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 梁太平 复活的尾生

为什么教会不可战胜

前几天又去大学听课,是讲《理想国》。《理想国》里有苏格拉底和两个朋友谈正义。其中一个是智术师派代表忒拉绪马霍斯,他认为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的利益”“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表达的基本上是同样的观点。如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那么最强者一定会用自己的强力来获得最大利益——我能够百分百的消灭你,就绝对不留余地——赢者通吃。

苏格拉底在理想国里并没有明确回答正义到底是什么。但苏格拉底却给正义者下定义说正义者不能做不正义的事,也不能为了正义的结果而放弃正义的程序。那么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了——正义的人与不正义的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那么正义的人不是很快会被不正义的人战胜,甚至消灭么?

苏格拉底也在理想国里认为正义者不能为了正义去伤害哪怕不正义的人,从而让自己成为施害者,变成不正义的人。苏格拉底最后被雅典的民主送上了民主的十字架。苏格拉底事实上做了什么不正义的事情呢?

“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赛53:9)。旧约的先知已经像苏格拉底一样看到了正义者最后的结局。处死耶稣的彼拉多虽曾一连多次当众宣告“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来”,甚至最后还称他是“义人”,但结还是将耶稣交给人钉十字架。这似乎给人一种印象就是正义战胜不了不正义。如果是这样,谁还会选择去追求正义呢?

如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的话,那么人类很快就会进入动物世界——争取成为食物链的最顶端。为了成为食物链的最顶端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牺牲所有,因为最后成功者就是正义者,就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变成正义的。以强者的利益为正义的世界确实就是如此,这样的世界里人与人永远处于战争状态,说得好听一点是一直处于竞争状态。

苏格拉底在《理想国》里没有回答的正义,耶稣基督却以道成肉身以及十字架上的受死来回答了。苏格拉底的《理想国》作为一种哲人的理想甚至被当成一种必要的语言的谎言而存在着。

“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 (罗马书 1:17 和合本)这个地上没有一个义人。既然没有一个义人,当然也就回答不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义。世界上的人无非是把强者的利益作为正义。他们在耶稣基督的面前就显出了他们的不义。耶稣胜过三次试探以及祂的完全舍己的爱,在过程与结果中都没有伤害别人,而仅仅是要完成神的义,所以十字架上的耶稣才会说“成了”。

正义的都死了。正义如何能胜过不正义的呢?既然正义老是失败,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追求不正义呢?苏格拉底在《理想国》里继续探讨。正义的敌人是谁呢?正义的敌人会是不正义。那么正义的会把同样是正义的当作敌人吗?不会。而不正义的敌人会是谁呢?不正义会把正义当着敌人。不正义的会把同样不正义的当着敌人么?也会。我们看看那些追求强者的利益的人,特别是那些走上极权独裁的人,他们最后身边会有朋友吗?独裁者会把所有人当成潜在的对手和敌人。独裁者一旦发现威胁,他会毫不犹豫地消灭对手,因为他很明白只要失去最高的权力,他就会被对手变成不正义的了。

耶稣基督的教会为什么不可战胜呢?神的义本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了。保罗不以福音为耻,大胆传扬福音,建立教会。教会是神在地上所建立的国度。教会里的基督徒都是神的身体,按各自的恩赐彼此服事。苏格拉底的《理想国》没有耶稣基督的义,自然就是语言的谎言,根本无法落实。耶稣完成了十字架的工,以一个完全的人完成了神眼中的义。有了神的义,教会,耶稣基督所带来的天国便有了根基。基督徒如何获得神的义呢?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这就是说教会是一群基于相信神的义的人所构建的国度,他们愿意效法耶稣基督去完成十字架的道路。基督徒已经从世界回转,他们不再是把强者的利益当作正义,不再是活在所有人与所有人的战争里。耶稣基督在被捕的时候阻止彼得拔刀反抗,便是要他的门徒不要再用世界的方法反抗。

耶稣基督的教会两千多年来经历太多的逼迫,但教会依然稳固如磐石。世界上那些看似聪明的不断地在为自己攫取利益,他们活在把所有人当敌人的人的国度里最后会落得什么下场呢?那些正真属耶稣基督的,正义的不会与正义的为敌,他们不断壮大神的国度。专制强权国家,就像一个绞肉机,最后会在不正义里一步一步自我吞噬。教会,作为神的国度,他会在正义里,看似受逼迫,却在你我皆是肢体,一同追求神的义中,不断壮大自己。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还需要怀疑么?关键的,只要我们还相信神,愿意走祂的道路,在逼迫中不丢弃神的义,我们教会就一定不可战胜。

2018年4月6日 于长沙

尾生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