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诗 ║ 第19榜

原创 2018-04-10 杨黎等十诗人。 鱼浪诗坊

目 录
1、《为一个叫谌烟的少女而作》杨黎(中国)
2、《生命》杜思尚(中国)
3、《1960年代的乡村》陈衍强(中国)
4、《墓前告白》张斌(中国)
5、《月光白得很》王小妮(中国)
6、《有些真相说出来并不美好》 南人(中国)
7、《书剑》马非(中国)
8、《我发现我不是一个开朗的人》绿鱼(中国)
9、《迷路》杨渡(中国)
10、《那日》杨春礼(中国)

为一个叫谌烟的少女而作‖杨黎(中国)

谌烟,原名陈璐
1984年生于
湖南省衡阳市
2001年就读
湘潭大学哲学与
历史文化学院
2004年6月3日
服毒自杀
2007年5月
我偶然读到
她的一些诗歌
其中有一首
叫《我想卖身》
是这样写的:
班长通知我
后天补交学费
四千四百元
妈的×,这是我
读完之后
脱口而出的
一句脏话
我不敢说这诗
写得真好
哪个狗×的敢说
这诗写得真好

(诗人独化推荐)

生命‖杜思尚(中国)

深夜一点半
二哥打来电话说
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我心一沉 知道
父亲已经走了

三天后
我抬着担架上的妻子
奔向同一家医院
刚擦去头上的汗水
产房里传出女儿
响亮的哭声

太阳刚刚升起

(诗人独化推荐)

1960年代的乡村‖陈衍强(中国)

推豆花的磨子都生锈了
核桃树上的喜鹊
还在装聋作哑
小孩总盼有客来
父母才会做好吃的
城乡物质都匮乏
乡下更是有好客无好主
父母煮汤圆待客
不说煮汤圆吃
说烧开水喝
父母煮腊肉待客
烧时不说烧腊肉
说提块柴来烧
飞过茅草房的老鸹
要不了多久又张开乌鸦嘴
路过那个年代的乡下人
都知道死很简单

墓前告白‖张斌(中国)

在祖母墓前
80岁的舅公
含着一滴眼泪
对祖母说:
“姐姐,我比你大了
小时候,你因为比我大
常常背着我给公社放牛
大雪里背我去上学
也因仗着比我大
常常打我屁股
让我吃你剩下的饭
我却喊饿没吃饱
姐姐,我比你大了
等我来见你的时候
我要背一背你”

月光白得很‖王小妮(中国)

月亮在深夜照出了一切的骨头。

我呼进了青白的气息。
人间的琐碎皮毛
变成下坠的萤火虫。
城市是一具死去的骨架。

没有哪个生命
配得上这样纯的夜色。
打开窗帘
天地正在眼前交接白银
月光使我忘记我是一个人。

生命的最后一幕
在一片素色里静静地彩排。
月光来到地板上
我的两只脚已经预先白了。

有些真相说出来并不美好‖ 南人(中国)
——为磨铁“诗来闹春”诗会即兴而作

几十年上百年之后
等我们都成了灵魂
回想今天的聚会
也就是一堆魂灵
拎一把骨头
开车坐车骑摩拜单车
从四面八方赶来
席地坐在水泥、塑料和石块上
听几把老骨头
敲击自己的头骨琵琶骨排骨大棒骨
鼓捣出一些
咯吱嘎巴的声响

(诗人张明宇推荐)

书剑‖马非(中国)

去新疆
我带了一本书
一个字儿没看
搁在皮箱夹层
直到回家
才拿出来
但我并没有
白带的感觉
我想到剑客
不是每次出门
都要杀人
但剑不离身
仍然是重要的

我发现我不是一个开朗的人‖绿鱼(中国)

比如,最近这一段时间
我就有很多烦恼:
房租涨钱,工作不顺
执政者突然修宪……
这些都令我整日忧心忡忡
真的忧心忡忡
我越来越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不是没有想过换一座城市
去工作和生活,但
这是在祖国啊!
跑到哪里还不是一样?

迷路‖杨渡(中国)

我迷路了
在这山丛间
到哪儿都像是回到原地
周围景物似乎完全没有变化
除了偶尔掠过天空的小鸟

我迷路了
在这树林中
到哪儿都像是回到原地
周围景物似乎也完全没有变化
除了偶尔在眼前一晃而过的野兔

我迷路了
在这沙漠里
到哪儿都像是回到原地
周围景物似乎同样没有变化
除了几株少见的植物
除了偶尔在沙上飞奔的沙鼠

我迷路了
在这海面上
到哪儿都像是回到原地
周围景物似乎没有变化
与在山丛、在树林、在沙漠中一样
除了偶尔在头上飞过的海鸥
除了偶尔跃出水面的飞鱼

我迷路了
真的迷路了
在这陌生的城市
到哪儿都像是回到原地
周围景物根本连一丝变化都没有
一直都是那么陌生
没有偶尔掠过天空的小鸟
没有偶尔在眼前一晃而过的野兔
没有偶尔在沙上飞奔的沙鼠
没有偶尔在头上飞过的海鸥
也没有偶尔跃出水面的飞鱼
什么都没有
除了陌生与孤独……

那 日‖杨春礼(中国)

那日。我梦到
亡人们的聚餐,坐无虚席
黑暗中,悬浮一张红烛照亮的桌面
着白衫的亲人
把筷子伸进烛光中,享用
光亮的佳肴
珍贵且稀有,属天堂中的美味
餐毕。他们掌起双手
做长久的祈祷
念念有词
我围圆桌走了一圈
看清了每位亡人熟悉的脸颊
我发现,我也在席中
在一棵金色的葵盘,旋转

(诗人查文瑾推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