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蛟龙毁了一个个炎黄的国度,
华夏就尽显神州的坏处一
历经每一个速朽的元首,
蝇营者们竟苟且不够;
毛病且难去,毛骨还悚惧!
恶习的帝国象一头大蛆,
闪开!它来了!
它逐臭的美梦谁人不晓。
念当初,唏嘘的壮士心痛叹息的青锋,
而沥血的学生岂有噤声;
怪只怪,揪心的一统由来已久,
蜀愁更楚愁,殷忧复秦忧!

胡冬,笔会创会会员之一,现居伦敦。

(蔡楚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