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英法对叙利亚阿萨德的化学武器研究设施和工厂进行了空袭。多数政治领袖专家学者评论员对这次空袭表示赞成支持。分歧主要在另一方面。许多议员专家媒体及评论员批评川普政府没有一个整体(comprehensive,cohesive或译严密)战略。这种看法相当普遍,无论左派右派鸽派鹰派都有。例如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凯恩说“要长期成功,我们需要对叙利亚和整个区域有一个完整的战略。[1]”另一位资深共和党参议员Lindsey Graham看法类似。左派Fareed Zakaria 的最近华盛顿邮报评论和他主持的CNN GPS节目邀请的英国前外交部长美国前国务卿都认为西方需要一个对叙利亚的整体战略。但我认为这些想法犯了一个根本性错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曾讲过过:西方出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并帮助建国,空袭利比亚帮助推翻卡扎菲暴政然后听任自由,完全不干涉叙利亚。三种模式没有一个成功。要使一个战略有成功的可能,先要搞清楚这些国家和人民到底要什么,有没有可能成功,需要不需要分阶段努力,短期中期的目标,各方(本国和外界)需要多少资源多少努力多少牺牲。不搞清楚这些只凭愿望和想象制定一个战略,几乎注定要失败。我建议考虑一种框架,即设置一些红线,考虑一些愿望(wish list),同时随形势改变策略。

先考虑目标。西方无论左中右都认为自由民主制好。但穆斯林可能不这样认为。我曾经对民主制度是不是适应穆斯林国家做了深入研究。穆斯林不一定选择自由民主制因为它可能不符合可兰经和其它伊斯兰教经典[2a,b,c]。我并不是说伊斯兰教一定无法与民主兼容而是说伊斯兰学者和穆斯林领袖应该先尽力解决这个根本问题,然后说服大众动员大众。民众有了共识,变革或革命才有可能成功。

中东地区穆斯林的一个难点和困惑是What Went Wrong(错在哪)? 这是借用中东史泰斗Bernard Lewis一本书的题目[3,3a,3b]。他们中间许多人把中东的落后和难处归咎于外人特别是西方。即使有些人愿意考虑穆斯林自己的问题,他们多数也把问题的症结归于偏离可兰经和其它伊斯兰经典。伊斯兰教起源于沙特很小的地域,然后逐步扩张,曾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帝国。相当一部分穆斯林把过去的辉煌归功于过去穆斯林的虔诚。在这种思潮下伊斯兰极端主义有相当市场。实际上从政治经济历史分析,伊斯兰教是穆斯林国家落后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不是最重要的因素的话。中东一直与西方接触,为什么以不少标准衡量现在落后西方两个数量级以上?东亚接触西方比中东晚得多,但现在在经济和其它许多方面已经远远超出中东[3,4]。不找出落后的症结不确定一个正确的方向,外人不可能解决中东问题,也无从下手。

再考虑一个例子。一战结束后英法划分中东的国界,有了The Sykes–Picot Agreement。叙利亚和伊拉克就是这样划分出来的。一些人(穆斯林和西方左派)把中东的冲突归罪于这个协议。这也是一个中东穆斯林把自己的问题归罪于外人的例子。中东各派常要置其它派于死地,而各派又混杂聚居。无论怎样划分中东的国家和国界,纷争和战争恐怕都无法避免。要解决这种问题,先要在宗教政治法律上找出和平相处的依据。

我认为较好的叙利亚对策不是制定一个完整的战略,而是制定一个框架,划出几条红线,例如不可使用化学武器和不让盖达和ISIS有存活空间。其它红线可以与盟国磋商,也可以与中国俄国交换意见。确定并使各方清楚有战略意义又可能实行的红线。然后考虑一组愿望(Wish List);认真鉴别哪些有战略意义,哪些意义不大;哪些有实现的可能,哪些现在没有条件;哪些现有资源可以支持,哪些不现实。对要求支援的派别,先要确定其目标是否可行和需要多少援助。

我曾在叙利亚冲突开始不久写过一篇简介,不了解背景的仍然可以参考[5]。回顾几年来的叙利亚冲突奥巴马政府犯了几个严重错误。第一,应该支持民众自己武装。这些可以遏制政府军,可能迫使阿萨德到谈判桌上来。当时希拉里等主要内阁成员都认为应该支持,但被奥巴马否决。第二,美国从伊拉克过早撤军给ISIS发展的空间。第三,没有武力惩罚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注意这些是过去的事,大部分无法逆转。最近一位反阿萨德的领袖说现在已经太晚,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时机已经过去。俄国出兵以前阿萨德摇摇欲坠,但现在阿萨德政权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牢固。在现在的局势下,最好的策略是限制冲突在部分叙利亚地区,不让盖达和ISIS有空间,禁用化学武器,争取稳定战事和促使和平谈判解决。

最近关于化学武器的发展很令人担忧。阿萨德最近使用化学武器很可能得到普京的首肯至少是默许。在联合国辩论时俄国的表演太拙劣。很难理解普京的策略。不久前俄国自己用化学武器在英国暗杀双料间谍。难道这是普京的障眼法?滥用使用化学武器不受惩罚会使世界危险成倍增加。化学武器军事意义不大,但对平民的威胁大大增加。如果俄国继续这样下去,将来与文明世界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谈到俄国,川普刚选上总统时曾派人请教过基辛格。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倾向同意基辛格的建议[6]。基辛格的想法是世界多极中心,希望美国与俄国建立较好的工作关系。但俄国自己使用化学武器和同意或默许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这就改变了一切。这样无论中国还是俄国,都无法成为世界和平稳定的可靠伙伴。

注释:

[1] “To succeed in the long run, we need a comprehensive strategy for Syria and the entire region,” 摘自

http://thehill.com/policy/defense/383142-mccain-applauds-syria-strikes-says-full-strategy-still-needed

[2a] 韩家亮: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初探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3572

[2b] 韩家亮: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8730

[2c] 韩家亮:民主适合非基督教国家吗?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64083

[3] Bernard Lewis, “What Went Wrong?: The Clash Between Islam and Modernity in the Middle East,” Harper Perennial, 2003.

[3a] 韩家亮:错在哪?(上)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367

[3b] 韩家亮:错在哪?(下)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1488

[4] Bernard Lewis, “The Crisis of Islam: Holy War and Unholy Terror,”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2004.

[5] 韩家亮:叙利亚危机简谈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1818

[6] 尼尔·弗格森:基辛格对特朗普的忠告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75447

韩家亮:与余杰商榷基辛格和美国外交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75566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April 17,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