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4 先锋女作家 黄雯

春天一到,冷热稍不注意就容易感冒。人在沮丧的时候,会偶尔思考欲望是怎么一回事。许多时候看到身边发生着花花绿绿的事态和人情,如过眼云烟,偶有艳羡,却没有勇气踏入。只想做个冷眼旁观之人,不想成为世界的中心,也不愿做个众目睽睽之下的“牺牲品”。冷静而清醒一直也是我所向往的性格曲线,虽然时常出现源于自我纠缠着的烦恼,这些烦恼也包括身为女性所带来的一些小烦恼等等。当然最后依然会选择在现有的环境之中,把自己放在某个合适的位置上,尽可能的心身健康,心情舒畅一些。就如搁置某种物品,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包括内心世界,以及欲望等等放在一个合理的位置,不至于使自我乱了方寸。

一位老友说,这个世界充满了荒谬之感。真的被隐藏,被埋没,被遮蔽。假的大行其道,打着媚雅的外壳,四处兜售着伪艺术,伪文艺。这个世界时刻在摇摆着你的内心坚定,让人感觉到浮躁,当然愤世嫉俗在当今潮流中,有些不太管用了。你骂大街,又能怎样,骂完不照样在过日子么,人家看个热闹,完后该干嘛干嘛。鲁迅要活在当代,其实也没啥多大用处,顶多就算个喜欢炒作的“网红”。现在这个世界,一切向钱看,笑贫不笑娼,你看不惯当个愤青,人家还觉得你是个神经病,要不然就是爱炒作。

后现代时代,一切严肃意义的事儿与符号,都会被消解掉,成为被网民嬉耍和娱乐的对象。前几日看了一部德国的黑色幽默电影《希特勒回来了》,其实也是讲这样的事儿,当希特勒死后穿越回到当代,非常不适应,但依然凭着个人能力,一步步成为了受欢迎的网红。这种暗讽当代的视野,颇有意味。太平年代,消费主义至上,谁看你那些高深的理论和口号,人们只想消费你的外表,以及姿态,哪怕你肚子里一堆草包。随便复制一个国外的流行包装,再摆出个高冷的姿态,众人就嗨皮了,大喊“艺术家,艺术家!高深!”其实丫没准儿回到家,还不知道怎么搓麻,打嗝放屁,睡富婆,傍大款呢。

在物质主义,消费主义至上的今天,文艺是什么?现在什么也不是,文艺就如一个娼妓,谁都想去嫖一下,另外还不愿意付钱。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