的依据或尺码,这个尺码似乎只有劳动量,即一日劳动交换一日劳动。政治经济学对此曾有大量论述。但人类劳动从开始起,就没有对此为难过。因为每一个劳动者都非常清楚自己劳动和付出的目的,自己的能力、优势和需求会指引他如何劳动,盘算如何交换。等量劳动相交换从来只是一种趋势,政治经济学论述它,是在讨论、研究自然交换率。商品的利益均衡机制会使不同使用价值的劳动收益和付出平衡。等量劳动相交换绝不能作为商品交换规则,更不能作为商品交换的强制性法规。可这却是马白痴理论的原则,被马虏们强制推行,导致马白痴主义国家尽皆衰落。

马克思的这些主义原则,到很像我国古代商鞅的驭民术。贫民、疲民于技巧中。

具体劳动与抽象劳动的划分,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这一点并不亚于剩余价值理论中的可变资本与不变资本的划分。马克思在此将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价值全部否定,声称一切价值都是抽象劳动创造的,具体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即使用价值并没有价值意义。这听起来与一般常识是那么格格不入,可却被强迫当作真理一直沿用至今。人类理性如何会堕落到如此境地?

马克思连篇累牍地陈说,反复强调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使用价值不能作为交换的依据,也不能作为劳动者获取劳动报酬的依据。只有劳动者的劳动时间形成的抽象劳动量才有价值意义,才能作为劳动者领取劳动报酬的依据。而这个抽象劳动量即劳动符号能领取多少使用价值量的报酬,却是由统治者任意决定的,与劳动者创造的物质财富量,即使用价值量完全无关。这种歪理,纯粹的强盗逻辑,也能叫理论?

劳动者从来都是凭借劳动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的使用价值来主张和获取劳动报酬。这是他们唯一的创造物权。如果失去了这一权利,劳动者的处境会如何?马白痴在这里成了马强盗,他剥夺了劳动者的这一权利,规定劳动者在产业军团中集体劳动,按劳分配,并最终按需(生存必需)分配。

这就是奴隶劳动的理论实现,却被称为共产主义理论,几千年来从未有人想到,商鞅也远远不及,马克思却做到了。这一点,他超越白痴,是个十足的恶魔,他的“抽象劳动理论”提供了抢劫劳动的理论依据,并将商品方式的社会协作生产彻底毁灭,也将人类自由的基础完全摧毁。

《资本论》的第二个内容,是剩余价值理论。就剩余价值来说,它是劳动的必然。凡劳动,就必为有剩余。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就是通常说的资本利润和其他收益。他说剩余价值是劳动即可变资本创造的,与生产工具、原材辅料等等生产资料即不变资本完全无关,但资本家却剥削了这部分财富。

把资本分割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是马克思渲染资本剥削劳动的手法。但这个手法未免太流氓。有哪一个创造者会明知道资本投入生产后就会立即半身不遂,还会去投资组织生产?并且,另一半可变的资本,也并不是资本的期盼,到成了资本的祸根。马克思说它在生产周期完成后,恢复了旧价值,形成了新价值,创造了剩余价值。一切都是可变资本变化创造的。孙悟空只有七十二变,可变资本却有无穷变,似乎天下的一切都可以凭空变化出来。这个骗子,为了抢劫,竟然编出这种强盗理论。他以此号召抢劫资本,剥夺生产资料。这个时候,他一心只在抢劫上,完全忘记了生产资料和剩余价值都是以使用价值表现的,而不是以他的所谓“抽象劳动”表现的。这个时候,他才认为使用价值才有用,抽象劳动并没有用。可他却把这个抽去了效用,且布满枷锁的“抽象劳动”强加给劳动者,还恬不知耻地把它作为共产主义理论精髓大肆夸耀。

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从谴责资本对剩余价值的占有,到诅咒剩余价值的产生。他咒骂资本家用提高剩余价值率残酷剥削工人。而他说的剩余价值率,竟然就是生产率。从他对剩余价值率的计算公式:m(剩余价值)/v(劳动力或工资)中我们看到,如果剩余价值m相对劳动力v越大,表明剥削越残酷。可m相对v越大,正是劳动生产率越高的表现。马克思在这里公开叫喊,生产率提高,就会使剥削越残酷,工人的处境越悲惨。甚至恬不知耻地说,资本的利润率降低,也会使剩余价值率升高。

利润是资本的收益。利润率降低,表明资本占的份额减小,这应该是剥削减轻的现象。可按照剩余价值率=m/v的公式,m相对v增大使剥削率提高了。可这明明就是生产率提高,使资本一般利润率降低,劳动者和社会消费大众获得的利益增加(不管是量上还是比例上)。这是公认的生产率提高带来的社会繁荣,人民生活的改善。可马白痴竟白痴、邪恶到了极点,硬说生产率提高导致劳动者处境越来越悲惨。他就是以此为理由,鼓动抢劫资本、强制集中劳动。

