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诗魂有道

我已做好计划,
在四月里,
完成对春天的收购。
在渐远的春风里,
让归雁重新列阵,
把浓浓的乡愁送走。
将万千道山溪,
丰沛于条条江河,
向着大海放纵奔流。

四月里,
桃李花谢,
硕果始挂枝头。
杜鹃花将漫山遍野,
将啼血的子规收留。
在醒过来的东都洛阳,
国色天香的牡丹,
雍容华贵地恭迎將相王侯。
还有那神秘的边鄙之地,
盛开的罂粟花勾魂摄魄,
让成瘾的嗜毒者,
一吸难弃,一吮封喉。

四月的天地将繁忙起来,
到处有飞禽走兽。
从天空飘落的羽毛,
伴着林间的啸吼。
春雨一次次地飘洒,
每一次飘洒或许就是最后。

诗人也已经澎湃起来,
到处都有需要亮嗓的歌喉。
谁老了,诗都不会老去,
披一袭寒衣独上高楼。
吟不尽的满目春色,
还有湿漉漉的乡愁。
倾尽金樽怅然若失,
玉壶里是否还有销魂残酒?

我已做好计划,
在四月里,
完成对春天的收购。
这将是一场华丽的盛宴,
饮罢吟罢哼起小曲儿,
然后,收拾好丰硕上路,
从此,不再回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