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 诗魂有道

我早就说过:
青瓦台风水不好,
那么多总统都进了牢门。
朴槿惠或似更加无辜,
闺密指点江山的欲望,
成为了她的扫帚星。

一个终身未嫁的清纯女子,
梦想嫁一个可心的男人。
她把国家当成了自己丈夫,
高丽棒子的男权主义由来已久,
妄负了小女生的一片痴情。

还得强调青瓦台的风水问题,
或许青龙白虎先天失称。
万景台的风水多么的牛逼啊,
三代世袭无忧,龙辇一脉相承。

痴迷的朴槿惠有欠国际视野,
嫁男人应该选择普京。
同样鳏居的普大帝玩得多洒脱,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言九鼎。
整个俄罗斯把控在股掌之中,
广袤的大地任由纵横驰骋。

独身女子读书也易走火入魔,
崇拜拎不起的冯友兰错投了师门。
节操上如此不堪的哲学导师,
怎么能给弟子一个明媚的前程?
九三大阅兵的单刀赴会,
难道就没有顺便研访一下晚清?
一个世纪前的晚霞也曾璀璨,
巍峨的紫禁城飘荡着送葬的钟声。

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一目了然,
潜规则的边际却模糊不清。
“水门事件”将尼克松拉下大位,
克林顿夫妇遭遇了“拉链门”和“邮电门”。
总之,关上窗户尽可随意,
开启后门务必三思而后行!

政治是不好玩的游戏,
宦海的水太险太浑。
功力不够切勿轻率涉水,
民主也少不了代价和成本!

别了,温良贤淑的朴槿惠,
我无奈地感怀你多舛的宿命。
珍重吧,清纯痴情的小女子,
那个彪悍的国家不是你的梦中情人。
身陷囹圄正好修炼,反思和著作,
万籁俱寂之夜还可惬意地数数星星!

By editor