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Ilham1

维吾尔族学者、原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10月1日就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一审以“分裂国家罪”将其判处其无期徒刑一案,正式委托律师李方平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伊利哈木的另一名律师刘晓原说,“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国家案,对事实认定不清,程序也严重违法。所谓分裂国家犯罪集团,完全是子虚乌有!”

在中国的司法实践中,绝大部分刑事案件二审都不会公开开庭审理,而是实行所谓“书面审”,而类似的政治案中,二审改判几率几乎为零。

李方平律师认为,一审中,乌鲁木齐公诉机关指控伊力哈木•土赫提“蛊惑、拉拢、胁迫”七个学生组成所谓“分裂国家集团”,但八个人既不明知,也无合意与合谋、更无分裂目的,犯罪集团纯属“无稽之谈”。

根据伊力哈木的介绍,所谓分裂国家集团的七个学生中,罗玉伟是丁大伟推荐给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为其有偿设计网站的学生,完全不负责内容,后期应伊力哈木•土赫提要求做过一些技术维护。

阿克拜尔•依明则是是2008年主动要求开设“健康”版块,“7.5事件”后不再参与。另外五个学生是2011年后,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主动不同程度参与网站工作,负责文章的编辑、翻译、转载。

检方所谓“分裂国家集团”的八成员从来没有在一起讨论、策划过如何利用“维吾尔在线”从事分裂活动,没有任何共同故意。

伊力哈木•土赫提始终不承认自己有分裂国家的故意,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其曾在任何场合向任何一个所谓分裂国家集团成员表达过分裂的意图或暗示,更没有进行策划和实施。

七个所谓分裂国家集团成员在审讯过程中都否认在参与维吾尔在线时以及过程中,已经明知这是分裂国家的犯罪行为。

李方平提出,七个学生都是被刑事拘留后,经侦查人员“教育”、自己“反思”后,才认识到自己受骗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或有其他目的、伊力哈木•土赫提可能有分裂目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有分裂意图。

例如,检方提供的笔录中谈及如下细节。

帕哈提•哈力木拉提称:伊力哈木•土赫提曾说穆塔力浦不好好干,我让他停止学业,我认为他是说给我听的。还担心伊力哈木•土赫提对我、我的家人报复,所以没有脱的了身。

罗玉伟称伊力哈木威胁他:“要把你毕业证扣下,如果你再这样,不好好管理网站,我找一些维吾尔族的混混揍你一顿,埋到沙漠里去”。

李方平认为,这七个学生所谓胁迫参与的证据都是一面之词、不合常识,不排除是学生面临极大压力下的违心表述。

李方平解释,伊力哈木•土赫提只是民大经济学院普通的老师,没有任何学校行政职务,他哪来的职权扣下学生的毕业证或者让学生终止学业,更何况穆塔力浦是在伊斯坦布尔大学就读,帕哈提•哈力木拉提是在本校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就读,跨国、跨学院终止别人的学业、扣押毕业证,这有可能吗?

李方平说,至于类似找维吾尔族混混打一顿、埋到沙漠里去,这么没底线的话如果出自一个老师之口,罗玉伟理应想方设法回避和逃离。为何失业后还跑到伊力哈木借住,甚至跑到伊力哈木老家阿图什准备开网吧?

李方平说,在肖克来提•尼加提的自书材料中,可以读到“当我从梦中醒来,发现一个人身处监室,唯有脚镣的撞击声陪伴我时—”等内容。

律师们也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了解到:“危安犯(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嫌疑人)”按照监管总队规定都要加戴脚镣,可以想象即便没有直接的酷刑,24小时的脚镣、单身牢房,对任何人,尤其在校生肯定会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做出违心的供述。

基于这一背景,李方平说,伊力哈木•土赫提“特别能够理解”学生们的违心供述。不过,一审中,虽然有上述质疑,律师也多次申请要求,但七名被抓学生无一到庭作证。

来源:法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