马克思的这一整套理论,与商鞅的《商君书》如出一辙。商鞅论述贫民、辱民、愚民、疲民、弱民等等方法时非常直白,比较起来,马克思的表述要隐晦、高明、狡诈得多。他的《资本论》比《商君书》更凶煞,成就了无数更凶残的专治恶魔。《资本论》实为现代版的《商君书》。

申先生发言结束后,周先生接着发言。他说: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有它的时代背景。这一点我们应该认识到。资本主义造就了这样一个时代,它使物质生产突飞猛进,也在自由资本的无序竞争中导致了种种社会恶果,而这些恶果,却全部被穷人吞下。也只有在不合理的社会中,才会出现发展的硕果全部被富人收割,而恶果全部落在穷人头上。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主义的出现,就很容易一呼百应。

问题是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在谴责资本剥削,替劳苦大众说话,大众信奉它,显然是基于这一点。但现在富人们也信奉它,因为它的暴力和专政理论可以维护富人的永久统治。现在中国的情形就是,富人们都在尊奉马克思主义,穷人们却开始怀疑它了。因为它给富人带来了无尽的权利和财富,穷人们不但一无所得,反而失去了很多。

申先生对《资本论》的解剖分析,我以前也看到过一些类似的观点,但大都是针对剩余价值理论的。这个理论之所以能鼓动起工人,就在于工人的劳动报酬太低。相对太大的剩余价值,证明资本家赚得太多。社会贫富悬殊太大,证明社会分配不合理。但不合理应该为合理去纠正,不应该走向极端。去把人家财产全部抢了,有的甚至抢了财产还把人杀了。杀地主资本家在马克思理论中是不是有根据?至少里面没有直接的文字证明有这种根据。但是他的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等等暴力言词,就不能说马克思与此没有干系。从这一层看,马克思确实是个强盗头。

对“抽象劳动理论”,我以前不是很注意,但具体内容还记得很清楚。听申先生的剖析,确实是这么回事。从创造物权的角度,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创造的财富,即使用价值,才是劳动者获取劳动回报的唯一可靠依据。马克思把这个依据否认掉,用一个抽象劳动量来代替,用它决定劳动报酬,这确实是把劳动者置于他人的任意摆弄下。说白了,就是奴役性的劳动状态下。因为抽象劳动理论使劳动者失去了获得具体报酬的依据,而一个随心所欲的抽象符号做分配依据,那就是人家想给你多少,你就只能得到多少。这样一来,劳动者的创造热情也会随之消失。这对一个国家,将是灭顶之灾。从这一层看,马克思确实够流氓够土匪。

王先生发言说:社会协作生产和商品交换,是互利互惠的。只要没有强迫,没有强买强卖,就没有剥削。现实中有没有剥削?当然有,那就是某些人享有某种特权。在资本主义社会。其实,所谓“资本主义”,是马克思亵渎市场经济的名称,正确的应该叫:市场经济社会或者叫民主社会。这里面也会出现剥削。如果资本家掌握了某些经济特权,能够要挟劳动者,迫使劳动者就犯。那么剥削就不可避免。但是,在政治民主的市场经济社会中,富人要获得这样的特权,恐怕没那么容易。因为谁也不能垄断市场,不敢强买强卖。资本虽然强势,但并无特权。《资本论》中说的剥削,是指资本对剩余价值的占有。显然,资本占的份额要大得多。但是马克思指向的并不是占有份额大小的问题,他要把全部剩余价值,还包括全部资本,通通剥夺。这就不是合理不合理的问题,而是这个强盗逻辑是否成立的问题?马克思把整个商品市场全盘否定,鼓动建立阶级专政的经济强权制度。结果,强买强卖成了普遍现象。计划经济嘛,一切由官家说了算。整个社会由层层特权交错构成,下层百姓举步维艰,处处要找关系,步步要求人。这样的社会,才是剥削社会。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社会是剥削社会,其实是反起说的,他鼓吹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才是剥削社会。因为这里利出一孔,别无二门。

唐先生说:人有三个基本权利是不能放弃的,也不能被剥夺。一个是生命权,一个是自由权,一个就是财产权。保护个人合法财产的制度,是合乎天理的。消灭私有制其实是强盗的借口。那些鼓吹消灭私有制的人,信不信,如果你喊他拿出自己的财产来公有,他马上会跳起来和你拼命。他其实是要别人拿出财产来供他享受。

