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大选开始了,此前活动在伊拉克的多种恐怖群体,一直以自由民主为死敌,绑架、枪击、爆炸、恐吓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多半是旧的暴政特权群体的余孽,也有心眼极端狭隘者,或许还有些是因为亲友无辜丧命于战争而变得疯狂,凡此种种,都仇恨自由民主,实施或企图实施种种杀人伎俩,目的是破坏和阻止伊拉克民主宪政的进程。

为了防止恐怖群体对建设民主宪政的破坏,伊拉克临时政府,以及驻防的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实施了严密的保卫措施。到处荷枪实弹的军人,到处虎视眈眈的警察,的确是让人感到不安,身处那里的人,无论他属于哪个群体,都会因为自己的国土上的紧张气氛而提心吊胆。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实行民主选举制度,本来是多数人类成员都能够认可的好事,是凡能够有机会生活在这样制度下的国民,即使开始这样的制度有待于继续完善,他也是幸福的。没有人喜欢强制,而自由民主制度,就要是解除压在人民头上的所有不合理的强制。可是恐怖群体,反对这样的制度,他们企图赶走维持民主建设的外国军队,恨不得斩尽所有的临时政府的人员,尤其是他们当中的要员。已经有不少临时政府的要员,死于恐怖群体的枪击和炸弹。既然如此恶劣环境,美军和伊拉克的临时政府,不实行气氛紧张的警戒,当然是无法保卫自由民主的。他们针对恐怖群体如临大敌,对人类,对伊拉克多数国民,是件有益的事情,是行善积德。

同时中国各地也在如临大敌了。北京到处警察、警车,一定还有非常多的便衣,更为重要的是,一定还有隐蔽的,已经集结待命的军队,布置在我们无法了解详细情况的地方。既然官方经常表示,中国社会是稳定的,为什么还要如此依靠警察甚至是秘密地依靠部队,来维持秩序呢?事实上,理由很简单,因为前中共领导赵紫阳先生逝世,昨天是遗体告别的时辰。

目前社会严重两极分化,不光是财富持有上贫富两极分化,就是官僚群体的内部的腐败,也同样两极分化:很多普通的党员干部受到越来越多的约束和监督,腐败的机会在渐渐减少,而很多手握大权的人,却越来越腐败,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在这个越来越腐败的群体中,成了职业。由此而造成民间的集怨、官僚群体中的集怨,已经如同山岳一般。这个怨气火山,随时都可能因为其它事件的牵引而爆发出来,并引起自由民主运动再次爆发。在这样的社会状态下,中共领导集团当然是非常恐惧了。他们一定担心一旦自由民主运动再次爆发,则目前寡头共和的稳定的,而非国民权益受到良好保护的真稳定的局面,或许还有他们自己认为是稳健的路线,就会遭到动摇。

伊拉克政府的,和中国政府的如临大敌,是多么相反!前者意图在于保卫自由民主,而后者的的目的恰好是要阻止自由民主。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
2005年1月31日凌晨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