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Share on Google+

大运河边的昏黄来临了,这不是一般的黄昏,而是所有华人都很介意的除夕黄昏。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是不满人间是非的颠倒;周围不时响起惊人心扉的鞭炮声,这种麻木的欢乐声,日本人残害中国的时期,它同样如此响起,马列主义压倒中国的时期,照样没有中断。当我们想起很多正直的、善良的、一直走在维护人类尊严和权利道路上的朋友,还被监禁在牢狱之中,这个除夕是个多么痛心的除夕!

师涛不过摘引了其它报刊上的一些文字,这些已经公开的文字,倒成了“国家机密”,于是警车呼啸,警察成群,长驱千里,将他从山西抓捕到了长沙。这个时候,在为民服务或者对抗真正的邪恶的时候,原本非常缺少效率的国家,是多么耀武扬威,多么效率神奇!师涛仍然关押在湖南省省会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里。在报刊杂志界,师涛先生是个非常优秀的行家里手,是个很多同行不得不敬佩的主编,同时他的理财能力,也是不同凡常的,更重要的是,他正直善良,他爱中华、爱人权民权,如醉如痴,在抵制马列主义,呼吁自由民主方面,显示了非凡的道德勇气。专政者恐惧的正是这样的公民,于是依靠一贯使用的手段,罗织了“罪证”,成功地完成了专政对追求自由民主的构陷。

王金波先生,1972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南县,1989年中学时代就写信给天安门广场上的绝食者,表示声援,可见在他很年幼的心灵里,早已就产生了不满专制腐败、渴望自由民主的思想火花;1991年考入华东地质学院化学系,毕业后于1995年到山东临沂制药厂工作,他一直关心中国社会民间的疾苦,多次写信给韩东方,结果1997年8月遭到临沂国安局的传唤,1998年参与中国民主党的筹建,1999年2-3月在杭州,被行政拘留15天,公安局的名义是“扰乱社会秩序”,同年4月呼吁释放被关押的山东著名民主战士车宏年,结果遭到警方报复,自4月到6月,先后被软禁于杭州、临沂、莒南等地,2000年3月,又被软禁于莒南,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自由民主,到2001年5月9日,遭到警方拘禁,而后是逮捕判刑,警方编造的罪名是“煽动颠覆政府罪”。

究竟谁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的“扰乱分子”呢?稍微有点政治常识的人,或者稍微有点做人良知的人,都知道这个“扰乱分子”并不姓王,而是姓马,真正的扰乱我们中华社会的是那些不法的马列主义者。

究竟谁“煽动颠覆政府”呢?王金波不过是希望我们中华社会,能够实行和平转轨,又目前一党专政的状态,进入多党平等竞争的状态,将经济领域里的和平的平等的竞争机制引入政治领域,这就是所谓的“煽动颠覆”。而中国历史上一场灾难巨大的颠覆,即马列主义对三民主义的颠覆,中共一党对中华民国的武装颠覆,应该又什么样的法院来审理判刑呢?

近年来,数次与王金波先生的父亲王秀玉老先生的通话中,经常获得的信息,总是他们的通信权,他们的会见权,遭到剥夺。前几天,王老先生电话里说:“我已经快一年没有见到我的儿子了。从前我去,将我推出门外,这次干脆连门也不让我进,说什么金波违法监规。”

现在,王金波先生的生死不明。即使还活着,也是处在绝对非人的境地。我们推测,他很可能遭到严管,这位敢于抗争的民主战士,一直遭到警察们的折磨虐待。严管是一种狱中之狱,那是一种专门折磨犯人的中队和机制。只有我们经历过长久牢狱生活的人,才了解那种严管日月的恐怖和极端地违反人道。

王金波违反什么样的监规呢?你们中国警方,有胆量象美国军方在虐丘事件中那样,接待国际媒体、大陆自由媒体、联合国有关人权组织等监督性力量,对被害者的状况实施调查了解吗?

还有更多的受到恶法迫害的人,都在我们的惦念之中。我们希望所有能够看到本文的人,只要你还没有被马列主义毒化得丧失人性和是非能力,都尽可能声援师涛、王金波,以及所有在监禁中的受害者。

王金波父亲王秀玉的电话:86-539-7237164,师涛太太的电话:86-13099052291.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
2005年2月8日18:30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5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