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江之水波光粼粼,
一泻千里浩荡奔腾。
流至赵镇愈加丰沛,
哺育出千古义士彭家珍。

每一次奔流都非同寻常,
每一次闪耀都有宏大的使命。
历史的拐点注定崭新的取向,
我来了,英姿飒爽的彭大将军!

辛亥之年天地巨变,
武昌城头的枪声破晓黎明。
垂垂老矣的清帝国穷途末路,
还需一击击碎蛇蝎的七寸。

宗社党纠集没落贵族,
痛失诺大江山于心何忍?
复辟的意志在王府宣示,
哪怕是亡灵也要借尸还魂。

革命的成果岌岌可危,
共和的前程步步惊心。
波危云谲呼唤真心英雄,
蜀中的热血男儿勇担重任。

那个夜晚阴风惨惨,
红罗厂府邸冷雪缤纷。
共和与帝制狭路相逢,
此刻他们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嘭”,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行刺的壮举伴随着壮士的牺牲。
当代荆轲点燃了炸药,
宗社党的酋领也随之丧命。

衰朽的龙柱轰然倒塌,
作鸟兽散帝国的猢狲。
半月后清帝国无奈的逊位,
亚洲第一共和扮靓历史的天庭。

沱江之水奔流了一个世纪,
浊浪滚滚未见往昔的清明。
忠烈祠堂门可罗雀,
子规滴血祭奠忠义英灵!

2018年3月29日
侯建刚

注:彭家珍(1888——1912)四川金堂人,同盟会中坚。1912年1月26日在北京红罗厂以炸弹行刺晚清复辟酋领良弼成功,宗社党随之解散,半月后清廷被迫逊位,成为压垮清廷的最后一根稻草。彭家珍辞世时年仅23岁,获民国政府国葬。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