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中国有没有进步,我们都很理性,承认它的进步,但是这是一种成本极端高昂的,造成两极分化严重的,埋下了无数矛盾和危机种子的进步,很多方面,这种粗糙的高代价的进步,是以虚假繁荣为表象的。

无论中共党内,还是党外,都有非常多的人意识到了这样的病灶,于是呼吁自由民主,呼吁政改。但是这样的人,受到守旧势力的百般压制,经常处于危险之中。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为此被幽禁15年有余,直到含恨九泉。

如今,因为一直为自由民主呐喊,呼吁政治改革的很多人,却因为积极悼念赵公而处于危险之中。安徽蚌埠的张林张楚英先生等,就属于这类了。

刚才,我接听了加拿大盛雪女士的电话,才知道张林家遭到抄家,张林至尽下落不明。

昨天晚上,我拨通张林家的电话,没有人接听,今天几次拨打,同样如此,叫人已经预感不妙。刚才,接听盛雪君的电话后,我再次拨打张林家的电话,接听电话的是他妻子方草,由此我才知道张林他们遇到了危险。

方草说—

“昨天下午五点左右,蚌埠市警方到他们家抄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拉开柜子,到处查看,只是说要找张林,然后一直在屋子里坐等到晚上十一点多,因为我的孩子是幼小的,不能受到惊吓,又要睡觉,我强烈要求他们离开,这样他们才走到外面的就车子里,知道天快亮的时候,我才他们开车呼啸而去的动静。”

“昨天下午三点,张林坐火车,前往北京,意图参加悼念赵紫阳追悼会。但是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张林在北京打来电话,说他在接待点,想进去领取讣告和乘车的车牌,遭到阻拦。”

“到目前为止,我和张林失去联系。很可能他遭到了拘禁。”

至此,我听到的是方草焦急的声音。一个弱小的年轻姑娘,为了爱情,无私地支持他丈夫

所从事的正义事业,目前带着一个还不懂事的幼小的女儿,期待他丈夫的平安归来。同时我对其他几位朋友的惦念,再次袭击心头。他们是居住上海的李国涛、戴学武、在宁波打工的李广等。

李戴二位道友,和我们失去联系,已经很多天了。一月二十四日的晚上,我被押送回到故乡之后,曾经立即电话联系他们,但是至尽没有任何音信。上海杨勤恒先生的电话,也同样如此。我们凭借多年的经验,判断他们的自由一定遭到了限制,而原因不外乎他们在营救杨天水无辜而遭到刑事拘留时,非常勇敢,同时也一定在积极准备以官方不愿意许可的方式悼念赵紫阳先生。

李广,是我在南京市东郊龙潭监狱被监禁期间结识的知己。他为人善良而真诚,生活非常简朴,是个虔诚的穆斯林。去年夏天我们曾经同赴云南,在和穆斯林群体的交往中,他起了很大的桥梁性的作用。在我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总是相濡以沫。日前营救我的期间,他也奋力呼喊。几天前,我们还通话,试图在如何悼念赵紫阳的事情上,进行沟通交流。当时因我较忙,来不及多他谈。岂知后来再拨打他的电话,就总是关机状态了。十有 八九,他同样受到了限制,失去自由。

我们呼吁中国官方保持理性和节制,不要无辜干预国民自发前往北京的,或在其它地方以不同形式的,悼念赵公。如果中共高层内部十分之二的人,能够象赵紫阳先生那样高瞻远瞩,懂得历史大势,那么中共和我们的民族,都会更快地走向真正的文明。

杨天水于故乡泗阳

2005年1月28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