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和德国之声65周岁生日之际,德国之声台长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做出了一个承诺。

彼得·林堡

林堡认为,我们对我们的政府和政治家的衡量标准,也应该包括这一点:就日益增长的针对新闻自由的攻击,他们都采取了哪些行动进行抗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5月3日是新闻自由日。有这样一天很好,至少每年有一天可以郑重地想到这项人权。新闻自由——这个题目很适合信誓旦旦地夸夸其谈。而剩下的364天里,世界对这个话题则不那么关心。下面是几个例子:

出于经济利益对专断之举保持沉默

欧洲的民主政客们正争先恐后地向中国献殷勤。这个国家新闻自由的缺失以及德国之声和其他国际媒体的独立节目内容被完全封锁的事实,几乎已不再被提起。经济界代表在中国先想到的是大生意而不是人权。而这样一来,北京的权力欲望和肆意专断得逞。毕竟,当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受管教时,当地没人会抗议。中国媒体不会对此发出批评声音。

数量惊人的德国以及欧洲政客正在宣扬,要正确地理解俄罗斯总统普京,要理解普京对北约以及欧盟的恐惧。只有少数人关心俄罗斯记者的恐惧和担忧,他们对恐吓、身体伤害甚至谋杀的恐惧被淡化。值得庆幸的是,德国新外长马斯(Heiko Maas)有不同的立场。

同样,伊朗也封锁了德国之声和其他很多海外媒体,系统性地对这些媒体的员工进行骚扰、折磨。几乎没人再谈起”革命卫队”酷刑监狱中囚禁的那23名记者了。而且还有政客在憧憬与伊朗关系的拉近–与这样一个想要消灭以色列、破坏整个中东稳定、输出恐怖主义的政权。

沙特的改革——巴达维何时才能受益?

人们为沙特阿拉伯王储喝彩,因为他允许妇女开车、影院开张。与此同时,博客作家巴达维(Raif Badawi)仍被囚禁在沙特的监狱中,而入狱只是因为他践行了言论自由这项基本权利。

非洲的独裁者们要求并得到了更多的发展援助资金,然而他们却在扼杀那些年轻、有活力的记者——特别是那些在私人媒体试图诚实工作的记者。

在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当博客作家们批判地报道他们国家日益增长的伊斯兰主义时,他们在用生命冒险。尽管有不少外交官为此而努力,但来自国外的有效支持仍然匮乏。

在2018年,墨西哥是汉诺威展览的合作伙伴国。然而在墨西哥,从事新闻工作比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危险,其中一个原因是国家无法控制毒品卡特尔。去年,11名记者被杀,是除叙利亚以外数量最高的国家。对此,西方政府们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毕竟毒品消费者们大多来自西方国家。

遗憾的是,这个名单还可以继续。人们可以很快想到北约国家之一的土耳其以及欧盟成员国波兰和匈牙利。

这是一个令人难过的名单。对于这个名单,人们需要做的不仅是周年纪念日时的夸夸其谈。

中国-中共-官方-常用

林堡批评说,欧洲的民主政客们正争先恐后地向中国献殷勤。这个国家新闻自由的缺失以及德国之声和其他国际媒体的独立节目内容被完全封锁的事实,几乎已不再被提起。

我们的执政者做什么?

我们对我们的政府和政治家的衡量标准,也应该包括这一点:就日益增长的针对新闻自由的攻击,他们都采取了哪些行动进行抗议。

他们对那些独裁者们清楚地表明了我们的价值观了吗?他们做好要在这些价值观被公然违背时放弃生意的准备了吗?

他们将给予发展援助与人权以及新闻自由状况联系在一起了吗?

在全世界,独裁者、专制者和民粹主义者都在威胁着民主。只有受到民主人士有力的支持和捍卫,民主才能存活下去。

今天5月3日是德国之声的生日:65年来,我们一直自由、独立地向世界各地人民传递讯息。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新闻自由、坦诚相待。这是我们的承诺!

日期 03.05.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