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纸
装订无字之书
萤光颜料尚未发明
每个针孔里
隐匿多少内容
解读者只有
天文望远镜

街灯在夜里醒来
车灯醉熏熏
撞死无数黑暗
肇事逃逸后
幽灵迅速聚拢

黑夜与道路结盟
夜残留在轮胎中
尾气烘乾湿漉漉的太阳
镇压挡路的风
扶起被夜晚放倒的栏杆
里程暂时归零

骄横的狗子们围困古城
对路口四面围攻
掏光时间的口袋
是红绿灯操纵的战争
趋利的动机
显示领导的无能

道路意味堵塞
是这里的本质特徵
在这里,光明
就是最残酷的戒严令——
东南西北、上下左右
天空、地下、水中
全方位禁止通行!

2006年9月18日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7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