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 诗魂有道

设想一下,
当阿Q遇见祥林嫂,
那将是何等的奇妙?

阿Q一定会直奔主题,
就是与女人睡觉。
祥林嫂还有几分姿色,
风韵犹存的徐娘半老。
他一心只想着床震,
吴妈早被忘掉。

祥林嫂仍然心无旁骛,
反反复复地念念叨叨。
她的心里容不下别人,
只有那个永远走失的阿毛。
她痛悔怎么有剥不完的豆子,
天色怎么黑得那么早。

小镇上早已路断人稀,
谁都避之不及她的没完没了。
阿Q会假做专注地聆听,
只是为了博取好感投其所好。
祥林嫂也不反感阿Q,
毕竟她的听众少之又少。
偶尔她会抬起木纳的眼睛,
冲着阿Q莞尔一笑。

就这样孤男寡女和谐相处,
各怀各的心事各想各的调。
祥林嫂难得的愉悦,
这样虔诚的听众真是难找。
阿Q的精神胜利法再次完胜,
不被女人赶走就已是成功的约炮!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