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磨铁读诗会

不知道 | 沈浩波

我不是中国的右派
当然更不可能是
下流的
中国左派
我也不是俄罗斯的知识分子
所说的那种
幼稚的新左派
我也不是美国人说的那种左派
更不是美国人说的那种右派
我热爱但又讨厌
普世价值
我歌颂并且反抗
你们的文明
我只是一个诗人
但我不是你们所了解的那种诗人
有些诗人把自己当成
人类中的贵族
那就去你妈的吧
我觉得你是狗屎
但我更讨厌
低智商的
无产阶级腔调
而对那些
操着文艺腔的家伙
有时我也想
揍他们
但我不能这么干
我不能用拳头
欺负那些
灵魂的弱者
如果你非要问我是谁
我宁可告诉你
——不知道

几年前那次返回母校 | 沈浩波

上大学时
我曾经是校记者团的团长
多年之后
北师大的学生记者团
邀请我这个前辈返校
参加他们的活动
我很高兴地答应了
活动在礼堂举行
先是团委老师讲话
然后是记者团的
学生领导们
一一发言
每个人的发言
都得体得像官员
我有些恍惚
不知道自己
置身在何处
仿佛是某个
政府会议的会场
而我坐在下面
干什么?
他们感谢了学校的支持
纷纷表示毕业之后
还要继续从事新闻行业
实现自己的
新闻理想

毕竟还是孩子
对未来还有憧憬
但哪里有什么新闻理想
可以实现呢?
哪里有什么媒体?
哪里有什么新闻?
哪里有什么理想?
主持人突然宣布
请我这个前辈到台上致辞
我昏头昏脑地上去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吞吞吐吐
我想告诉孩子们没有
什么都没有
没有媒体
没有新闻
没有理想
没有
没有
什么都
没有
我语无伦次
像一个不合时宜的局外人
跑到人家办喜事儿的现场
说了一堆丧气的话
我走的时候
那些热情地把我接进会场的孩子们
一个都没有起身送我

我希望这位华裔女性并不能代表普遍的美国左派
否则这个世界简直混账透顶 | 沈浩波

从美国回来的华裔女性
有着光辉的履历
当过某著名美国城市的副市长
在中国当然也就
像一个上流社会的名流
穿梭在各种社交场合
某次晚宴上我问她怎么看川普
一下子就点燃了她的怒气
她太讨厌这个粗俗的总统了
“不是你们美国人一票一票把他选上去的吗?”
她愤怒地说
“选他的都是穷人
美国有很多穷人
这些没用的人
他们选了这个混蛋”
我听得瞠目结舌
她仍然怒气未消
“那些穷人根本不关心这个世界
当我们在为变性人争取权益的时候
当我们试图让公共厕所不仅仅有男厕所女厕所
还应该专门设有变性人厕所的时候
他们只关心自己”
这位华裔美国左派
当过副市长的女性
几乎被自己和自己所属阶层的高尚情操感染了
对着我慷慨陈词
告诉我她所关心的事情
代表着人类文明的方向
而那些美国穷鬼完全无法理解
居然选出了川普这个人渣当总统

我他妈的真想告诉她
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人
听到你这种人的这番话
就算川普是装的
就算他只是装着关心穷人
就算他真的是个人渣
老子也一定会
投他一票
决不投
你这种傻逼热爱的
代表着你们所谓的文明正确方向的
希拉里

(抱歉,希拉里女士
这一瞬你在我的诗里
被这位热爱你的女性连累了
但也许
你也和她一样
谁知道你冰冷的笑容后面
装的到底是什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