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武士道何在

Share on Google+

东方的武士道,和西方的骑士精神,大体类似。它们都是一种坚持正义、提倡克己、勇于牺牲的道路、精神和品格。不过东方的武士道,由于曾经被日本军国主义的利用,而名声上遭到误解。其实,武士道就和佛教、孔教、基督教、伊斯兰一样,是一种生活的道路,不能因为邪恶势力,曾经利用它们的名义,就降低它们的价值,或者改变它们本身的道义精神。

中华民族太需要武士道精神了。

看看一个缺少武士道精神的社会,是如何普遍混乱、普遍懦弱、弱者是如何遭殃的吧!

不久前,在河北的一个城市,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由于居住的房间没有厕所,只得经常到公厕,结果早已被一个捡破烂的中年男子摸清了规律,就在一个白天,这个男子跟着她进了厕所,强奸了她,她拼命地呼救,半个小时内,厕所外面有几十人,心肠都早已被肮脏的社会污染得普遍麻木,没有一个人动了恻隐之心,那个歹徒就在这样普遍麻木的气氛中,从容地强奸了她,如果厕所外面的几十个人里,有一个人有丝毫血性,或者有一个人有点滴的武士道精神,他都会立刻冲进厕所,制伏或抓捕那个强奸女生的歹徒;或者如果那几十个人里面,有一个还没有完全麻木,只要拨打一下110,按照常规,警察也能够在十分钟之内赶到,制伏那个歹徒,使那个女生免于更多的伤害。

更令人义愤的是,同样的强奸事件,竟然发生或在大街之上。也是不久之前,在河南省的一个城市,一个歹徒持刀,在大街上,就在几十个人的眼皮之下,将一个和他素不相识的女人,按倒在地上强奸了。那个受害的姑娘,呼救过,挣扎过,哭泣过,可以想见,那哭喊声撕人肺腑,可是对周围那些看客,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们都被半个多世纪的马列主义的统治糟蹋得彻底麻木了,专制主义的皮鞭和棍棒,将他们打闷了,早已失去应有的反应能力,任何不义的或邪恶的践踏同胞最基本人身权利的现象,都不能刺激他们奋起,他们的心灵已经彻底死亡了。

试想想,这样公然残害妇女的现场,如果有一个日本武士,或者中国武士,或者欧洲的骑士在场,他会立即感觉到那样的当众强奸,是对人类尊严的侮辱,是绝对败坏的行为,是应该立即受到阻止的恶行,他会受到高尚的荣誉感推动,他会为受害妇女的人身权利而勃然大怒,会立即拔剑而起,挺身和那个歹徒战斗,直到胜利或者死亡。这个时候,人们就会有幸认识到武士道的高尚、勇敢和侠义。

象以上那样的当众强奸的事情,在中国大陆,经常发生。大约是九十年代中期,在江苏省盐城市的响水县开往上海的长途大巴之上,四个歹徒在车上,当众轮奸一个姑娘几个小时,当那个车子中途停车吃饭的时候,那个姑娘跑到厕所了,还被几个歹徒追到,他们又在厕所了轮奸了她。

我们完全可以知道,在车上和厕所了,她都呼喊过,挣扎过,满车的乘客和司机,厕所外面能够听到呼救的,她的那些仅仅只有人皮的同胞,心灵都早已死亡,麻木得如果石头,那些麻木的心灵,只有在自己寻欢作乐的时候或者争权夺利的时候,才会复活过来,而且那样的时候,他们的心灵中狡诈的市侩的智慧,统统复活了,还经常到达很高的水平。这样麻木的心灵有个特点,那就是一遇到同胞的危难,他们就立即闭合自己的甲壳。

大约四、五年前,在四川开往广东的一辆长途躺卧式大巴上,中途上来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命令所有的男人到车子后面的座位上,大家真的乖乖服从了他们,就象平时乖乖服从中国的各级干部一样。专制主义之下养成的绵羊般的服从习惯,大大有利于两个歹徒,他们就在前面一个上铺,睡到一姑娘的床铺上,那年的躺卧大巴,是一张床铺可以睡两个人,但是一个人一个被子。不久,歹徒就开始调戏、强奸、轮奸那个姑娘了。她呼喊、求救,而且他的哥哥就在后面。歹徒手中的所有凶器不过是一把剃头刀,就将司机、乘客、受害者的哥哥,彻底吓破了胆。强奸和轮奸就在身后、面前、边上、或上铺,他们就象什么也没有看见,听任那两个歹徒残害那个姑娘。可能世界历史从来也找不到目前中国社会的民众这样的普遍麻木、自私和可怜。虽然平时他们能够诚实劳动与和睦相处,可是一旦遇到邪恶的力量,他们立即变成了瘟鸡,人类的任何认识能力和道义之心,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

难怪专制主义能够长久横行,难怪强奸犯能够肆无忌惮,难怪腐败群体,能够几千万、几个亿、几十个亿,几百个亿,将国库里本来属于国民的财富,转移到国外,然后全家一走了之。而那些平素对美国坚持人权、自由、民主的价值理念动辄义愤填膺的人,对民运和自由宗教运动气愤有加的人,对待特权腐败群体的吃人或者强奸国民的邪恶,没有丝毫的感觉,真的象是用过麻药的躯体,彻底麻木了。专制主义具有巨大的麻醉作用,可怜的华人,多数遭到了麻醉。就象水浒里那些卖人肉包子的店主,经常将人麻翻,专制主义经常将举国的国民麻翻,于是邪恶的腐败力量和强奸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要知道几十年来,特权腐败群体,卷到国外的几万亿人民币,本来就属于国民他们自己,可以用来改善他们的住房、孩子上学、亲人看病。

如果华人中武士道精神普遍恢复了,人们对邪恶的行为,就不再普遍麻木,那些具有武士道精神的国民,会立即予以反应,武士们那种强烈的正义感,强烈的荣誉心理,勇于牺牲的心灵,将推动他们不畏个人利益的牺牲和死难,奋起而打击强奸女人的和强奸国民的邪恶分子。由此而我们民族的女人们,和善良的国民们,就能够免除很多任意的侵犯和糟蹋。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5月30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2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