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张扬的粉腿迷离的眼神骄傲的欲念温热的怀遇

Share on Google+

——咫尺的扫描:臆想万叶子

万叶子这双迷离的眼神一定是假的,尽管她自以为是真的,就像当年陈白露的眼神是真的,就像林黛玉的纤纤玉手永远是冷的,就像老酒葫芦握着万叶子的手差点让她叫出声来——女人在叫出声和没叫出声的那个刹那最美——只是中外文艺大家,他们虽倾其所有丹青至美,但他们集体忽略了似叫非叫中挣扎的女人,另是媚态——所以人间无绝唱,本酒葫芦认为。

一种欲破将息的即兴冲动,一次骤然变色的风景凌空一闪又悄悄回落,一次意外的掙扎搜遍全身——任何时候女人的每个细节都是新的,女人的每个信号都是真的,女人的毎段形体语言都是默许,女人的毎次来潮都是初夜。

万叶子今天的眼神全是虛线,但她身体是热的,像一片低温烘烤过的山羊小排,那深藏不露的一对假山微微起伏着,慢慢荡漾着,偷偷奔突着,暗洒闲拋着,如泣如诉着,一触即发着,可以触摸但却咫尺之遥着。

一个暧昧的主题一种等待冒犯的温差,当女人的一条粉腿毫无顾忌的刺破窗外的芸芸众掀,透过心惊肉跳的粉红小内,男人无边的想像穿越天然的屏障抵达如期的花遇,一如透过鲜花盛开的那些年那些月,那些日。

当老酒葫芦喂食时的裙边一次次送到万叶子唇口又一次次收回,这样的挑逗让人联想到生命主战场阴阳搏杀的另类前戏,当老酒葫芦舔完万叶子胳膊上最后一滴汤汁——杯盏红酒过后女人的肤色是完全透明的,女人脸上的红暈此刻是充满疑问的,这时的女人过了这村一定是决无此店的。

如果我少喝一杯,我一定送万叶子回家,如果我再喝半杯,我一定和她不回家。

但只是,这次万叶子有备而来——女人一旦有备而来,必将横扫七军。

2018-04-30崇明

阅读次数:1,1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