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我在瞬间原谅了他的罪恶

Share on Google+

一次与朋友喝酒夜归,叫了辆滴滴专车。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我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呕吐的欲望直窜到嗓子眼儿。我和司机说,能不能靠边停一下?司机说,你再坚持五分钟,马上就到了。于是,悲剧就在这五分钟里发生了——我一手疾速按下开窗键,但与此同时,胃中翻涌的呕吐物不可抑制地喷薄而出,一些污渍不幸洒落在了车上。

到达目的地,司机脸拉得比黄瓜还长,管我要洗车钱。我倒也没话可说,掏出二百现金,心里想的是,这钱应当足够了。然而司机不依不饶,非得叫我给足五百才让走。当时已是夜里两点多,夜黑风高,万径人踪灭,我只想快点儿了事走人。然而现金不足了,他让我加他微信好友,转账给他。我强压着心头怒火扫他的二维码,想着等老子安全离开,老子就投诉你。

二维码一扫上,心里的仇恨一下子全没了(大概正如诗人刘川一样吧,嘿嘿)——他的头像上,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儿骑在他肩头,两人笑得幸福。想必,那是他的女儿。他也有一个幸福的小家要糊口。我在一瞬间原谅了他的罪恶。

另一个故事,是我听来的。大意是讲,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不足一岁的孩子坐地铁,孩子又哭又闹、非常烦人,而这位中年男子则不闻不问,只是木讷呆板地坐在原位,于是引起了公愤。一名乘客看不过眼,上前质问他怎么也不管管?这时男子缓缓开口,说他的爱人刚刚车祸去世了。潸然泪下。车厢里的人安静了。

我不打算煽情,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毕竟,每个人自然都有他的不易,谁也没有原谅和包容谁的义务和必须性。

事实上,我真正想说的是,人与人如此不同,他人本是地狱。然而,有一些共同的、普世的情感,却莫名地在一秒之间,就能联结两颗原本陌生、甚至敌意的心,使它们融合,达到一种内心深处的共鸣。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充满感动。我愿相信,这是上帝的神奇造物,是他对人类的一种含蓄的救赎。

西楠,“极地文化工作室” 主创之一。80年代生,女作家、诗人、翻译,代表作:长篇小说《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现代诗选集《我的罪》,等。现居住于广东和伦敦。

阅读次数:9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