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悼念陈君延忠

Share on Google+

生死之事大矣。而其难以逆料,或有不测,亦无数众生之伤痛哉。遥闻陈君延忠,不惑之年,折于肝病,此一痛也;再闻六四血案后陈君因政治异议,被强加十七年有期徒刑,多年系狱,患病保外,因欲养家而操劳过甚,终至不起,此二痛也;复闻遗有孤女年少,此三痛也。

吾未曾见君面,君身材高矮,难以得知,然君于亿万昏睡人中,奋起抗暴,疾呼正义,竟致为恶者恐惧,以漫长刑期羁君。此君所以为高大者也。

吾未曾与君语,而君诅咒专制、推崇圣贤、敬仰三民之言谈,隐隐随流云来,灌耳似风雨急,能致顽夫廉、懦夫有立志,不待吾前驱候教,启迪滋生。此君所以为高尚者也。

夫人生之短,人类之共识也。其如朝露晨光,转瞬消逝,回首间由童稚而白发,自鲜活而土灰。此千万代君子所以感伤不已者矣。而生于专制国,则短而又短,强权侵袭之,牢笼羁绊之,杂务纠缠之,贫苦困惑之,非命迫夺之,而君以壮志未酬,遗孤弃养,此不幸中之大不幸也。

想来君去之时,于三民未普及华夏,则憾恨无穷;于父母,则无奈未尽昏晨之责;于小女,则泪眼而枯眼,叮咛而无言,终以执手而撒手,类以老牛舐犊,不能摹其情状。

至此,吾三痛愈厉,陈君其闻之乎?陈君其闻之乎?

杨天水挥泪于南京东山
2005年7月17日黄昏

杨天水悼念赵紫阳先生
独裁残酷 紫阳义正 势力光耀人寰千载
义帜飘扬 民主风行 岂能容许专制百年

公元2005年8月上旬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