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以前我写过一篇《贸易战打得起来吗?》[1],认为预言“(贸易战)还为时过早”。美国从宣布关税政策到实行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所以贸易战还没有正式开始。最近中美双方的口水战可能是用来讨价还价。当然现在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比一个月前已经大大增加。这篇文章限于分析中美(不是泛泛的)贸易战。文章的题目“分析与展望”不是最好。我原来的想法是Top down分析。Top down是计算机科学中常用词汇,百度上找不到合适中文对应词。我曾考虑俯瞰/鸟瞰,但俯瞰/鸟瞰一般指静态观察而这里是动态。注意展望不等于预言。这次中美贸易争执的结局取决于许多因素,其中非常重要的是中美双方的博弈对策和底线,许多尚难以确定。除了算命先生以外没有人能对此做出可靠预言。这篇文章作理性分析和客观估量。考虑到大规模贸易战的严重后果,中美这次贸易冲突大概不至于发展成为大型贸易战。用一句英文成语来说,cooler heads will prevail (冷静头脑最后会占上风)。

我前一篇文章里提到川普的策略。川普是地产商出身。地产商与企业家有很大不同不是靠发展产品技术在市场上竞争取胜。川普的战略战术常常难以预测,用all over the map(即难以预测,难以描述,难以规划)不为过分。他的初步立场常常是谈判的开始。就是说,川普并不是执意要加关税与中国打贸易战,而是要压中国在贸易谈判上让步。这次口水战的开场是美国先对钢材和铝加税。表面上看这一行动有些不合情理因为美国进口的钢材和铝主要是从盟国来的。我的看法是川普想给所有美国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一个信号,即使盟国也不能在贸易上占美国便宜。接下来川普政府会在贸易上针对中国。最近美国宣布对中国的关税政策也是川普对中国贸易谈判的策略的一部分,他的目的是压中国让步。那么中国会让步吗?川普的底线在哪?习近平的底线在哪?双方是否能够达成折中?这是下面我将探讨的。

自由贸易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石。对经济学有基本了解的人都会支持自由贸易。(闭关自守,自力更生的过去中国和北朝鲜反对这个原则。但中国改革后的增长主要是靠贸易。)中国采取的经济战略属于重商主义(mercantilism )。重商主义通过补贴出口,限制进口,压低货币兑换率等增强国力。重商主义不是新东西。许多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常用。八十年代以前日本就在不同程度上采用重商主义。经济学认为非常长期来说自由贸易优于重商主义。但这是理论,短期/中期重商主义可能成为一个头疼的问题。对重商主义国家来说这个策略的主要好处是得到贸易盈余,增加国内就业人数。九十年代美日也曾有过贸易战,我记得后来是通过日元升值得到缓和。这次中美贸易争执与以前美日贸易争执有几点不同。首先,现在中国经济的规模比日本当时的经济规模要大得多,因此比较容易超出美国的忍受局限。其次,日本是美国的盟国而中国不是。第三,日本是民主国家而中国不是。第四,日本的经济基本上是市场经济而中国基本上不是。所以解决这次中美贸易冲突比上次美日贸易冲突困难得多。

从本质上解决中美贸易冲突需要中国经济结构的根本改变,这我将来另文讨论。现在问题的症结主要在中国方面。华盛顿邮报最近有两篇不错的文章。一篇是社论[2],一篇是专栏作家Fareed Zakaria的文章[3]。这两篇的意思差不太多,Fareed的文章详细一些。(社论常常比较含蓄,特别是华邮这种大报。)Fareed是出生于印度的世俗穆斯林,相当左,在伊斯兰和其它宗教问题上常出错误。但Fareed的这篇文章是我看到的在中美贸易争执问题上最好的文章。希望读者认真读这两篇文章,下面我假设读者已经读懂这两篇。另外上周末Fareed主持的CNN GPS节目的第一段是原哈佛校长克林顿政府财长Larry Summers的访谈。有兴趣的读者应该可以在网上找得到这次访谈的podcast。我的看法Summers的访谈没有多少新东西。

