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诗魂有道

在那个人命轻贱如蚁的年代,
女性还可以享受一次尊严。
她与生俱来的处女之身,
还有资格被摆上污秽的祭坛。

为了一纸改变命运的通知书,
她可以拿出贞操去做交换。
夺取她的童真的衣冠禽兽,
或是大队书记或是政治辅导员。

她需要招工回城或进入大学,
哪怕是死也不愿再陷泥潭。
但要摆脱广阔土地的蚊虫蛇蝎,
必须付出贞洁后方能洗脚上岸。

多少个月黑风高之夜,
少女以麻木的赤裸呈现。
多少尚未谈情说爱的玉体,
被命运投进了邪恶的贪婪。

在多少油灯突闪的茅屋中,
少女无奈地自己退尽衣衫。
还来不及发育到丰乳肥臀,
就已成为了淫魔的饕餮大餐。

当贞操被猪手撕裂的时候,
就注定了噩梦会终身相伴。
无论日后她获得了怎样的辉煌,
那不期而至的回忆都再再不堪。

当她离开那间低矮昏暗的小屋,
就永不回头地归心似箭。
她在那里洒下了青春的屈辱,
泪水早已在失贞的一刻流干。

是谁制造了这一幕人间悲剧,
导演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动乱?
那数不胜数的屈辱和失贞,
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彻底地清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