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8年4月30日讯)从2017年圣诞节前夕来到美国迄今已四个多月,但我的心仍然抑制不住地悲伤,仍未从昨晚的噩梦中平抚过来,因为我梦到海涛遭到了不好的境遇…多少次同样的梦魇,多少次我哭着从梦中醒来。那种感觉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头,悲伤的心绪久久无法消散。张海涛不自由,便是我心中永远的痛!虽然我和儿子站在了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但对你的牵挂、担忧无时不在。

自从我2017年7月27日最后一次见到海涛后,直到迄今9个月中,我和海涛姐姐多次要求会见海涛都被新疆沙雅监狱以合种理由推诿拒绝。于是在我来到美国后不久,便带着儿子小曼德拉在傅牧师的陪同下,一起到华盛顿为海涛呼吁。在川普政府,史密斯议员以及所有关注人权爱好自由的人们共同努力下,海涛的哥哥姐姐在4月26日才终于会见到了张海涛。

会见后得知,海涛在新疆沙雅监狱的恶劣状况没有丝毫的改善。他依然被沙雅监狱单独关押;不能放风、不能出去见到阳光;被强迫学习;学习完还要写学习心得、总结汇报,然后纸和笔被收走。

得知海涛目前的境遇,我禁不住再次泪流满面,一个孤独的身影被单独囚禁,不能看电视,没有人和他说话,或许只有墙角的小蚂蚁与他陪伴。

海涛在看守所关押的一年半时间里,他遭受了新疆当局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和酷刑虐待,转送到新疆沙雅监狱将近一年零五个月的五百多天里,他一直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关押着。

每想到我的爱人在牢笼里度日如年;度时如年;度分如年;度秒如年;我心都碎了!我真不知道海涛是怎么渡过这每一天分分秒秒的痛苦煎熬的,常年不让一个人见阳光,意味着什么?难道不是被慢性自杀,这还不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吗!

新疆当局,天天口口声声说要“依法治国”,但你们为什么不“依法”让陪同家属一起去的陈进学和刘正清律师会见张海涛?他们在烈日下从早上等到沙雅监狱晚上下班,最终也不被允许会见。

放风权是每一位在押人员最基本的权利,你们已经剥夺了海涛的自由,为什么还要剥夺他的放风权?试问新疆沙雅监狱,你们就是这样“依法治国”的吗?

不但如此,你们还不让家属说我和儿子小曼德拉来到美国的事情,不让说宗教方面的言语;更为荒诞的是,我让家属带给海涛的信以及我和儿子的照片也不允许带进去,还无耻地说让家属把我的信和这些照片带回河南,再寄过来。

你们这样做不就是为了断掉张海涛的希望和精神支柱,摧垮他活着出来的意志吗?你们是何其歹毒、何其没有人性、何其无耻啊!

听海涛姐说,海涛对她们说:“你们都这么大年龄了,身体又不好,这么远的路程,以后不要跑着看我了。”我禁不住的泪如泉涌,你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现在身陷囹圄却总是为他人着想,从不考虑自己,难以想象海涛是用怎样坚强的意志支撑自己不灭希望的。

海涛,我的爱人,你一定要保重!请你相信你远在大西洋彼岸的妻子,我一定不会放弃对你的营救,你我都要坚强、振作!我和儿子就是你的后盾,所有热爱自由,有良知的人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所要遇到的迫害,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营救你的行列中来,争取让你和你没见过面的儿子小曼德拉咱们一家三口早日团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