贸易上采取重商主义的好处有几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增加就业人数和增加外汇收入。对中国来说就业人数是关键,中国的外汇至少短期内应该不是问题。“縱覽中国”转载了一篇周方舟关于中美贸易战比较详细的分析[4]。注意一个关键数字:如果没有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国将失去五千万到七千万的工作机会。我的看法现在准确估计中国因为中美贸易战将损失多少工作机会还为时过早。如前所说,中美贸易战是否会打起来还是未定之数。而且贸易战规模可以是小,中,大,普遍出击,或是有选择的打击,结果都大不一样。但对就业影响的程度做个最泛泛的估计也未尝不可,这有助于确定双方各自的底线,也有助于冷静处理。

怎样最粗略地估算工作职位丧失的数量呢?让我们利用经济学入门教科书中最基本的宏观经济学计算GDP的方法做个分析[5]。([5]是经济学入门经典教材。我认为在这个课题上这本课本相当容易懂。如果读者想用其它教材也应该没有问题。)先假定中美之间发生了非常严重的贸易战,严重到中美贸易完全中断(这种最坏状况实际上当然不可能)。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主要是低级中级制造产品。利用这些产品的制造价值和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工资,不难估算这些产品涉及多少工作机会。美国向中国的出口多数不是制造业产品而是农产品和产值较高的工业品例如客机,高精科技产品,计算机软件等。另外美国劳工的平均工资比中国制造业平均工资高很多(或许10倍?人均GDP现在大约为8倍)。工作机会损失的最简单估算是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总值除以制造业平均工资,美国对中国出口的总值除以出口行业的平均工资。上面的讨论加上考虑到中国向美国出口的贸易巨额顺差,贸易战造成中国损失的工作职位比美国损失的工作职位至少要高几十倍。也就是说假设中国将损失五千至七千万工作机会(周方舟),美国损失的将在百万以下。需要指出上面的估计是非常粗略的估计。真正对经济的影响,无论中国还是美国,比这要大不少。例如还有为这些工作服务的各种行业,对消费的影响,对信心的影响等。

由于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工作职位的影响比美国大得多,有些人可能会下结论中美之间如果发生大规模贸易战的话,中国会大输美国会赢或小输。开始涉及中美贸易战时川普Twitter美国很容易赢。我认为他在吹牛(bluffing),是谈判之前的心理战。至少从一个重要角度来说在贸易战上美国比中国要脆弱的多:民主国家的政府要对民众负责。CNBC最近邀请不同行业的经理和领袖座谈美国对中国加关税的政策,在座的几乎一致反对。被问到自己行业,每位都认为自己行业将受到损失。主持人最后说大家都考虑自己,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怎么办?在座参与人有的提议别的行业应该怎样做,有的不作声。如果中美贸易开战,受影响受损失的哪怕只有几百几千人也会闹的满城风雨,给美国政府和国会施加很大压力。反观中国,即使许多人失业经济大幅度下滑,中国政府可以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和其它因素。中国政府完全控制着宣传媒介和各级机构,问责对它来说基本不存在。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和私下当然会有不同意见。但这些基本不会影响中国政府的决策。除非问题失控,中国政府可以完全不考虑或者很少考虑贸易战的负面。而且中国公民即使知道真相和中国政府的责任,也没有渠道对政府施加压力,甚至无法反映看法。所以如果贸易战打起来,美国政府会比中国受到大得多的压力。

读者现在应该可以看出贸易战对中国和美国有非常不同的影响。最好的办法是避免中美贸易战,这牵涉到经济学和政治学一些基本原理和更深刻的分析。我将来再详细考虑。

注释:

(1)韩家亮:贸易战打得起来吗?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9781

(2)Can America and China avoid mutual trade destructio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can-america-and-china-avoid-mutual-trade-destruction/2018/04/04/6f836a1c-381e-11e8-9c0a-85d477d9a226_story.html?utm_term=.d4073b4548e0&wpisrc=nl_rainbow&wpmm=1

(3)Fareed Zakaria: Trump is right: China’s a trade cheat,April 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global-opinions/trump-is-right-chinas-a-trade-cheat/2018/04/05/6cd69054-390f-11e8-8fd2-49fe3c675a89_story.html?wpisrc=nl_opinions&wpmm=1

(4)周方舟:贸易问题:中国又到了一个历史节点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90138

(5)Paul A. Samuelson and William D. Nordhaus, “Economics”, McGraw-Hill, Irwin, c2005 18th ed.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pril 12,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