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张甫秋 诗网刊

《聊斋》

这张人皮夹克应该晒一晒
蒲裁缝告诉你了吗

《定音鼓》

有一种乐器,叫
定音鼓,什么时候开始
演奏,是在最开始的
音乐声起

往心底一锤
咚咚

《性感》

很多人告诉我
“你是个妖精”
我想,问题
出在
做过激光矫正手术的
眼睛

《等天使飞过》

我知道深夜
打开单机游戏,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抚摸半干衬衫,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捧接掺沙自来水,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贴靠余热暖气管,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提拉下坠睡裤,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干嚼全麦面包,的感觉
我知道深夜
手摸冰凉双脚,的感觉

《送葬者》

逝者自己抬着纸花圈
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
回头说
别送了,我走了
别哭了,我听够了
别烧了,我用不着
别吹了,我不认识你们

白幡跟着人头飘了又飘
它送自己
也顺便送一程
他们

不止一次看见

《失眠》

时钟走满84657下时
家里响起了各种鼾声

第一声,是老年痴呆症的外祖母
她的鼾声最干净,超出了她这个年纪应有的邋遢

第二声,是闲赋在家的父亲
他的鼾声最饱满,充满了退休后生活的空虚

第三声,是更年期的母亲
她的鼾声最平静,安抚了美人迟暮的怨恨

第四声,是养了十年的宠物狗
它的鼾声最肆意,炫耀着多年养尊处优的幸运

每当这时,我就会很
羡慕他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