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 诗魂有道


三月烟雨迷蒙的梦幻,
远的很近,近的亦远。
远的如刀似剑剜心彻痛,
近的模糊炫目看不清嘴脸。
香客与剑客结伴而行,
为了各自深藏不露的景愿。
三月去不了麦加和耶路撒冷,
聚会京华,既可杂耍又可弄剑。


舞台早已举世瞩目,
大戏只待登台的各色演员。
生、丑、净、旦各司其职,
跑个龙套或许能撞个大彩,
这辈子都吃不完花不完。


英雄和狗熊,
莫不是钱币的两面?
反面的未必丑陋,
正面的未必光鲜。

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当代的宿命历史早已有过预案。
打下咸阳的楚霸王,
妇人之仁妄设鸿门宴。
小人得志的街亭小吏,
一步登天坐上了龙辇。

英雄狗熊在史册里各居其位,
最终的定位或许还要一百年,
敬畏全无,不敬神明的拜物教者,
历史的判官终究会定论盖棺。


上了戏台,
就以面具遮脸。
大智若愚,似巧实拙,
庙堂的烛火花了君王的眼。
昏君佞臣相生相克,
历史的困惑一直是忠奸莫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