马克思的《资本论》我只看了一部分,没有看完,实在看不下去。纯粹是裹脚布式的胡扯。比如什么剩余劳动比必要劳动、剩余价值比可变资本……尽是些违背常识的弯弯绕。编来编去,就只为了要抢资本家的财产。这样的垃圾理论,满篇逻辑混乱的花哨词语,只图毁灭人类物质文明,却被当作经典,强迫中国人接受。我作为中国人,真的感到耻辱。我们祖先有那么多经典,却被抛弃,被这个外来垃圾完全淹没。我并不反对谁信奉什么主义,但谁要强迫别人接受,我定会愤恨。也只有白痴才会信马克思,他的抽象劳动理论不用费脚镣手铐,就把劳动者变成了奴隶。

我今天感到一点点欣慰的是,能和大家悄悄聚坐在这里,解剖这个邪恶理论。我相信,我们后世的儿孙们知道在这样恐怖黑暗的时代,仍然有这么几个人不畏强暴,敢于反抗凶恶的马克思主义,多少会有点慰藉,知道他们的祖先没有全部变猪。

楚先生说:在今天,只要你关心国家、民族命运,就不得不接触马克思。因为我们国家已经被马克思主义完全统治。我看的马克思不多,《共产党宣言》看过,《资本论》像唐先生一样,看了一部分。我没有《资本论》的全集,看的是第几卷也没有记住。反正开始看的时候感觉它的煽动性很强,振振有词的。因为据说它是共产主义理论,就想在里面找一点让我也能过上好日子的内容,结果很失望。特别是当我找下来,看到一段马克思说他蔑视全民选举,他要的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感到很恐怖。刚才听申先生解剖《资本论》,联系到商鞅的《商君书》,这两个理论表述方式不同,但驭民的手法却极为相似,都是要老百姓一心劳动,不能有财产,不能有思想,教统治者怎样用暴力独霸天下、规制百姓。马克思真像是商鞅投胎转世。

我们曾经经历的票证制度,其实就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体验。他们对老百姓是按生存需要来分配,对先进分子才是按需要什么就给什么来分配。老毛死后,限制百姓消费的票证制“按需分配”才取消,让老百姓能吃饱饭。而后一种“按需分配”永远属于先进分子,轮不到老百姓。

鲁先生发言说:真想不到,我们中间有这么多人看过《资本论》,而且剖析得都很深刻。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当今大学的必修课,但大学生们也不一定都会看《资本论》。

我是把这本书认真看完的。马克思对剩余价值的表述,真的像是裹脚布,一些简单的道理,他把它说得很复杂,很玄妙,而其中却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思想内涵。这对思维不清晰,思想无定见的人,很容易被裹进去。比如资本的利润,马克思把它编成剩余价值,他用了很长的篇幅,就为了划分哪部分是必要劳动,哪部分是剩余劳动,说这样就揭露出资本剥削的秘密。其实他说的所谓秘密,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劳动创造过程,没有哪一个创造者是在偷偷摸摸造财富。如果说没有劳动,就不会有剩余价值。那么没有资本,劳动也不会有工资。劳动者是可以离开资本劳动。但这样,由于工具简单,恐怕连自己都难养活,如果参与资本劳动,却可以养活一家人。这是商品生产和原始劳动的区别,不是这个主义和那个主义的区别。就这一点来看,马克思确实是个白痴。从他对商品的论述也可以看出,他连社会化协作劳动的纽带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城市形成的原因和社会维系靠的是什么也全然不知,就去歪论商品,诽谤资本,亵渎财富创造。他之所以叫喊资本剥削劳动,目的是要把资本家的合法财产非法化,好鼓动抢劫资本家。这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也是违背天理违背自然法的。

等到把资本家的财产夺过来,劳动者不但没有分得一文,反而连自己的劳动成果主张权也被夺走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结果。

吴先生说,我是个普通工人,没有看过马克思的书。但中国人都知道“按劳分配”、“阶级斗争”、“剩余价值”……等等。我不会讲理论,但我会讲道理。如果一个工人的劳动成果不能对他的收入有丝毫作用,只有他消耗的劳动量才对他有利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做?白痴都知道。难怪我们的企业效率都很低。

开放松绑这些年来,大家都接触了点世故。打个比方,我俩一起做点事。你出资,我出力,说好利润平分。我用你的钱租下门面,购进货物。经营下来,赚了钱。但我一文也不分给你,说你出的资是不变资本,赚的钱是我的劳动赚来的。那我还是人吗?而且我不但不把赚的钱分一份给你,还要把你出的资也占为己有。因为马克思说,要剥夺资本家的资本。那我不是比强盗还无耻。今天我总算明白,马克思主义就是强盗主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