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二月蓝 极地文化工作室

二月蓝诗作 15 首 | 个人专辑

二月蓝2

二月蓝

二月蓝,60后女诗人,先后在《诗刊》《星星》《世界诗人》《中国诗歌》《中西诗歌》《西部》《山花》等刊物发表大量诗作;其诗作和小传入选多种辞典和选本,部分诗作被翻译到国外。出版个人诗集四部,十诗人合集一部,与人合编诗集一部。

| 十指扣

也许是离别在即
女儿突然变得
滔滔不绝
从留学打算
职业规划
到爸爸的奔波
江睿的成长
外公外婆的健康

分手的那一瞬
才发现她的
和我的手
挽成了十指扣
从幸福广场
一路往回
紧紧的

仿佛又回到了
她的小时候

| 教育

爸爸说出国
东西不能带多
何况你只是
去读书
桃子在一边
很不高兴
直到在机场
行李托运窗口被罚了
一千元超重费后
她才破涕为笑

| 受不了这份寂静

临行前
因为客厅和卧室都
堆满了桃子
来不及收拾的衣物
没忍住
还是把她吼了

而现在
书依然趴地上
毛衣斜披在沙发
植物们像犯错了一样
耷拉着脑袋
立在客厅
猫咪早已逃出
这片死寂

我宁愿时间
再回到中午
能够继续和桃子
说说话
哪怕争吵
再被她气哭

| 变化

女儿飞走以后
我开始恶补地理
关心起已丢
三十多年的
亚洲地图
一遍又一遍
用眼睛
丈量着重庆
到南京
武汉
东海
日本岛的距离
预测起春天
在东京的体温

| 六盘水

因煤而富已成背影
商业街的美食
也有些名不副实
在人民广场
售卖烟花爆竹的
一对小情侣
主动为胆小的江睿
铺展开孔明灯
提醒并等候她
把心仪的狗狗画上去
指导她点火
这个城市突然因为它们
变得美丽而温暖

| 在江睿的画笔下

高大美丽的云树
一棵一棵
连在一块儿
搭起长廊
被游客
在惊险刺激的
尖叫声中
摇晃得
不停的掉着
留在上面的雨水
这些望天树的
脖子上
套着铁链
感觉就像它们
疼出了眼泪

| 江睿的烦恼

“有一次我放学回家
饿极了
妈妈却要我再等一小时
才许吃饭”

“明明
我已经长大了
妈妈却老说
你还小
得听大人的”

“可是我真的
等不及啊大姨
我好想明天
就长大”

说到最后
十岁的江睿
已经带着哭腔

| 热带水果

西双版纳的
热带水果
价格便宜得让人
恨不能把轿车
变成大货车
吃完过桥米线
我就快步跑到
水果摊前
芒果一箱 菠萝两筐
山竹一袋 龙眼一盒
西番莲十斤
正兴致勃勃地
点杀中
没想到父亲
已吃完早餐跟过来
大喝一声
买这么多回去
干什么
我默默的把它们
又放了回去
感觉它们特别无辜

| 回家

一路上
父母心心念念
想要早回的家
肯定不是第一个
土地被征用的老家
也不是三十年前
为开发建设做了贡献
所分得的两室一厅
为了平息弟弟和弟媳
之间的争吵
已过户给了弟弟
分明也不是第三个
只剩下他俩住着的房子
不敢再想
八十岁的父母
最终的家会在哪里
自从两个女儿也先后有了
自己的家和儿女

| 我们的岁月

去森林的途中
看见公路两旁的
银杏与红枫
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
黄色 红色的树叶
一片又一片飘落
妈妈心疼地说
这么漂亮的叶子
要是不掉
多好啊
爸爸一下接过话题
那你先让自己
保持永远年轻啊
妈妈回过头
与他相视而笑
而我和妹妹
在后面却变得
更加沉默

| 深夜

我悄悄取出爸妈
换下的衣服
来到远离
他们卧室的厨房
洗起来

抬头是星光闪烁的夜空
窗外的澜沧江
还在夜色下漫步
偶尔会有爆竹的声响
从江边传来

在南国
初春的夜晚
在哗哗的水流声中
慢慢搓洗衣物
仿佛慢慢回到了小时候
父亲在星夜
和着月色
为我洗衣服的记忆
母亲哒哒哒哒
踩踏缝纫机
为我缝制开学的新衣
和蚊帐的温馨

| 过河

一群人
潜水过河
领队唯独忘了
给我呼吸管
一潜下去
游不到一分钟
就快窒息了
我赶紧浮上来
到梦外换气
但我依然能听见
很多人在对岸
为我加油

| 醒悟

当痛苦的铁件
从熊熊炉焰中夹出来
放铁砧上
被重锤反复敲击锻打
那种铿锵飞溅的细密火花
和脱锈的快感
让我也想投身而入
当我变成
另一种狂热之物
再乍然淬水

| 一首“公交”题材的征稿

晚上八点钟
从办公室出来
随便搭上了一辆公交
准备去找首诗
却在九点被困在终点
无法返回
师傅告知我
这是最后一班
我只能
灰溜溜的下车
一脚踏进
瞎了路灯的人行道
仿佛感觉周围的树林
都在默默的看着我
看着一个十年
没坐过公交车的局外人
欠下了来自生活的
一些经验
遇上个劫匪吧
或者被迎面而来的
小货车撞伤
都比这种
令人沮丧的恐惧感
更加温暖

| 巧合

万万没有想到
她用同样的手法
将第三任丈夫
从八楼
推下电梯井的动作
会被工地的老板
亲眼见到
她更没想到的是
这一个
工地的老板
作为证人
能见到这个场景
是因年关将近
欠下巨额债务的他
也决意寻死
他们都知道只有电梯井
才是最有保障的选择

二月蓝:写诗给我最自由的灵魂

一开始,诗是我的玩伴,而我有很多的玩伴,游泳、健身、爬山、逛街、美食、旅游、摄影……

到后来,渐渐发现,我已离不开诗。当我开心的时候,诗能放大我的快乐;当我陷入工作与生活的烦忧时,诗总是第一个赶到我身边,爱人般安抚、朋友式治愈、情人般贴心、神一样守护…… 无论我热爱、淡漠,或者暂时将它抛掷一边。

对我来说,唯有写诗能给我最自由的灵魂,它让我知道自己还坚守着什么,并一直坚持下去;活得高贵,或者向高贵靠拢;它让我在不断的自省与审视中重新认识自我。

投稿/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西楠)
[email protected](绿鱼)

***

栏目主持 | 西楠、绿鱼
选题策划 | 极地文化工作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