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1 诗魂有道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节日,
世界可以随意地走样。
我把臆想作为了梦想,
疯狂成为了今天唯一的正常。

无需谁的审批同意,
人们就可以自己随意盖章。
那印泥就是黑色幽默,
本身就是喜剧一场。

我决定去海市蜃楼开发地产,
那些摩天楼宇不需要做基打桩。
住进去了就能一辈子的逍遥,
俨如富足的国王或者酋长。

我想去戈壁沙漠凿泉引水,
让那里浩荡出奔腾的汪洋。
然后在那雨后春笋的绿洲里,
筑起一万个只出产梦的坊厂。

我还要搭起一架长长的云梯,
惊天动地地去粉刷月亮。
完工之后与吴刚畅饮桂酒,
然后抱回玉兔娶嫦娥为新娘。

我一定要请回渡边淳一,
伊甸园不能像失乐园一样撂荒。
我要煽动起满园春色的男欢女爱,
让激情的歌吟恣意飞扬。

最后我要修筑一座巍峨的城堡,
让古堡的吊桥在云天中飞荡。
谁要进来都必须沐浴更衣,
怀着敬畏的虔诚步入神圣的教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