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袁源 诗网刊

《往事》

人老了行动迟缓
特别是顽疾缠身
像我外婆那样
我掺着她
去院子里解手
她穿着老棉裤
又老又丑
被我搡得踉踉跄跄
她哀求我:慢些,你慢些
我不可能听她的
她的慢,已经耗尽了
我的耐心
她真笨
还得我替她提裤子
她把裤腿都尿湿了
她活该
现在她死了
有十多年吧
真快啊

《牛角拐棍》

事实上
没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在它身上发生
也没有
别具深意的代际传承
家里有谁
老得走不动路了
就去寒窑里
摸出它来
拄上一些年
牛角拐棍太结实了
拄过它的人都散了架
委身黄土
它靠在墙角
沉甸甸的牛角
泛着黑光
如果倒下来
也能在地上
砸出一个坑

《塑料鬼》

下班时我在楼道看见它
一只白色半透明的鬼
外形像极了塑料袋
它游荡过来在我锁门的时候
往门里挤
慢了半步
被拦腰卡在那里
表情十分尴尬
我忍住了对它的奚落
离开时我想
它是游魂
有办法自己摆脱困境
我没有想到
它在楼道里哀嚎了半夜
终于在黎明时
撕碎了自己
现在它看起来
完全就是一只
自暴自弃的塑料袋

《宝贝》

儿子从衣柜里
拿出来三个首饰盒
哗啦哗啦
各种坠子项链
倒了一床
他两眼放光
扑上去就玩
他妈妈说
兜兜,这些都是妈妈的宝贝
你玩够了帮妈妈收好
他玩够了
关上抽屉
潇洒地到客厅去了
我好奇地走到衣柜边上
拉开抽屉一看
三个盒子里的首饰
全装到一个里面去了
一件都没有少
我叫他妈妈过来看
让我们不觉失笑的是
他把自己的小火车也放了进去

《接了一个电话我就迷路了》

我在大路上
笔直地走着
一个电话打来
边接边走
打了很久
挂掉电话
我惊呆了
完全不知
身在何处:
但见树木葱笼
四面合围
桂花馥郁
香气缥缈
亭台错落
流水叮咚
游鱼无心
不辨东西
一株松树下
有人在读报
问之不语
凑过去一看
那报纸没有日期!
我拔腿就走
误打误撞
回到旧路
一点也想不起来
刚才的电话
是谁打的
也不记得
都说了什么

《你只看见我坐在树下读书》

你只看见我坐在树下读书
你没有看见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在一起
一只小蜘蛛和
一个长翅膀的昆虫
它们在我不注意的时候
爬到我的袖子上
它们把我当成了
免费的游乐场
是的免费
它们没有钱
也不需要钱
钱对它们来说算个屁啊
可是我需要
为了那几张花花绿绿的东西
我不得不起身去上班
再见吧
我的小伙伴
我不能带你们去
在那个地方有太多
制度

《我行走在车流滚滚的机动车道上》

我行走在车流滚滚的机动车道上
不是因为牛逼
实属出于无奈
谁让这一段人行道
都让机动车停满了呢
一个紧扣着一个
像极了完美嵌合的俄罗斯方块
但却不见消除
玩游戏的人是谁呢
他难道没有发现
他的游戏已经死机了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